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神居書店:幻本之夏(3)

作者:三萩千夜(三萩せんや)

《神居書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讀美心驚膽顫地跟著站起來的男人和小狗走進書店。

男人說他的名字叫作「棚沖並」,今年二十六歲,是這家書店的老闆。興趣是從日本各個角落收集書——而且還是那種人稱「幻本」的書。當這個興趣繼續升級,最後便開了這家書店。

然而,讀美心裡有個難以理解的大問題,幾乎讓她對他的自我介紹左耳進、右耳出。

「那個,請問這裡是書店嗎?」

讀美走進店裡,一邊臉部肌肉有些痙攣地問道。豆太在腳邊「汪!」了一聲。

「是啊。」

「……那怎麼會是這種狀態呢?」
架上的確陳列著書本,看上去都是些二手書。

而且那些二手書的書況還不錯,看樣子都有記得定期拿出去曬太陽,被好好地保存著。

問題不在這裡。

「書店裡充滿了動植物,不會很奇怪嗎?」

讀美看著周圍大叫。

各式各樣的植物爬滿從腳底延伸到天花板的牆壁上,各式各樣的動物在牆上跑來跑去。不只是像豆太這樣的狗,還有鳥、老鼠、貓、兔子,甚至連蝙蝠及爬蟲類都有。這些動物在店裡昂首闊步,嚇得讀美握緊了拳頭。這裡到底是植物園還是動物園啊!而且這樣不會把書弄壞嗎?溼氣可是書的大敵!

讀美不由得有些火大,並卻只是平靜地微笑著說:

「陳列在書架上的全都是幻本喔!」

「……這句話完全沒有回答到我的問題。」

讀美狐疑地瞪著笑咪咪的並。

「那我就從頭說起好了。」並耐心回答:「所謂的幻本,指的是有生命的書。」

「有生命的……書?」

讀美鸚鵡學舌般地反問,並,乾脆地點頭。

豆太露出「我來帶路!」的表情,搖著尾巴,走在讀美前面。書店的最裡面有個L型的櫃臺,並,走進櫃臺裡,要讀美坐在櫃臺外側的椅子上。

「沒錯,靈魂本來應該像這樣棲息在肉體裡。」

並,指著自己說。

「但是偶爾也會有靈魂棲息在書裡,這種書就叫做幻本。」

有隻貓坐在櫃臺上,並,輕撫著貓背上的書。

「對於棲息在幻本裡的靈魂而言,書是肉體的代替品。我們看到的是牠們的靈魂本來應該要有的樣子。所以就算想撫摸牠們,也摸不到書以外的部分,就像立體影像那樣。就拿豆太來說好了,袖珍書才是牠的本體,這隻貓的本體則是牠背上的小型書。」

「喵……」貓回應了一聲。讀美目不轉睛地觀察那隻貓,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除了背著一本書這點比較奇怪以外,就只是隻普通的貓。但是當她伸手去摸,卻只抓到一把空氣。貓咪逃也似地從櫃臺上飛奔離去。

