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神居書店:幻本之夏(1)

作者:三萩千夜(三萩せんや)

《神居書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氣: 20
【字號】    

雪白光芒的盡頭,綠色小徑的前方,

有一間如夢似幻的書店。

那裡有「神」棲息,

照看著每一本被「靈魂」寄居的書……

【書評】

獲日本達文西雜誌第2屆「書的故事」大賞!

讀書網站Meter「讀者最想讀的書」排行榜第2名!

【作者簡介】

三萩千夜(三萩せんや)

1985年生於日本宮城縣,東京農業大學畢業,目前擔任大學圖書館館員。

2014年以《一刀兩斷的琥珀色之吻》獲得「GA文庫大賞」獎勵賞,並以《歡迎來到青春國標舞社》贏得「Sneaker大賞」特別賞,再以《神居書店:幻本之夏》榮獲第2屆達文西「書的故事」大賞,一年之內囊括三項大獎,一鳴驚人。

【主文】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聽說今年夏天將是近年罕見的酷暑,但讀美總覺得好像每年都聽到這句話,大概是氣溫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縣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氣溫的紀錄,就連這個幸魂市似乎也受到這波熱浪的影響。

蒸籠般的熱氣從幾乎可以煎蛋的柏油路面傳到鞋底,悶熱的暑氣讓人感覺汗水開始不停地從毛孔裡冒出來,讀美融入從大宮站東口滿溢出來的人潮裡,沿著高樓大廈的邊邊往東北方走。人稱「武藏一宮」的冰川神社就座落在這個方位。

穿過高樓大廈的叢林,眼前突然冒出一條綠意盎然的漫長參道。

冰川神社的參道整個縱貫住宅區,從稱為舊中山道的縣道一六四號線往南北延伸約兩公里。據說這條參道以前叫中山道。

本來就有很多人會去神社散步,所以今天雖然艷陽當空照,走在參道上的人依舊絡繹不絕於途。或許也因為這一帶種了很多樹,濃密的綠蔭遮蔽了天空吧,這裡的陽光沒有那麼毒辣。

穿過會讓人聯想到翡翠鱗片的樹冠,讀美「橫貫」了這條參道。她已經來冰川神社參拜過好幾次,但今天的目的地並不是那裡。

讀美今天的目的地是典子告訴她的某個祕密基地。

鑽進宛如樹枝般從參道岔開的羊腸小徑,再穿過左右兩邊高聳入雲的竹林。

走著走著,街道的景緻幡然一變,不見宛如兩座鳥居矗立在參道入口的大樓,也不見林立在參道上高聳入雲的樹木。看樣子,參道附近是個住宅區。蟬鳴猶如海浪般發出微微的聲浪。

「這一帶變成這樣啦?」

讀美從未從參道鑽進小徑裡,不由得自言自語了起來。參道的各個角落都有不同的風景,讓人覺得很不可思議,感覺像闖入另一個世界。

讀美從短褲的口袋裡拿出前幾天典子老師寫給她的紙條,老師很貼心地把接下來的路線寫下來給她。

「呃……從這個轉角往左走,在下下個區塊往右走,然後右轉,再右轉……」

真是複雜難解的路線。由於前方的羊腸小徑愈來愈窄,讀美也愈來愈不安,簡直像是闖進迷宮裡。

左手邊是一整排長長的雪白圍牆,圍牆上隱約可見內側有排像是生長在參道上那兩排綠意盎然的樹木,圍出一塊相當大的腹地。

「順著圍牆直走……直走……」

一望無際的圍牆看來終於走到盡頭。

讀美在門前停下腳步,等門自動打開。

「接下來呢?『直接走進去』嗎?是這裡對吧?真的可以進去嗎?」

門上沒有類似門牌的東西。讀美從門口往裡頭張望,只見有一條鋪著紅磚的走道,宛如英國庭園般地通往綠意盎然的拱門裡。

讀美鼓起勇氣踩進去。

躡手躡腳地往內走,走著走著,看到一座貌似鳥籠的涼亭,裡頭有張小巧的圓桌和兩張椅子。

有個人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

讀美嚇得停下腳步。

坐在那裡的是個大學生年紀左右的男人,天氣這麼熱,他卻穿著黑色的長袖襯衫。但是讓讀美嚇到的並不是他的穿著,她的視線釘在讓她大吃一驚的原因上。

男人留著一頭漂亮的金髮,在樹蔭下閃閃發光。還以為他是外國人,但仔細一看,他的五官還是日本人的五官,所以讓讀美更想與他保持距離。

滿頭金髮的日本人……不是不良少年,就是吃軟飯的小白臉吧!不會錯的。最重要的是,男人散發出來的氣質再加上那俊俏的五官,讓人完全不敢靠近。他肯定很討厭人類,這點也是絕對不會錯的。

