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音樂家──姜夔(2)

姜夔與歌姬小紅

作者:仰岳

明 仇英〈吹簫引鳳〉。(公有領域)

  人氣: 66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姜夔至蘇州遊歷時拜訪好友范成大,二人品酒論詩相互切磋,范成大本身就愛好音樂,府中還有幾位歌姬,因而便請來唱歌助興,當時適逢大雪紛飛的夜晚,歌姬小紅色藝雙全,配合著庭院梅花盛放,暗香浮動,姜夔見此情此景詩興大起,遂以梅花為題材作《暗香》、《疏影》二首可吟唱的詞。

姜夔做好後歌姬小紅就唱了起來,其歌聲清新婉約如黃鶯出谷,姜夔聽了大為傾慕,小紅對才華洋溢的姜夔也有好感,范成大見狀索性就將小紅嫁其為妾。

至歲末除夕之夜,姜夔與小紅乘舟返回苕溪老家,在茫茫雪夜、湖面薄霧的動人美景下,姜夔搭乘的小舟幽幽的駛過吳江松陵的垂虹橋,伴隨著佳人,此情此景他做了七言十首詞,小紅也隨之歌唱,姜夔也吹簫以對,又吟出一首《過垂虹》:

 過垂虹姜夔》
自作新詞韻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煙波十四橋。

清 仇英〈人物故事圖冊〉-潯陽琵琶。(公有領域)
清 仇英〈人物故事圖冊〉-潯陽琵琶。(公有領域)

簫是中國最古老的樂器之一,相傳為遠古聖王伏羲氏所造,有關簫的故事和詩文,在史書上屢見不鮮,在春秋時期秦穆公有個女兒,字弄玉,她希望嫁一個精通音律的人。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夢中一位少年騎著彩鳳而來,名叫蕭史,住在華山,因為聽到弄玉的吹奏,想是同好,所以特地前來,後來兩個人就一同吹簫到天亮。

之後弄玉思慕蕭史,秦穆公得知後,便派人至華山找到了蕭史,見他氣宇不凡,就把女兒弄玉嫁給他為妻,婚後蕭史就教弄玉吹簫學習美妙的鳳鳴聲,秦穆公還特地為他們興建了一座鳳台,蕭史和弄玉夫妻就住在上面,不飲不食,數年不曾下來。有一天,夫妻倆人在月光下吹簫,忽然看見鳳台右邊飛來一條金龍,鳳台左邊飛來一隻彩鳳。於是,蕭史乘上金龍,弄玉坐上彩鳳,雙雙騰空而去。這是成語「乘龍快婿」的典故,也是一個用音樂修煉圓滿的故事。

《列女傳》:「蕭史者,秦穆公時人也,善吹簫,能致孔雀、白鶴於庭。秦穆公有女字弄玉,好之,公遂以女妻焉。日教弄玉吹簫作鳳鳴。居數年,吹似鳳聲,鳳凰來止其屋。公為作鳳台,夫婦止其上,不下數年。一旦,皆乘鳳凰飛去。故秦人為作鳳女祠於雍宮中,時有簫聲而已」

簫通常為竹子所作,象徵著君子的修為,簫的音色柔和,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善於表現樂句悠長、細膩、典雅的樂曲,修煉人也會「敬香吹簫」與上天保持著聯繫。

清 崔錯〈李清照〉。(公有領域)

古代的文人們也會演奏樂器互相激勵,如同姜夔與歌姬小紅,他們一個專精於樂器,一個專精於歌唱,他們之間的關係或許不是單純的男歡女愛,而是彼此成長的夥伴。同在南宋時期的女詞人李清照與趙明誠夫妻,他們夫妻的消遣是比試兩人讀書的廣博及記憶:對著重疊堆積的書籍,要指出某件事記載在某書、某卷的第幾頁、第幾行,誰說得準確就可以喝茶,或許這才是男女的相處之道。@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帝王的墳墓開始稱為「陵」,約從戰國中期以後,首先出現於趙、楚、秦等國。《史記‧趙世家》載︰趙肅侯十五年經營壽陵。《秦始皇本紀》載︰秦惠文王葬公陵,悼武王葬永陵,孝文王葬壽陵。由此可見,這是君王墓稱「陵」之始。因為當時封建王權不斷增強,為表現最高統治者至高無上的地位,其墳墓不僅佔地廣闊,封土之高如同山陵,因此帝王的墳墓就稱為「陵」。
  • 陳蝶衣(西元1908-2007年)是上海流行歌壇的鴛鴦蝴蝶風格詞人,也是其中生命最長、創作生命最長、歌詞產量最多的一個,有「詞仙」之稱。
  • 弗朗茨‧澤拉菲庫斯‧彼得‧舒伯特(德語:Franz Seraphicus Peter Schubert,1797年1月31日-1828年11月19日)是奧地利作曲家、早期浪漫主義音樂的代表人物,也是公認的古典主義音樂最後一位巨匠。
  • 孟德爾頌是德國作曲家、德國浪漫樂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孟德爾頌是難得的全能型天才,在短短38年的一生中創作極為豐富、技法高超,在世時就被稱為當時作曲家中的第一人。彪羅曾稱他為莫扎特之後最完美的曲式大師; 舒曼、白遼士、李斯特等浪漫派大師均給予孟德爾頌作品極高的評價。
  • 2016年12月29日晚,神韻世界藝術團在基奇納-滑鐵盧中央廣場劇院(Kitchener Centre In The Square)拉開了2017年加拿大巡迴演出的帷幕。 演員們的精彩演出給這座科技名城帶來新年的歡樂。
  • 姜夔的著作《白石道人歌曲》是流傳至今的唯一一部帶有曲譜的宋代歌集,保存了宋詞的音調及唱法,被視作「音樂史上的稀世珍寶」在這本書收錄了十七首姜夔的譜,其中的《暗香》、《疏影》為其代表作。
  • 《黃帝內經》是傳統中醫尊奉的經典,裏面記載著這樣一句話:「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只有當人的心靈平和寧靜、心態積極穩定時,五臟才能夠正常運作。 根據這個道理,我們的先祖發明了「五音療疾」的辦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所以,中國古代有交響樂嗎?嚴格地說,中國古代沒有西方這種基於和聲原理的交響樂。這聽起來讓人些許遺憾呢……從2012年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以來,神韻音樂聲名鵲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樂愛好者的喜愛,彌補了這個遺憾。
  • 被稱作神州的華夏大地上,神傳文明磅礡而多彩:從三皇五帝時的古樂,到先秦的鐘磬樂;從西周、春秋時的《詩經》《楚辭》到漢時的樂府;從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詞調音樂、元朝的戲曲雜劇到明清進一步繁榮的民歌、小曲、說唱以及地方聲腔的發展,京劇的產生。各個朝代的音樂形式大不相同,曲調豐富而古樸,底蘊各異而雋永。
  • 「奇異恩典,樂聲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這樣無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經盲目,如今又能看見。神跡讓我心存敬畏,減輕我心中的恐懼。神跡的出現何等珍貴,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時刻……」4月12日復活節當天,優美的歌聲迴蕩在意大利著名的米蘭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會通過網絡頻道向全球進行現場直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