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子吟

作者:曾錚

久違的故友家園,何時能再相見。(曾錚 提供)

  人氣: 98
【字號】    
   標籤: tags: ,

今天身在中國的妹妹給我發來一張照片,說是剛見過我一個姓張的同學,他向我問好。不過她忘了他的名字了。她想我看到照片一定會認出他,並記起他的名字來。

我看著照片上那個頭髮稀疏花白,眼角皺紋老多的中年男子,卻怎麼也想不起他是誰,更想不出他的名字叫什麼了,於是以開玩笑的口吻給妹妹回信說:「不好意思,這個姓張的老大爺,我想不起來是誰了。不過你別說出去,就跟他說問好收到了,替我謝謝他!」

然後我想起不久前另有北大同學告訴我,明年是我們這屆校友畢業30週年的「大日子」,已經有人在張羅著要搞個「大團聚」了。

我問他在哪裡「團聚」,他說,當然在北大啊。我說:「那很遺憾,我參加不了了。」

他沒再問爲什麼,因爲他知道我修煉法輪功。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在進行,當然我不能回去。

那天也沒覺得什麼,不回去就不回去。

但是,今天,當我看到一張看著像個「老大爺」的同學的照片,卻怎麼也想不起他是誰的時候,才突然驚覺:我已經太長時間沒見過老同學們了啊,以致他們的臉都老得讓我認不出了……

突如其來地,我就流淚了……

我的故友家園,何時能再相見?@#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兒第一次說「不」,就將這個字說得那麼清晰有力,彷彿只全身心地擔心我會不會氣壞了身體,那一刻我覺得為了生她養她而受的一切苦楚都很值得。
  • 作者的女兒身穿「坦」字毛衣。(曾錚提供)
    我把「土」字邊的字扒了個遍,最後選了「坦」字作為女兒的名字。希望孩子一 生「平坦」、爲人「坦率」、「坦誠」、「坦蕩」。
  • 對於我和女兒來說,這是一個美麗的「意外」。澳洲民衆的善良,澳洲警察的高效率,讓我們深受感動。
  • 女兒在水果店打工,做收銀員,很快就學會了所有水果和蔬菜的英文名字,以致我後來一直依賴於她,每遇到不知其名的水果和蔬菜時,就問她,而她肯定知道。
  • 寫作的同時,我也慢慢開始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待女兒的生命和生活境遇。她到目前爲止尚未滿25年的年輕生命中所發生的種種,就是法輪功在世上洪傳和遭受迫害的一個寫照。
  • 每個家庭都有自家的家傳菜,不見得非有大名堂,但一定比餐館中的名菜,更能打動家人的心,因為菜裡有生命記憶的滋味。
  • 曾錚出生於中國四川一個普通知識分子家庭,本應像許多其他人一樣,度過普通而安穩的一生。然而,生活往往會出人意料。在經歷了極端的不尋常的遭遇後,曾錚覺得有義務向全世界講述她的故事。爲此,她經歷了更多難以想像的困苦、折磨和艱難,但她一次次從苦厄中站起,最終成功在這裏分享她的故事。
  • 說實話,她的「震驚」也「震撼」了我,並讓我意識到,西方正常社會,跟共產國家,是多麼不一樣啊。西方人理所當然就擁有的東西,我們中國人,得拼了多少命,都掙不來啊?還回到這兩張照片吧。我父母自結婚起,一起到我七歲,奮鬥了七、八年,才好不容易調動到一起。其間因爲不能調到一起,還差點鬧離婚呢。
  • 我開始認真地分析,自己對老化的種種看法究竟從何而來?為什麼我覺得「變老」是一個汙點?而我又能否帶著這些伴隨老年而來的感受──恐懼、失落、不安,將這個無法避免的討厭過程轉成一個提升自己心靈及情感的機會?
  • 卸下那個完美老婆和媽媽後,我練習著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對先生和兒子說,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飯,我需要到房間睡覺,或者去跑步什麼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