書摘:鈴木商店的當家娘(2)

作者:玉岡 薰(玉岡 かおる)

《鈴木商店的當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霎時間,那道比圍牆還要高的人影,竟在我的眼前倏然消失了,令我的心臟突地險些停止了跳動。難不成,那是惣七哥嗎?

不會吧……。自從離婚二十年以來,我們相隔神戶和姬路兩地,連現況都未曾聽聞。一個早已斷了訊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不過,也不是全無可能。岩治郎的驟逝,想必已是街談巷議的熱門話題,只要惣七哥出門洽商,一定略有耳聞,即便來探望我是否安好,問一聲失去丈夫以後的日子該怎麼辦,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也許令人難以想像,可他就是這樣一個男人。他不在意體面、不故意賭氣、不講求虛榮,從小就一直陪在身邊保護我。或許他原先沒打算要做什麼,只是無法眼睜睜扔下我不管,但在打烊的店門口前等我的時候,忽然發現還是不應該見面吧。

惣七哥。我嚅囁著這個思念的名字。

守寡的我,往後只能在神戶的某個角落,靜悄悄地過著小日子,扳指數算著孩子的一天天成長,偶爾回一趟姬路,回憶著過去的歲月點滴。或許上了歲數以後,還能夠重拾童心,和惣七哥在護城河畔喝著茶、釣著鯽魚,笑看著一旁的孩童們嬉戲……。哎,我想得太天真了。

失去了能夠庇護我的丈夫以後,無助的孤獨使我立刻想起了他。我們倆早沒了緣分。縱使拆散了我們姻緣的公公已不在人世,但我心底很清楚,即便兩人都恢復了自由之身,可覆水早已難再收回了呀。

忽然間,船運商後藤屋老闆那張皺紋滿布的臉陡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打斷了我的聯翩浮想。他的店面和鈴木商店之間只隔著一戶鄰居。

「嘿,阿米太太呀,您怎麼啦?我想和大家一起誦經,是不是來得太早了呀?」

我連忙擠出笑容,「哪兒的話,請進。」說完,忍不住嘆了口氣,方才真是胡思亂想呀。

我帶著後藤屋老闆進去裡面。店裡後方掛著學徒們從門口收下來的店簾,染成赤褐色的布招上有個留白的辰字。這飽經風吹雨打的店簾處處可見斑駁,布質也變得稀薄,宛如岩治郎的人生寫照,令我一陣悲從中來。

「辛苦您了……」

我低低地感謝他一聲,卻彷彿看到岩治郎滿臉不高興地俯視著連前夫也放心不下的我。

我絕不能讓大家擔心!我絕不能讓惣七哥憂心如焚,趕來這裡探望!即使未來的日子充滿艱辛與苦澀,也必須把這一切全藏在店簾後面,不可以被外人瞧見。這幅店簾似乎如此告誡著我。

當我回到親友們齊聚的客廳時,已經在心中掛起了染有「阿米」的布簾,挺起胸膛,告訴自己一切都沒問題了。

「讓各位久等了。」

正當我環視在座親友,準備向各位致詞的那一刻。

所有人都低著頭,料想我即將宣布收起這家店。我赫然發現人群中唯獨有一個人坐直了身子,眼神堅定地望著我。

那個人是直仔。他簡直像從黑暗的硬殼裡伸長了脖子渴求著希望之光的烏龜,渾然不覺自己的模樣滑稽,凌厲的目光十分堅決。

我看到了那雙躲在厚重鏡片後面的眸光濕潤,淚水幾乎要奪眶而出。那專注眼神彷彿深怕漏聽了我即將要說出的一字一句。

你的眼淚為誰而流?——我從遠處的上座,無言地質問直仔。

向來被岩治郎瞧不起的直仔,總不可能是為了思念故人而淌下了感傷的眼淚吧。

下一秒,我恍然大悟了。

他悲傷的不是岩治郎的死去,而是與他們休戚相息的這家店即將要關門了。

接著,我看到了富士仔的臉。富士仔雖然沒說什麼,可這家店畢竟是他父親一手奠下了基礎後,再交給了別人的分店。店簾上的辰字商標,正是父親用生命投注心血的證明,他應該不忍見到由別人之手卸下這塊店招吧。還有,不能忘記我收藏在庫房裡的那身破爛衣物。還記得那一天,富士仔毅然來到店裡,決心從此要與鈴木商店生死與共。此刻的我更應該深切體會到他的這番赤誠。

