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詩詞的「廬山真面目」之二

毛澤東詩詞「蔑視祖宗 自認風流」

作者:陳峰

人氣 4425

【大紀元2017年11月18日訊】二、欺天蔑祖 自認風流

自唐宋以後,詩詞評家多把詩詞劃分為「豪放」和「婉約」兩大流派。檢點毛名氣最大的「豪放」詩詞,莫過於其作於1936年10月的《沁園春‧雪》了,被認為是以「豪放」見長的毛詩詞的巔峰之作。然而,正是在這首詞中,毛充分示現了他作為中共黨魁「無法無天」(毛自白)的本性,他不但「欲與天公試比高」,還把中華先祖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給數落了個遍,而他自己卻以「風流人物」自居。

中國人稱自己的家園為神州,是神的國度。中國人叫皇帝為「天子」,即天之子,天子雖然「金口玉言」,但也必須「奉天承運」。天壇是皇帝祭天的地方,面積比紫禁城還要大四倍。「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這是《黃帝陰符經》開篇第一句話,或者說是中華民族有文字記載的第一句話──體察天道,順天而行,所有道理盡在其中。中國人提到「天」時,前邊要加上一個「老」字,還嫌不夠,後邊還得加上一個「爺」,叫「老天爺」。中國人自古對上天的虔誠敬畏可見一斑。

自《詩》始,至清末,無數文人墨客的詩詞作品蔚為大觀,沒有誰敢隨便拿「天」來說事兒的。充其量是把月亮拉進詩詞誇耀一番。

我們知道,論詩之豪放,詩仙李白數第一。然而,他每每寫到天,也不過就是圍著月亮落點筆墨,而且是心懷禮敬。如「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些句子而已。

若論詞之豪放,蘇東坡的《念奴嬌‧赤壁懷古》當是絕唱。這篇詞作的尾聲,出現了月亮,詞人發出了「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的詠嘆。東坡居士在觀照人生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把美酒灑向江流皓月,以表對上天的景仰之情。

而毛則不然。他在《沁園春‧雪》詞的上闋,開篇描摩北國壯美的雪景,以此為襯托,突然來了那麼一句「欲與天公試比高!」「無法無天」的內心獨白躍然紙上。

毛縱然連天都敢蔑視,其它的也就都是浮雲了。接下來,在這首詞的下闋,他寫道:「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這一串文字,先貶後褒,先抑後揚,毛一氣呵成,好像悠悠中華五千年再無他人,只有他毛某了。

毛的《沁園春‧雪》面世後,明眼人不難看出其「帝王野心」。但毛作此詞是1936年,那時,毛正貓在延安的窯洞裡,這樣的野心,是萬萬不能承認的。為避嫌計,深諳謀術的毛為了掩人耳目,在這篇詞的自注中說──「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無產階級」,意即無產階級將是主宰中國歷史的主人。在此,先放下「無產階級」是不是毛所謂的「主宰中國歷史的主人」不表,我們不禁要問,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都是一個個的歷史偉人,怎麼能跟「無產階級」庶民群體在語義上對接呢?其實,那個前無古人的「風流人物」,不過是毛的自詡而已。

那麼,毛的這個自詡,能成立嗎?

我們知道,世間萬事萬物,都會經歷走向巔峰再回落這樣的過程。所謂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在本次人類文明歷史長河中,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哪是頂峰?答曰:唐朝!大唐盛世,那是中華民族的最輝煌時期。

往更深層說,一茬人類文明過程最輝煌時期的出現,也不僅是靠一兩個「千古一帝」就能做到的。中國人講「天人合一」,那是天象變化在人間的顯現。換句話說,沒有天時、地利、人和,「千古一帝」也難獨自成就的。

唐朝(618年—907年),共歷二十一帝,享國二百八十九年,是公認的中國最強盛的時代。唐朝是版圖最大,亦是唯一未修建長城的大一統中原王朝。唐太宗繼位,開貞觀之治;唐高宗承貞觀遺風,成永徽之治。大唐盛世,經濟繁榮、四夷賓服、萬邦來朝。真正做到了孔子所言:「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