讀美得出這個結論後,決定假裝什麼也沒看見地走過。總覺得萬一被他纏上,事情肯定會變得很麻煩。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讀美的目光宛如被吸走似地望向男人的手邊。

書……?

男人手裡拿著一本非常精美的書,光可鑑人的黑底硬皮封面上有金色的螺鈿燙金,閃爍著晶晶亮亮的光輝,整個裝幀有如散布在夜空中的繁星點點。

好漂亮的書……!

心臟開始砰砰跳的瞬間,正以憂鬱的表情看著書的男人抬起頭來。

兩人四目交接。

糟了……

讀美連忙把眼神移開,三步併成兩步地離開。為了不想被纏上,她小跑步地往庭院深處前進。

「話說回來,沒想到頭髮染得那麼誇張的人會看書……」

讀美想起剛才那個男人,情不自禁地嘟噥。因為那個人看起來不像是會閱讀的人……先別說人不可貌相,用外表來判斷一個人也不太好吧!讀美一向認為喜歡閱讀的人都不會是壞人。不過,比起那個……

「那本書好漂亮啊……到底是什麼書呢?」

想起那本書,胸口再度悸動不已。就連熱愛閱讀的讀美,這輩子也還沒看過那麼精美的書。好想再靠近一點……如果可以的話也想看看內容。早知道就試著向男人打聲招呼了。不過,她沒有這個勇氣。那個人好恐怖,完全不想和他扯上關係。啊,可是…… ◇(待續)

——節錄自《神居書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待續)

責任編輯:陳孟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心臟到底有沒有記憶? 心若封存著原主人的回憶,當它移植到了另一個人身上,是衝擊或相融? 而當別人的心臟在自己身體裡跳動,又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全歐洲最暢銷女作家——《莎拉的鑰匙》名家力作!
  • 明治二十七年,老闆岩治郎突然撒手人寰了。
  • 眼前的祥和風景,儼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畫作,醒來時卻大吃一驚,赫然發現身旁有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兩者形成強烈對比。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傾,想看清楚他的長相。這名男子年約三十五到四十歲,一頭棕色頭髮亂糟糟的,臉上開始長出鬍碴子。這張臉孔,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消失,讓她整個人都化為無形,再也找不著。因為我對她這麼了解,或至少我覺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認為她已經找到讓自己消失的方法,在這個世界上連一根頭髮都不留下。她把「痕跡」的概念擴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歲的此時,她還要把她拋下的整個人生完全抹除殆盡。
  • 剛升上大四的建築系學生坂西徹,不得不面對即將就業的殘酷現實,鼓起勇氣向心中的第一志願─村井設計事務所遞出履歷。
  • 我拉開束袋的繩子,有兩顆普通、小巧鵝卵石這就滾進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輕撫著石頭,一顆是灰色帶著黑色條紋的石頭,一顆則是象牙色的。絲絨布料發出了沙沙聲,我拉出摺了又摺的紙條,就像幸運餅乾裡的籤詩。
  • 「搞什麼鬼啊?」我高聲問道。瞬間,我意識到自己失去了該死的奧斯卡獎,我這種毫不雍容大方的反應,嚇到了自己。事實上,我毫不害臊地表達了自己的火大。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熱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當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鄰居哈緹婕,陪我上山採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暱稱「老石頭」的喇鉻溥是建築師兼考古學家,帶我溜進古蹟看彩排,獨享星空下兩千年古劇場的音樂盛宴……
  • 或者我該稱你為「親愛的有錢先生」,但那又侮辱到你了,好像金錢是你唯一重要的特質 ……。所以我決定稱你為「親愛的長腿叔叔」,希望你別介意,這只是我對你的暱稱──我們都不要告訴李蓓特太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