一幕幕情景交替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小學徒們大清早拿抹布擦拭店面的模樣、二掌櫃搬運貨物的身影、大掌櫃就著小燈記帳到深夜的面龐……。他們別無所求,這家店就是他們人生舞台的全部了。

直仔以眼神責備了我——說什麼必須由你把老百姓還買不起的昂貴砂糖和樟腦降價普及,由商人來貫徹真正的文明開化社會的,不正是老闆娘您嗎?可以現在就收掉生意嗎?卸下店簾真的好嗎?

當初我遠赴土佐,親口說服直仔的話語,此時此刻重重地打在了我自己的心上。

我不能收了這家店!

這股堅定的決心,連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

我窺探著已經化為一座小牌位的丈夫。

不行嗎?——我悄悄地問了他,可當然聽不到他的回答。

我抬起頭環視了店裡,岩治郎的一輩子都奉獻給這家店了。倒不如繼續守著這份家業,即便是慘澹經營,也比關門大吉來得讓他更高興。沒問題的!我們一定會繼續守護你留下來的這家店,這家你一手建立起來的店!

想一想,這正是老天賦予我最大的「補繕任務」。這一塊失去了主人、破了一個大洞的布簾,得由我想辦法像往常一樣縫補起來。女人手裡的針線,就是這個功用。我下定了決心,這就是我人生的正確目標,再也不要讓惣七哥擔憂了。

我重又望向在座的親友們。

「望請各位往後同樣大力襄助鈴木商店!」

眾人聽到我竭誠的懇求,頓時面面相覷。◇(待續)

——節錄自《鈴木商店的當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陳孟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然也有些人以為在病房用移動式X光感覺比較尊爵,照相不用下樓,由專業放射師親自把X光機推到病床面前一對一服務,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 培養語文能力與寫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沒有七十五級分的頂尖成績,而是培養學生一生寫作的素養!
  • 而我選擇加入資策會團隊,是希望能有機會將發展「關懷科技」的想法在台灣扎根落實,一方面提供現階段的障礙使用者更好的協助,另一方面提前因應老年化社會來臨的衝擊,於公於私考量障礙者的實際需求,是我責無旁貸該努力的領域。
  • 當擁有的一切都將不再擁有,當熟悉的事實都不再可靠,當摯愛都將離去,然後呢?我們該懷疑上帝、埋怨命運,還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或者我該稱你為「親愛的有錢先生」,但那又侮辱到你了,好像金錢是你唯一重要的特質 ……。所以我決定稱你為「親愛的長腿叔叔」,希望你別介意,這只是我對你的暱稱──我們都不要告訴李蓓特太太。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安娜的父親努力讓她遠離城裡正在發生的事,但戰爭終歸是戰爭,不可能讓孩子永遠不受世態的打擾。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懼,偶爾還有槍聲。一個男人如果喜歡說話,她的女兒終究要聽見有人偷偷說出「戰爭」兩個字。「戰爭」,在每一種語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這一天我已經等了二十五年。以全新身分、跟著新家庭在地球另一端成長生活的我,不曉得是否還有機會能與母親、兄弟姊妹再度重逢。此刻,我就站在幼年成長的地方——印度中部一座荒煙漫土的貧窮小鎮上,一幢傾頹建築的轉角門邊,但裡面已無人居住,眼前所見盡是一片空蕩。
  • 剛升上大四的建築系學生坂西徹,不得不面對即將就業的殘酷現實,鼓起勇氣向心中的第一志願─村井設計事務所遞出履歷。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消失,讓她整個人都化為無形,再也找不著。因為我對她這麼了解,或至少我覺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認為她已經找到讓自己消失的方法,在這個世界上連一根頭髮都不留下。她把「痕跡」的概念擴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歲的此時,她還要把她拋下的整個人生完全抹除殆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