唐代科技、文化、經濟、藝術多元化,在詩、書、畫各方面湧現了大量名家,如詩仙李白、詩聖杜甫;「顏筋柳骨」的顏真卿、柳公權;畫聖吳道子、李思訓;音樂家李龜年等,史有定論的「詩仙、詩聖、書聖、畫聖」皆出於唐朝。唐朝文化兼容並蓄,接納海內外各國、民族交流學習,形成大開放的國際文化。唐朝與當時阿拉伯帝國並列為世界上最強盛的帝國,聲譽遠揚海外,與亞歐國家均有往來。唐朝以後海外多稱中國人為唐人。

唐太宗李世民,上承天命,下合民心。他削平天下十八路反王,滅盡七十二道煙塵,功高蓋世,大唐江山幾乎為他一人打下。他膽略過人,胸襟如海,天下歸心。太宗遺墨不多,然他每文,自秉蒼穹正氣,載道弘德。貞觀二十二年,玄奘取經歸來,太宗親率文武百官在朱雀橋邊迎接,並做《大唐三藏聖教序》以記之。遂開唐朝佛法盛景。

毛深知自己怎麼也追不上唐太宗的文治武功,卻在其《沁園春‧雪》中說唐太宗「稍遜風騷」。

文章千古事!所有作文賦詩的人動筆前,應該先回答一個簡單而首要的問題:文章應該寫什麼?古人講:「文以載道」,這乃是為文的正道至理。也就是說,為文者,要傳授人合於「道」的好道理,用它來善化人心,匡正世風,資政安民,怡情養性。如孔子的《論語》、唐太宗的《大唐三藏聖教序》。為文者,不能傳授人違背「道」的歪道理,用它來宣揚暴力、煽動鬥爭、砸爛傳統、毀壞人類,如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毛詩詞等等。

毛用他幼年啟蒙時打下的筆墨底子,成全了他包藏「馬克思主義」之「暴力革命、砸爛傳統、獨裁執政、階級鬥爭、共產主義(謊言)」的詩文。毛的詩文,曾被海量公費印刷,稿費自得,不僅深害國人,而且遠害天下人。這就好比希特勒、列寧的演說,其演講水平越高,則煽動性越強,則危害性越大。與其說毛是中共的黨魁,與其說毛是什麼偉人什麼家,不如說毛是被撒旦教徒馬克思用「共產主義」套牢一生的高級白領。說白了吧,如果說毛的詩文有些文采的話,如果用「文以載道」的古訓來衡量他,那也不過是一路歪用害人之才而已。

大唐盛世,是中華五千年的頂峰,它早已經過去一千多年了。自唐以下,開始回落。毛建政的現在這個中國,別說比唐朝,它甚至連清朝都不如。因此,毛的自詡,不過是「喇叭安電扇──自己吹自己」罷了。

關於毛蔑視中華祖先這個話題,在毛的另一首詞中表現得更加露骨。它就是毛寫於1964年春、首發於1978年9月《人民日報》上的詞作《賀新郎‧讀史》。

毛的這篇詞作,通篇貫穿著歪曲和醜化中華歷史的「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和階級鬥爭觀點,把五千年輝煌的中華民族文明歷史,說成充斥血腥與殘殺的歷史;把盜跖、莊蹻這些歷史上的盜賊,稱頌為推動歷史進步的真正豪傑(其實是毛在自褒)。

詞的下闋,毛寫道:「五帝三皇神聖事,騙了無涯過客。有多少風流人物?」那意思是說,歷史上記載或民間流傳的關於三皇五帝的聖德和偉績,都是偽造的,幾千年來騙了無數人。看遍歷史,又有幾人可稱的上風流人物呢?

如果說,毛在《沁園春‧雪》中,通過貶低自秦以下的明君聖主,已經把中華民族的輝煌歷史攔腰問斬,那麼,毛在這首《賀新郎‧讀史》中,則通過否定三皇五帝,已經挖掉中華民族輝煌歷史的根兒了。

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歷史有多輝煌?

