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德米安:徬徨少年時(1)

Demian: Die Geschichte von Emil Sinclairs Jugend
作者:赫曼‧赫塞

《德米安:徬徨少年時》(漫遊者文化出版 提供)

  人氣: 139
【字號】    
   標籤: tags: , ,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最深邃的經典成長小說

被譽為歐洲青年思想啟蒙的重要作品

一部光明與黑暗互相角力的故事

【作者簡介】

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 1877-1962)

出生於德國,20世紀最偉大的文學家之一。以《德米安:彷徨少年時》(Demian: The Story of Emil Sinclair’s Youth)、《荒原之狼》、《流浪者之歌》、《玻璃珠遊戲》等作品享譽世界文壇。父親是基督教的傳教士,母親則有深厚的印度學背景。一戰時,赫塞呼籲德國人不要散播仇恨,卻被貼上了賣國者的標籤。

1923年赫塞加入瑞士籍。194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在日本和美國,赫塞是20世紀被閱讀最多的德語作家。他的作品被翻譯成40多種語言,印量超過1.4億冊。

【主文】

第一章  兩個世界

故事開始時,我大約十到十一歲,正在我所在小城的拉丁文學校讀書,那時的經歷便是故事的開端。

那時,世界朝我撲面而來,痛楚和愜意的戰慄叩擊著我的內心,隱祕的小巷,明淨的房屋和鐘塔,鐘聲,面孔,舒適暖和的房間,神祕詭異的房間。那裡有溫馨的親密,有兔子和女僕的味道,有家用藥材和乾菜的味道。在那裡,兩個世界迎面相逢,日和夜從兩個極點冉冉升起。

一個世界是父親主持的家,是個親密的小世界,裡面只有我的父母。這個世界的大部分我已熟識,它的名字便是父親和母親,愛戀和嚴厲,模範和學校。這個世界散發著溫情的光,清淨而整潔,這裡有絮絮軟語,潔淨的雙手,整潔的衣裝和文雅的舉動。這裡有早晨的禱歌和聖誕的喜樂。這個世界中,通向未來的路途平坦筆直,這裡有義務和罪責,愧疚和懺悔,饒恕和善舉,愛慕和敬意,《聖經》和箴言。這個世界的秩序需要我們去遵守,這樣生命才會變得明朗而豐富,美好而規矩整齊。

另一個世界也從我們的家中延伸出來,卻是完全不同的面貌,它的味道、語言、承諾和要求都大相迥異。

第二個世界中有女僕和小工匠,有鬼怪和奇譚,那裡流溢著無數恐怖卻又魅力無窮的神祕事物,有屠場和監獄、醉鬼和潑婦、產小牛的母牛和失足的馬,有關於偷竊、兇殺和自縊的故事。

這些美妙而可怕、野蠻而殘酷的事件無處不在。在咫尺之遙的街巷或庭院中,警察和流浪漢隨處可見,醉醺醺的男人打老婆,夜晚時分,少女紡的線團從工廠中汩汩滾出來,老婦能對人施咒致病,強盜藏身在森林中,縱火者被鄉警逮捕――濃烈逼人的第二個世界四處奔湧,襲面不息,無處不在,卻惟獨沒有滲入父母居住的房間。

不過這樣也好。

我們能夠擁有和睦、秩序和靜謐,義務和良知、饒恕和愛慕,是非常美妙的事情,而截然不同的那些事物的存在,那些喧囂和尖叫、陰暗而殘酷的一切,也是非常美妙的,因為只一步之遙,我們就能回歸母親的懷抱。

比如說我們的女僕莉娜,每到傍晚,她坐在大門邊的客廳裡祈禱,清亮的歌喉唱著禱歌,洗淨的雙手攤在平整的圍裙上,此時,她完全屬於父親和母親,屬於我們,屬於光明和真理的一方。這一刻結束之後,她卻在廚房或馬廄裡為我說無頭侏儒的故事;有時,她還在屠夫的肉店裡和鄰家婦人潑口對罵,此時,她已是另一個人,屬於另一個世界,渾身藏著祕密。

一切都是這樣,尤其在我身上。

毫無疑問,我自然站在光明和真理的一方,我是父母的孩子,然而我又無時不在見聞另外一個世界,雖然那裡於我如此陰森而陌生,經常喚起我的內疚和驚懼,但我同時也生長在那裡。

某些時候,我甚至情願自己活在那個禁忌之國中,每次返回光明的一方時――雖然這一回歸是不可抗拒的正道――這裡的世界似乎顯得更冷清乏味。某些時刻,我明白,我生命的目標便是以父母為榜樣,長成光明而純淨的人,成熟和規矩的人,然而在此之前,我還要跋涉一段遠路,要上小學、大學,參加各種實習考試,而這條道路的路邊便是那另一個黑暗的國度,我必須穿越這個世界,一不小心,我就會駐留其中,無法拔身。◇(待續)

——節錄自《德米安:徬徨少年時》/漫遊者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陳孟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消失,讓她整個人都化為無形,再也找不著。因為我對她這麼了解,或至少我覺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認為她已經找到讓自己消失的方法,在這個世界上連一根頭髮都不留下。她把「痕跡」的概念擴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歲的此時,她還要把她拋下的整個人生完全抹除殆盡。
  • 他告訴我,他不時會質疑自己的印度教信仰,但他也相信諸佛菩薩終有一天會還他一個公道,也就是讓我回來。我的歸來深深影響了他——或許這代表他心中長期的傷痛終於得以療癒,也有人一起分擔重擔了。
  • 安娜不知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她動了動下顎,想憑空抓住任何語言的某個字──她知道德國人有德國人叫她「安娜」的說法,卻莫名覺得對一個嚴峻的權威人士用那個字來說她是誰不大妥,她又冷又餓又害怕,絞盡腦汁回想原本那個暱稱是什麼。
  • 2015年,《守望者》為全美賣得最好的書。「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 我拉開束袋的繩子,有兩顆普通、小巧鵝卵石這就滾進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輕撫著石頭,一顆是灰色帶著黑色條紋的石頭,一顆則是象牙色的。絲絨布料發出了沙沙聲,我拉出摺了又摺的紙條,就像幸運餅乾裡的籤詩。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他是我們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兒院的經費多虧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說出他的名字。他特別要求絕對不可以說出來。」
  • 今世物質滿溢,更是我們取之不盡的良材,如果執筆仍覺萬縷情思,無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海明威在開場便以桑迪亞哥最勇敢的轉身—八十四天的等待—揭示了人類在命運面前的渺小和微弱、巨大與勇敢。桑迪亞哥就是人類勇敢不屈精神的象徵。
  • 這幾年,我發現學生總是厭倦在「紀律與模仿」中蹲點,寫詩的不讀好詩;寫小說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鋪陳就擁有飛翔的能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