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與術數(四)

作者:朝暉

當植物、術數、五行相生形成了「天人合一」的場時,它們就顯得生機盎然。(朝暉 提供)

  人氣: 885
【字號】    
   標籤: tags: , ,

(接前文 五行與術數(三)

筆者再舉一個中國古代術數運用的例子。我們都知道,古代賢明的皇帝都會親耕籍田,用籍田中產出的穀物祭祀天地。據《史記‧孝文本紀》記載:「正月,上曰:『農,天下之本,其開籍田,朕親率耕,以給宗廟粢盛。』」而皇帝的籍田一般都選址於首都的南郊,那個方向被稱為正陽面,祭天的圜丘(天壇)也在那裡。史書中很少見記載皇帝的籍田收成不好或遭受天災的事情。這其中的因素很多,其中一個因素是,每一畝籍田插秧株數是有講究的,要求是橫七十二株秧苗,豎七十二株秧苗。

那麼為什麼插秧的株數要取七十有二呢?我們先複習以下表格:

       五行

對應因素

季節

長夏

成數

十(五)

生數

首先,七十二可以說成是九個八,八是基數。「八」對應了春天,對應了五行中的「木」,所以它在春季是個吉祥數,插秧的時節也在春季。那秧苗經過了春天的生長到夏天時,七十二中的「七」與「二」都對應了夏天,對應了五行中的「火」,它還是一個吉祥數。到秋天時,七十二可以說成是八個九,九是基數。「九」對應了秋天,對應了五行中的「金」,它還是一個吉祥數。莊稼到了秋天一定要收割,不能放著過冬,因為冬天的數字「六」、「一」與「七十二」無關,換一句話說是時令不對。

莊稼插秧的株數(七十有二)在生長過程中與五行運行的規律相契合,就使得莊稼的長勢及收成都會很好,而且不容易遭蟲災。縱觀二十五史(含《清史稿》),只記載了一次皇帝的籍田遭蝗蟲災害的例子。據《元史》記載,從泰定元年(公元1324年,元朝第六位皇帝,也孫鐵木兒年號)開始至泰定四年期間,全國各地都遭遇了蝗蟲災害,「(泰定四年)七月,籍田蝗。(《元史‧卷五十‧志第三上》)」

以上講的是傳統術數在城市排水及農業種植上的運用。因為與老百姓的生活有關,所以筆者將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供相關的專家學者參考。

筆者是一名香道師、手工製香師,下面簡單談一下五行與術數在製香中的運用,太詳細的手法則不能說,請允許我敝帚自珍。請看下面表格:

       五行

對應因素

季節

長夏

成數

十(五)

生數

五味

五嗅

五臟

這個表格中五行的對應關係,《禮記‧月令》的正文大部分都提到了。也就是說,任何植物,它們都存在五行的特性;它不僅包含了五味(酸苦甘辛鹹),還包含了五嗅(臊焦香腥腐),只是不同的植物可能某一種氣味更明顯一點。筆者在之前的有關香道、製香的研究文章中,一直強調了「五數合香」的概念,是因為「五」這個數字對應了香。筆者曾經做過這樣的實驗,在合香的過程中用了「7克」這樣的重量,結果製作出來的老山檀香柔香點燃後出現了香味中帶了一些焦味。因為「7」對應的五味是「焦」。用8克這樣的重量去添加香粉做試驗,結果做出來的檀香立香明顯含有臊味,即使合香的總重量是五的倍數,也會出現這類問題。因此,調配合香的過程既要考慮植物黏粉的比例不能過高或過低(手工製香一般不超過15%),又要考慮所有香粉(包括黏粉)的重量是五或五的倍數。調配合香的過程,植物黏粉及各種香粉的添加次序及重量都很關鍵,每一次搖香,都是對製香師的一次考驗,心態越平和,思想中雜念越少,調香的效果越好。我認為它不亞於音樂上的作曲。

製作香品(如線香、香丸、香餅等)都必須只出香氣,而不能有其它的味道,這是為什麼呢?大家可以看上述的表格,香氣屬土,氣味首先進入人的肺部,而肺部在五行中屬金,土生金,吉祥。香氣在養肺的同時通過肺部的吸收、引導至五臟六腑四肢百骸,這樣起到的養生效果很好;這是講薰香對人體的益處。可是,如果出焦味就會對肺部產生傷害,因為焦的氣味屬火,火克金(肺)。出其它氣味(香氣除外)也對身體沒有好處。

現代人製香,特別是那種用好多種香材合成製作出來的線香、香丸等,燒出來是中藥味,也就是什麼氣味都有,人們把它命名為「某某藥香」,這是沒有依照五數合香的方法去調香,什麼重量的單位都有,那麼香品製成了就什麼氣味都出,再加上香材陰陽不分,這種「藥香」對人體的傷害很大,比吸二手煙可怕多了。有的人把植物的藥用特性與薰香特性混為一談,這是不對的;可以吃的藥材,不一定可以用來薰香。

筆者用多種香材合成製作出來的立香,燒出來還是合香特有的香氣,而不是中藥味或有其它怪氣味。人聞了覺得很舒服,就是用五數合香的緣故。而且不管是什麼材質的立香,出煙後都分成陰陽兩股白線;在人不要太靠近,煙在室內無風的情況下會自動向東飄去。這是因為筆者在合香的手法上運用了「五十五」這個天地之數的總和;香材用陽木,製作過程中使香品達到了陰陽平衡。煙如江水那樣向東漂流是因為地球是由西向東自轉的緣故。