中國又稱神州。信神、禮神、修神源遠流長。神話人物燦若星河,神話故事無計其數。盤古開天、女媧造人、伏羲畫卦,天人合一、道尊德貴,老子出關、太公封神、八仙過海、唐僧西遊,善惡有報、天堂地獄、轉生輪迴,積德損德、人命天定,讖語預言、搜神誌異、陰陽風水、手相面相、八字配婚、黃道吉日,這些歷史元素和文化元素一脈相承,奠定了中華神傳文化的基本架構。中國人自稱「龍的傳人」,這是在一個最接近人的空間維度,用來體現中華人文與精神氣質的意象。其實更本質而深刻的表述,應該說中華民族是「神的傳人」。

中國又稱文明古國,禮儀之邦。數不清的歷史人物和故事,既見諸於史書,又在民間口耳相傳。黃帝戰蚩尤,堯舜禪讓,大禹治水,盤庚遷都,太公釣魚,孔子周遊,孟母三遷,岳母刺字,蘇武牧羊,屈原沉江,張良進履,毛遂自薦,諸葛神算,周瑜火攻,關公刮骨,牛角掛書,聞雞起舞,臥薪嘗膽,昭君出塞,文姬歸漢,木蘭從軍,鑒真東渡,囊蟲映雪,鑿壁偷光,梅妻鶴子,完璧歸趙,禮賢下士,捨生取義,負荊請罪,管鮑之交……

據說,毛十分喜愛閱讀史書。他曾通讀《二十四史》,在去世的前一年,他還曾兩次閱讀《晉書》。他不僅喜歡讀正史,還喜歡讀諸如演義、筆記小說等野史。可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這歷史在毛手裡讀來讀去,竟然把好東西都給讀沒了。

就在《賀新郎‧讀史》中,毛給出了謎底,答案就在那最後六個字中:「歌未竟,東方白。」 對此,毛詩詞注家的註解是:「東方白」一句,有兩層意思,一是指詩人吟詠此詩直到天亮。二是喻指中國革命的勝利,為歷史譜寫了新篇章,猶如旭日東升,勢必光華萬丈。

噢,原來如此!

史實證明,毛關於自己「無法無天」的說法,絕非只見於1970年文革中毛與美國記者斯諾的談話,而是在那二十多年前就出現了。出自何處?出自毛1946年寫的那首七律《憶重慶談判》。

毛的這首七律及其創作背景,李曉琳、唐名利在《毛詩詞鑑賞》中有所記述:「在重慶談判期間,柳亞子向毛要詩詞,毛抄寫了以前作的《沁園春‧雪》給他,之後又吟成了這首七律,被大家傳抄開來。」《憶重慶談判》照錄如下:
有天有地皆吾主,無法無天是為民。
重慶有官皆墨吏,延安無屎不黃金。
炸橋挖路為團結,奪地爭城是鬥爭。
遍地哀鴻遍地血,無非一念救蒼生。

毛在寫這首《憶重慶談判》時,抗日戰爭剛剛結束,國民黨損兵折將、元氣大傷,共產黨則兵鋒大盛,毛腰也粗了,膽兒也大了,他開始無法無天,炸橋挖路、奪地爭城、挑動內戰。這首詩正是毛當時心態的表露,他顯得毫無顧忌、相當直白,確實露出他的本質、本相。這就是該詩在1949年毛建政之後直到他死去若干年一直沒有在大陸公開的原因吧。

生在號稱神州的中國的毛,雖然學歷不高,但其博覽群書、深研歷史卻是公認的。然而,不幸的是,青年毛把「馬克思主義」植於自己的大腦中,他既是馬克思無神論、唯物論的受害者,同時又是把馬克思的無神論、唯物論中國化,並把它通過一言堂和造神運動灌輸給中國人的害人者。而「無法無天」正是毛所受、所傳諸害中的要害。

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地、神、人的正常自然關係,在毛的頭腦裡嚴重錯位,甚至一片混亂。1961年9月,英國陸軍元帥蒙哥馬利訪問中國。毛與元帥共進晚餐,毛點燃一支菸,邊吸邊說:「中國有句俗話,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請自己去。」他又補充道:「我們說的閻王,就是你們的上帝。」 我們知道,閻王掌管地獄,上帝主掌天堂。但毛卻把他們倆給畫等號了。#(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祕檔】毛澤東和劉少奇的內鬥(上)
【祕檔】毛澤東和劉少奇的內鬥(下)
毛澤東死亡41周年忌日 西方學者談毛「邪惡」
【祕檔】毛澤東為何捨羅瑞卿換取林彪支持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拜登兒子通中俄 疑涉賣淫人口販賣圈
【重播】川普:辯論前須驗證拜登是否吃藥
【直播預告】2020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思想領袖】參議員克魯茲:推翻中共的戰略
【大選觀察】拿下必贏?看預測最準的搖擺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