「還有,至於靈魂為何會依附在書裡,有人說是因為書這種東西裡頭有個自成一格的世界,但事實如何沒人知道。畢竟知道有幻本這個存在的人本來就很少了,所以也無從研究……」

「真不敢相信……」

讀美對並的解釋有聽沒有懂,無法坦然地接受發生在眼前的事。是在作夢嗎?還是有什麼巧奪天工的立體影像裝置安裝在哪個角落呢?讀美不禁疑神疑鬼地四下張望。

「沒有那種裝置喔!」

「並、並先生,你會讀心術嗎?」

並苦笑著搖搖頭,讀美被堵得說不出話來。

「不是的。只是每個初來乍到的客人都會有同樣的疑問,讀美小姐也露出了同樣的表情。但一切就只是我說的這樣,當然也沒有什麼立體影像裝置。」

心中所想完全被看透了,讀美有些尷尬。或許他也看穿自己認為他在說謊的想法,讀美只好道歉:「對不起。」

並微笑著說:「別放在心上。做我們這一行的,這種情況見得多了。而且也難怪妳不相信。因為就連我,一開始也跟妳一樣,認為世界上不可能有這種夢幻般的書。」

這句話讓讀美稍微卸下幾顆壓在心上的石頭,也對他產生一股親近的感覺。

「更何況,我很可疑對吧?」

「咦?」

「經常有人這麼說我。」

欸嘿嘿——並,笑著打哈哈。從他的表情看不出這句話曾讓他感到受傷,反而有些竊喜的模樣。

讀美再次巡視書店。

了解「箇中玄機」之後,這裡就成了一個充滿魅力的場所。書是有生命的。光是想到自己可以待在這種地方,就覺得不可思議到了極點,心情十分雀躍。

如果在這裡,或許真的辦得到——向書本報恩。

「所以呢?在事原老師的介紹下,妳就找上門來了?看來妳並不知道幻本的事,應該不是來買書的吧?」

並詢問雙眼放光地看著陳列在架子上的書和動植物們的讀美。讀美回頭看著站在櫃臺內側的並回答:

「不是,是我對老師說『我想向書本報恩』,老師才介紹我來這裡。她說這裡正在召募打工的人手,問我願不願意利用暑假的時間在這裡打工。」

「打工……啊,打工!我想起來了,我的確不經意地跟事原老師提過這件事。」

你這個人也太漫不經心了吧!讀美心想,但還是默默地聽他說。要是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她可受不了。

「我經常要出去尋找幻本,所以店裡時常唱空城計,正在召募可以在我出門的時間幫忙顧店的人。沒錯沒錯,是有這麼回事。我也跟事原老師提過這件事呢!」

啊哈哈——並的笑聲讓讀美感到十分不安。這個人不僅漫不經心,似乎還很健忘。這種人當老闆,這家店不要緊嗎?

「所以妳是想利用暑假過來打工對吧?這是間特殊的書店,妳可以接受嗎?」

「當、當然可以!我只是嚇了一跳……能被這麼不可思議又神奇的書本們包圍,好像在作夢一樣。」

「這裡是個好地方吧?」

「是的,真是家『世外桃源』般的書店呢!」

讀美的回答讓並有些另眼相看地挑眉。

「哦,妳知道這個店名的由來嗎?」

「桃源……意思是指『美好的地方』對吧?印象中好像是《古事記》裡倭建命所吟誦的〈思國歌〉裡出現的名詞。」

「妳說得沒錯。不過,這個店名還有另一個意思喔!」

「另一個意思?」

「是的。」並微微頷首。「寫成夢幻場域的『幻域』。」

聽聞這個說法,讀美恍然大悟。幻域,這兩個字的確也很適合這家店的氣氛。

「不過,這是我自己想出來的解釋就是了。」

「是你自己想出來的嗎?」

讀美一下子全身沒力,她還以為真的有這個單字。

「不是我老王賣瓜,自賣自誇,這裡真的很棒,就算不領薪水也能工作得很開心吧?」

「咦?呃,這就有點……」

「開玩笑的啦!」

並笑著說。但讀美還是搞不太清楚,他到底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妳想向書本報恩嗎?」

「是的……那個,很奇怪嗎?」

讀美臉上浮現出不安的表情,並搖搖頭說:

「不會啊。讀美小姐,妳很喜歡書吧?」

「對、對呀,那當然!我最喜歡書了!」

「妳被錄取了。」

「什麼?」讀美發出狀況外的高音。

並笑咪咪地說:「如果是喜歡書的人,應該就能和這裡的書本相處融洽吧!妳被錄取了,讀美小姐。可以從明天開始上班嗎?」

「好、好的!」

急轉直下的發展令讀美喜出望外。居然能在這麼美好的地方工作,這不是在作夢吧!

「那就請妳多多指教了。」

「我、我才要請你多多指教!」

就在讀美滿口答應,正要握住並伸向她的手時——

有人推開書店的門,走了進來。

讀美發出「啊!」的一聲。

是剛才在庭院裡看到的金髮男子,只見他正抱著那本美麗的書走過來。豆太歡天喜地地衝上前去。

「朔夜,你又跑出去啦?為了你自己好,最好不要讓門開開關關的。還有,外面太陽很曬。」

「有什麼關係,這是我的自由。」

名為朔夜的青年跟著豆太走到櫃臺前,直勾勾地盯著讀美看。冷冰冰的灰色瞳眸讓讀美「唔!」地全身緊繃。好可怕,她果然很不會應付這種人。

「……客人?」

「不是,她從明天開始在這裡打工。」

「打工?」

直勾勾的視線變成惡狠狠的眼神,朔夜觀察似地打量著全身寒毛倒豎的讀美,從鼻子裡發出「哼!」的一聲冷笑。

「店裡有我就夠了。不需要這種小丫頭吧。」

……小丫頭?不需要?