立香點燃後煙分陰陽兩股並自動向東飄流。
立香點燃後煙分陰陽兩股並自動向東飄流。

在對陰陽、五行、術數的研究中,筆者發現了很多奇妙的事情,比如,請看下面的插花作品,這張圖是本文題圖的局部圖片。

圖中花枝一根在中間,三條柳枝在金屬的劍山上已經長出了根,這盆插花習作已經製作了一個多月了,總花枝一根上有很多分枝,還在不斷的開花。為什麼會有這麼奇妙的變化呢?這是因為,三條柳枝其數「三」,是五行中「木」的生數(請看上面的表格),而且金屬劍山首先是在水中,金生水,水生木;因此柳枝能夠在劍山上生根。總花枝一根加三條柳枝,合其數為「四」,它是秋天(金)的生數,所以即使現在是秋天萬物開始凋零的時節,即使它們都在金屬之上,柳枝卻能夠不斷的發新芽,花枝也在不斷的長出新的花苞及開花。花是白色的,白色又對應了秋天,對應了五行中的「金」。當植物、術數、五行相生形成了「天人合一」的場時,它們就顯得生機盎然。

要舉的例子還有很多,限於篇幅,就不多舉證了。中華傳統文化博大精深,陰陽、五行、術數相生相剋的變化奧祕無窮,要在這方面有所領悟,就必須改變目前常人的觀念,按傳統的道德理念去修心做好人。只有這樣才能不斷的接近宇宙的規律,宇宙的特性。反之,人越講現實物質利益的時候,人越自私的時候,就會離天地運行的規律越來越遠。

筆者在傳統文化的研究上也只是初窺門徑,認識還很淺薄。寫這篇研究心得,只是想拋磚引玉,希望得到對這方面有造詣的專家學者善心指正。

附圖:

說明:以上是《禮記·月令》原文對「土」屬性描述的部分內容,我們看到,本經中說的是「其數五」,而東漢經學家鄭玄的註解(小字部分):「土生數五,成數十,但言五者,土以生為本。」但是,本經中五行對應的數字八(木)、七(火)、九(金)、六(水)都是成數,為什麼到了土對應的「五」卻講生數呢?顯然不合常理,因此筆者淺見認為「五」既是生數,也是成數。@#

點閱【朝暉香道】相關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地球的自轉及公轉都是由西向東轉(更準確的說是由西北向東南方向運行),不管是坐北朝南或坐西朝東都是順應地球的前進方向,這就能使人的氣場的能量消耗維持在最低程度。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工作還是讀書,都能使效率提高,起到事倍功半的作用。
  • 一般宰相才可封為列侯的爵位,也就是說,公主、貴人、妃以上、正一品官以上,才能十二色都用。不同朝代服裝的款式都不一樣,但依照五行對應五色的配色原則是一樣的。在中國古代,從一個人的服色上可以看出一個人的身分地位。
  • 或許有讀者會問,現代化的城市沒有護城河,如果修建明溝明渠,那水往哪排呢?一般城市都會緊挨著大的江河湖泊或大海,那是明溝明渠排水的地方。中國古代的排水系統,體現了分陰陽(陰溝陽溝)、講究五行相生相剋的「天人合一」的理念。
  • 一位59歲面色暗沉的男士,來治療右手右腳較無力的問題,調理一個月後,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問:「醫生,我先生有個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請你處理嗎?」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麼病?怎麼那麼棘手?我回答:「妳說說看。」
  • 蓮花
    一對恩愛的夫妻,從相愛到結婚,每晚是他們促膝談心的生命分享時光,巴山夜雨時,談的都是愛的樂章。可是自從愛的結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無法再享受了,因為小寶貝一到夜晚,就有好戲登場,怎麼會這樣?
  • 蓮花
    針灸完,我望著這個渴望被愛的小女孩,但願她能早日重回媽媽溫暖的懷抱。當晚我還特別為小女孩和她的媽媽祈禱,祈求上蒼垂憐這對迷失的羔羊!
  • 蓮花
    一位外表黝黑壯實,瘦而走路輕快的採藥人,外表看去約50歲,實際竟已是68歲,單身無親人。瘦瘦的,體重竟達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採藥維生,大都為疑難雜症的病人找藥材,穿梭在高山峻嶺、海邊、沙地,甚至是墳場。風吹日曬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饅頭野果充飢。被樹草割傷刺傷,只用膠布貼著,腫幾天也不理睬,有礙工作時才隨地找藥草外敷。
  • 蓮花
    一位88歲瘦長的老爹,平日喜歡運動。兒子很孝順,每次帶孩子就診弱視和鼻子過敏,同時也把老爹帶來針灸保養。幾年來,孩子健康成長,鼻子過敏已痊癒,視力只有要看黑板時才戴眼鏡。老爹更是老當益壯,可以做伏地挺身30下,身體偶有小恙,感冒,或是腸胃不舒服,針灸吃藥很快痊癒,復原能力比年輕人還快。
  • 溫嬪容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情況下, 各界醫學專家束手無策,芸芸眾生惶惑無主。就在此時,溫嬪容醫師第六本著作《為無明點燈》悄然問世,書中提供許多驅疫良方與保全養生之道,為人們帶來了希望。
  • 蓮花
    一位32歲小姐,鮮亮而紅的月亮臉,像炸開的大氣包,水牛肩,嘴翹翹的,坐下來,話一開口就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我拍撫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紙幫她擦眼淚。冷靜下來後,大氣包開始述說病情:「醫生,我的臉燙到不能睡,不能見陽光。已經看病17年了,類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覺得自己是個廢人,哪裡也不能去,什麼事也做不了,沒有人敢愛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著千萬恨,恨及天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