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空茫,凝白如畫 ——紐西蘭庫克山

作者:筱琳子

紐西蘭庫克山。(公有領域)

  人氣: 87
【字號】    
   標籤: tags: ,

甭多說,紐西蘭的山,多不勝數。而換上秋衣後,山容不再清癯。車子在路上馳騁之際,放眼望去,峽谷對疊的幾重山,柔光中皆幻出奇異色彩。墨綠的翠綠的淺綠的,熙熙攘攘,好不熱鬧。我想,僅是徜徉在這一大片泱泱綠意之間,任疾勁山風在身後推著,再以一個山居者悠慢的姿態行走,步履想必輕捷無比吧!

千里迢迢來到這,自然也不能錯過頗有名氣的庫克山(Mount Cook)。它位於南島中西部的南阿爾卑斯山脈中,是南島旅遊的重要地標,也是紐西蘭最高的山峰,故具「紐西蘭屋脊」之稱。據考古學家研究,庫克山在一億五千萬年前仍沉在海底。地殼開始起了無數次的造山運動,歷經漫長歲月重複隆起與侵蝕交替,才成就了今天群峰競高的景觀與起伏有致的地形。

屹立在群峰之巔的庫克山頂峰終年被冰雪覆蓋,車子再駛近一些,搖下窗,涼意遂從四方湧來。終年積雪的山峰猶如茫茫靄霧開闊在眼前,如夢似幻,壯麗無匹。凝望之,人跡煙塵皆消散。淨白雪山傲然在望,冷峻而內斂,壯闊卻孤絕。那種氣勢萬千,淡泊中的情致自現蘊藉雋永,自不待言。空寂蕭穆的簡與淨,抹去了人跡,吞噬了聲音,卻在心尖敲上一記,是難以言喻的悸動呢。

天高雲淡的淺致,微涼中見婉媚。蒼鬱的餘韻還迴轉不絕。壯麗和寒傖瞬間成了強烈對照。瞻仰之,天地間只剩下一腔溫柔。傾耳諦聽靜謐的聲音,從感官延至心底都堆疊了沉潛的力量。是不是純粹的無聲最撼動人心?這就是山的姿態嗎?它的遼闊、空茫、綿邈,雖深不可測,卻謙遜平和。不費吹灰之力,即把生命的豪奢絕豔詮釋得如此剔透而決然。 哎,如果我也能分沾一點它的淵沉和淡然,一定妙透了不是嗎?(本文限網站刊登)

紐西蘭庫克山。(Ulrich.hoecker/Wikimedia Commons)

──轉自作家筱琳子臉書

(點閱【筱琳子】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豐富多彩的地貌和自然景觀,為紐西蘭贏得了「世界上所有自然景觀之縮影」的美譽。
  • 對著這一大片靜謐而深邃的大海,這種天氣加上一杯咖啡,應該就可以用最慵懶的姿態放肆地領會慢慢暗去的天色。
  • '愛琴海上的白寶石' - 米島得此稱號,當之無愧。依山傍海而立的白色小屋,配搭著繽紛色調的門窗相映成趣,精緻得讓人特別容易迷失。因此'忘'了它也以風車聞名,也被稱為'風車島',這並不為過吧?呵呵,這個風車景觀位於卡特米利山丘上,可算是俯瞰全市美景的最佳地點。聽說從市中心廣場向北,沿上山的小路約行十分鐘即可到達此地標。
  • 在音樂之都維也納,咖啡和音樂總是如影隨行。可以說,除了音樂以外,喝咖啡也是維也納人的精神像徵之一。據說僅是維也納市區,已經有2000多家咖啡館,就算歷史悠久的也有50多家,大大小小散落在大街小巷中,各顯風情。維也納名氣最大的咖啡館,正是位於市中心的中央咖啡館(Café Central)。它開業於1860年,迄今已逾150年的歷史。
  • 有個人正領著一隻大嘴鳥,大搖大擺地走在街道上。瞬間,所有的目光都定焦在它身上。大嘴鳥密而短的羽毛,淺灰褐色中帶粉色,光滑而柔美,漂亮透了!這難道是卡通片裡的--Flamingo 嗎?
  • 有一回朋友在臉書上問我:「這咖啡味道如何?」我微怔了一下。儘管我多愛咖啡,卻沒有太敏銳的舌尖去評估咖啡豆的優劣。
  • 原來,真有那麼一種藍,澄湛盈滿,精緻無暇,直入心扉。儘管歲月再苛刻,它從不褪色。
  • 我體內所流動的溫熱血液是媽媽賜的,正如兒子體內也流著我的血液一樣。身為孩子的被母親無條件愛著;身為母親的,也被孩子沛然滋養著。這種密不可切的關係,又有誰能取代?
  • 匆匆人生,捨得之道總貫穿期間。捨與得不就像天與地,水和火一樣嗎?相互對峙下又彷如共一。(Fotolia)
    這輛寶藍色的福特,忠心耿耿跟著媽媽,竟然也有20年光景了!時光悠忽,它除了見證我們七個的成長,伴著爸媽孫子們度過許多歡愉的孩提時光,滲透了媽媽東奔西跑為家忙的汗水,還有更多更多悲喜交織的回憶。
  • 不同時段的青池會展現出不同的風情。天氣轉變或陽光強弱,都會令池水呈現不同層次的藍。清晨的話,池面或許浮著一曾薄霧,水色也更純澈動人些。四季更迭會為它上不同氣質的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