「朔夜,我告訴過你幾次了,要你講話客氣一點。對讀美小姐太失禮了吧!」

「是誰失禮啊?想也知道肯定是受到好奇心的驅使,才會想要在這裡工作吧?我最討厭這種抱著劉姥姥逛大觀園的心態來工作的人了。」

讀美坐在椅子上,咬緊下唇。

金髮男毫不客氣的話深深地刺入她沒有防備的心。衝擊來得太過於突然,就像走在路上突然被捅了一刀。

同時,受傷的心也開始反抗。

對他的恐懼和避之唯恐不及的感覺正一點一滴地轉變成怒氣,讀美握緊膝蓋上的拳頭。初次見面的人憑什麼這樣說她?憑什麼對她說出這麼過分的話?

「……那你又是什麼東西?」

讀美忍不住反唇相譏。只見朔夜的眉頭打了個死結。

「並先生,這個人也是店員嗎?如果是的話,那我不做了。因為我沒自信和個性這麼差的人當同事。」

這裡的確是很美好的地方,但是她可受不了整個暑假都要和這麼沒禮貌的人共度。

「好啊,不喜歡就給我滾。像妳這樣的小丫頭,願意滾蛋我還真是求之不得。」

「住嘴,朔夜!讀美小姐,別擔心,他不是店員。」

「……那他是幹嘛的?」

讀美輪番瞪著朔夜和並。

並以滿面的笑容回答:

「他也是書。」

這句話讓讀美發出目瞪口呆的驚呼聲:「什麼?」她滴溜溜地眨著雙眼,輪流看著並,和朔夜……◇(節錄完)

——節錄自《神居書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陳孟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心臟到底有沒有記憶? 心若封存著原主人的回憶,當它移植到了另一個人身上,是衝擊或相融? 而當別人的心臟在自己身體裡跳動,又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全歐洲最暢銷女作家——《莎拉的鑰匙》名家力作!
  • 「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 我拉開束袋的繩子,有兩顆普通、小巧鵝卵石這就滾進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輕撫著石頭,一顆是灰色帶著黑色條紋的石頭,一顆則是象牙色的。絲絨布料發出了沙沙聲,我拉出摺了又摺的紙條,就像幸運餅乾裡的籤詩。
  • 我花了幾秒鐘才認出這確實是我的筆跡。我十四歲的花俏字跡。看來我是寫了一張願望清單沒錯,雖然早已不復記憶。在某些目標旁邊,我看到母親的手寫評語。
  • 蹬著時髦高跟鞋的顧客搖搖晃晃,佩赫杜非但沒有伸手扶她一把,還遞了一本《刺蝟的優雅》(The Elegance of the Hedgehog)給她。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熱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當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鄰居哈緹婕,陪我上山採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暱稱「老石頭」的喇鉻溥是建築師兼考古學家,帶我溜進古蹟看彩排,獨享星空下兩千年古劇場的音樂盛宴……
  • 靜僻的街道旁,佇立著一家「解憂雜貨店」。只要在晚上把寫了煩惱的信丟進鐵捲門上的投遞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後方的牛奶箱裡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時空,雜貨店恆常散放著溫暖奇異的光芒……
  • 或者我該稱你為「親愛的有錢先生」,但那又侮辱到你了,好像金錢是你唯一重要的特質 ……。所以我決定稱你為「親愛的長腿叔叔」,希望你別介意,這只是我對你的暱稱──我們都不要告訴李蓓特太太。
  • 納森更仔細地檢視這位客人的簡歷,就他記憶所及,自己從來沒有去過蓋瑞‧古德瑞奇醫師服務過的任何一間醫院,為什麼會覺得他有點面熟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