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油畫家John Modesitt和日裔太太Toshiko Modesitt觀看了神韻晚會後,稱其十分完美,找不到任何破綻。(李旭生/大紀元)

聖地亞哥神韻熱潮持續 藝術界盛讚完美無瑕

2017年01月19日 | 14:26 PM

【大紀元2017年01月19日訊】(大紀元美國聖地亞哥記者站報導)1月18日下午,神韻紐約藝術團在美國南加州的艾斯康迪都加州藝術中心(CA Center for the Arts, Escondido)上演了第二場,票房繼續火爆,觀眾滿場。舞台上流光溢彩,演員們儀態萬千,帶領現場觀眾神遊文明古國,獲得觀眾的滿堂采。神韻晚會的節目或者趣味橫生,或者引人深思,層次豐富,內涵深邃。中華五千年博大精深的神傳文化,以一場文藝演出的形式重現人間。

當天下午的演出吸引了很多藝文界人士前來觀賞,包括音樂家、畫家、作家、文學教授等。雖然從事的文化藝術門類各自不同,但是他們均為神韻高超的藝術成就而折服,並表示藝術是相通的,他們從神韻的節目中得到了啟迪。因為各自的專業背景,很多藝術家觀眾對於舞台表演質量頗為挑剔。但是欣賞完神韻後,他們表示神韻的節目挑不出任何破綻。

著名油畫家:神韻對色彩的運用恰到好處

John Modesitt是位著名的油畫家,從事創作超過40年,其畫作被多國的博物館和私人收藏,並定期在歐亞美洲頂級的拍賣行出售。他曾代表美國繪畫界參加世界性畫展。他和日裔太太Toshiko Modesitt觀看了神韻藝術團於當天下午的演出。

作為畫家,Modesitt先生對神韻的色彩搭配讚不絕口,「很多對比色的運用,比如軟色調搭配硬色調、冷色調搭配暖色調。」他以今年神韻海報的設計為例,「把紅色跟綠色搭配,效果就非常好,給人一種動感,反差強烈。」Modesitt太太也稱讚神韻對軟色調的運用,「感覺很舒服,淺淺的色調,非常美。」

Modesitt先生表示,神韻給他以後的繪畫創作提供了靈感。「藝術有共通性,那種引人入勝、讓人身臨其境的藝術活力、能帶來同樣的靈感。」他認為,繪畫是靜態的,而舞蹈和音樂是動態的,「要麼動、要麼靜,其實裡面有相通的地方。」他覺得神韻將音樂和舞蹈的最高藝術形式融合在一起。

神韻的音樂也讓他大為稱讚,「音樂很棒,有點不同,因為既是中國的,又是古典的,合而為一,二者在這裡找到了交匯點。」

舞蹈十分完美,找不到任何破綻」

談到神韻的舞蹈,Modesitt說起一個有趣的理論。作為畫家,他有一個習慣,對於任何整齊劃一的事物,他都會忍不住要尋找其中的破綻。「如果一個東西原本凌亂不堪,你也不會覺得怎樣。但當其接近完美的時候,只要有一小點破綻,你立刻就會注意到。」

在觀賞神韻的舞蹈節目時,他不由自主地在尋找任何一個演員在任何時刻發生的任何破綻,「可是他們完完全全地合為一體」,他沒有看到任何的破綻。

夫婦二人最喜歡的舞蹈包括傘舞和美猴王的舞蹈。太太喜歡傘舞中舒緩的音樂和演員們俏皮的動作,先生則欣賞其中對色彩的運用。美猴王的節目妙趣橫生,也讓二人忍俊不禁。

神韻的演員們對自己的藝術追求充滿熱情,也讓二人感嘆不已。「我們從節目中能感受到這種(熱情),這正是現在的年輕人所缺失的,我們缺乏這種東西。」這也從側面給他以激勵和啟迪。

「神韻之美只能親身體驗,無法用言語表達」

神韻節目中深邃的精神內涵讓他們印象深刻,Modesitt先生說,「我喜歡佛家的東西,不是那種作為裝飾的佛像等等,而是真正深層的東西。佛家的核心是善,其討論的很多都圍繞著善,這也是我希望在畫作中呈現的。」

他從神韻節目冊中了解到,神韻藝術團正在通過藝術的形式,將一種古老的文化重現人間,「這也是我想做到的,於我心有戚戚焉。」

他認為神韻的美無法賦予言表,「無法描述,你必須親自去看。這裡有太多東西,我不想說,因為你必須自己去看。」

資深小提琴家兼製琴師對神韻樂團讚不絕口

資深小提琴家Carlos Romero對神韻樂團及其指揮讚不絕口。(新唐人提供)

Carlos Romero是一位資深的小提琴家和製琴師,他從6歲開始演奏,音樂生涯已超過60年,先後跟很多樂團合作演出。同時他又是一位優秀的製琴師,多年從事提琴的維修。

因為自己的職業習慣,Carlos Romero非常注意神韻樂團的演出。「精彩,真是精彩!當然我在聽小提琴,他們有不少高難度的,節奏很快的部分,他們表現得非常優異,讓我吃驚。這些優秀的音樂家們技藝超群,從小提琴開始,小號家們令人難忘,打擊樂手,再配合舞台上的表演,太棒了!我簡直稱讚不完。」

神韻的原創音樂融合東西方元素,他認為處理得天衣無縫。而音樂家為了達到這種效果而付出的巨大努力,也讓他感動,「這是一種完全的、一輩子的付出。」

Romero稱讚神韻樂團各個樂器組「合而為一」。他說,「在聽(其它樂團)演出時,你經常能聽出不同的樂器組,卻沒有融為一體,好像一個樂器組開始一個音節,另一個樂器組又跳到另一個音節。這裡沒有(這個問題),(神韻樂團)好像大家都聯通起來了,太棒了!」

樂團的指揮,以及樂團和舞蹈的配合無間,也給他留下深刻印象。「我以前經常為歌劇伴奏,指揮可是要身兼多職。大家不太懂,以為指揮像這樣比劃比劃指揮棒就行了。可不是那樣,指揮需要對樂譜瞭然於胸,還得知道音樂如何配合舞蹈的節奏,他必須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他(神韻樂團指揮)做得非常棒!」

觀看神韻,也讓Romero從一個全新的角度看待中國的傳統文化,激發了他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興趣,他說回去後會進一步閱讀這方面的資料,希望能學習更多相關知識。

第一次觀賞神韻,已經讓Carlos Romero難以割捨,他期待明年再來觀賞神韻晚會。

責任編輯:何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