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詩詞的「廬山真面目」之三

毛澤東詩詞中的「真情」與馬列婚外情

作者:陳峰

人氣 3441

【大紀元2017年11月20日訊】三、虛情誑世 自掩其丑

見識過毛詩詞的「豪放」,我們扭頭再看看毛詩詞的「婉約」代表作《蝶戀花‧答李淑一》。這篇詞作於1957年5月,是一篇悼亡詠嘆之作。在這篇詞裡,毛稱亡妻楊開慧為「驕楊」,又是請仙人吳剛獻酒,又是邀仙女嫦娥獻舞,又是「淚飛頓作傾盆雨」的,把楊開慧懷念頌揚了一番。這篇詞作,連同毛那句「開慧之死,百身莫贖!」被中共當成「毛楊情深」的佐證,被毛詩詞注家讚譽為「絕唱」。那麼,毛對楊的真實感情究竟輕重幾何呢?

毛曾有過四位妻子:羅氏、楊開慧、賀子珍、李雲鶴(江青)。1920年底,楊開慧19歲嫁給毛,和毛相處七年,與毛生下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

1927年國共分裂,毛離別了剛剛為他生了第三個兒子毛岸龍的楊開慧,前往湘東組識「秋收起義」。秋收起義失敗後,毛帶殘部上了井岡山,與王佐、袁文才的地方武裝建立了根據地。離開妻子後,毛只給楊開慧寫過一封信,說他患了腳疾。此後,他再也沒有給楊開慧寫過信。毛上井岡山後再也沒有見過楊開慧。1928年,毛另結新歡,與小他17歲的賀子珍在井岡山同居後結婚。從1927年9月毛跨出楊開慧的家門到毛賀二人結為夫妻,其間不足八個月!

當時,楊開慧帶著三個孩子住在離長沙東鄉60里的板倉。毛是國民政府緝拿的「共匪要犯」,因為楊開慧是毛妻的特殊身分,生命危在旦夕。毛打長沙路過板倉,也沒去看看他們娘四個。本可輕易接走楊的毛,為了不壞他與賀子珍的好事,對楊不予施救。

毛決定攻打長沙那年,楊開慧帶著毛的三個兒子就住在長沙市郊楊家的老屋裡,當時,毛離開他們已經整整三年了。按說,毛不會不清楚攻打長沙可能會給楊開慧和自己的三個兒子帶來的巨大危險。如果是一個負點兒責任的丈夫和父親,對此理應有所安排。而且,楊開慧的家就在毛去長沙的路上。毛率部駐長沙城外,待了三個星期,如果有心把楊開慧和三個孩子接走,是很容易辦到的,令人不解的是,毛沒有做。很難想像,如果在毛心目中楊開慧真是「百身莫贖」的話,他怎麼會置她與自己的三個孩子於不顧呢?

當時守衛長沙的國民黨長官是何鍵。三年來,他沒有騷擾過楊開慧,甚至在毛之前,彭德懷第一次打長沙,差點把何打死的時候,何也沒有在楊開慧身上泄憤。但這次毛又來攻打長沙,何極為惱怒,決心報復,逮捕了楊開慧和毛岸英。何鍵要楊開慧公開宣布跟毛脫離關係,遭到楊拒絕,於是何將楊槍殺。

楊開慧離世的那年年僅29歲。她至死都不知道早在兩年前,毛事實上已經把她「休掉」了,一個叫賀子珍的年輕女人已經成了毛家裡的女主人。

正當毛與賀子珍在井岡山喜度蜜月之際,住在長沙縣板倉娘家的楊開慧還在痴情地挂念著她心中的「丈夫」。她在詩中寫道:「天陰起朔風,濃寒入飢骨。念慈遠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可否痊,寒衣是否備。孤眠誰愛護,是否亦清苦。書信不可通,欲問無人語。恨無雙飛翮,飛去見茲人。茲人不得見,惘悵無己時。」

「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淚也要纏住他的屍體。他丟棄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丟棄我了。」這是1930年1月楊開慧寫的最後一篇手跡,充滿對毛的哀怨。

縱觀毛的婚內婚外女人圈兒,我們不難得出一個結論:對所有女人來說,毛都是那種「靠不住」的男人。毛生活腐敗,荒淫糜爛,對女人無情無義,從原配羅氏到楊開慧到賀子珍再到江青,履犯重婚罪。而且沒有一個好合好散的,要麼遺棄,要麼逼瘋,要麼打入冷宮。跟過毛的女人,這些年見諸媒體的、有名有姓的有十五個之多,差不多都命運多舛,少有善終:原配羅氏年僅21歲就病亡,楊開慧29歲被槍殺,賀子珍被毛逼瘋,江青獄中上吊自殺……除此之外,毛淫人妻女,糟蹋祕書,染指護士,玩弄演員,難以數計。如張玉鳳、孟錦雲、謝靜宜等人,皆難脫嫌疑。無名無姓者,更是不計其數。當今中共官員,熱衷流行「包二奶」,跟毛的領袖示範恐怕不無干係。

多年來,在公開場合,毛本人一再有意無意地表示他對楊開慧如何如何,稱楊為自己的真愛。與此相呼應,中共的宣傳機器也一直把毛對楊開慧的感情渲染為偉大的愛情典範。無獨有偶,中共也曾把馬克思與燕妮、列寧與克魯普斯卡婭描繪成偉大的愛情典範,後來我們繞開中共,才知道馬克思與女傭有私生子,才知道列寧嫖妓染梅毒而死。這跟「評價文革宜粗不宜細」、「對毛要三七開」是一個腔調,中共需要毛這杆大旗不倒,所以黨才替毛掩罪遮醜。當真實的毛楊夫妻關係史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們吃驚地發現,儘管楊開慧對毛始終一往情深、忠貞不渝,但毛對楊開慧卻是典型的用情不專,始亂終棄,甚至有借何鍵之刀殺楊開慧以保全毛賀聯姻之嫌。毛對楊,根本不像「蝶戀花」那般詩情畫意。毛更像是一隻胃口很大的大公蜂,天南地北亂採蜜,一直採到中南海後宮,至死方休。

關於「蝶戀花」,還有這樣一個小插曲──

1959年3月11日,著名學者胡適讀到大陸出版的毛詩詞,他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看見大陸上所謂『文物出版社』刻印的毛《詩詞十九首》,共九頁。真有點肉麻!其中最末一首即是『全國文人』大捧的『蝶戀花』詞,沒有一句通的!」「我請趙元任看此詞押的舞、虎、雨,如何能與『有』韻字相押。他也說,湖南韻也無如此通韻法。」

按照遊仙詞牌的詞韻要求,詞上闋的「柳、九、有、酒」屬上聲二十五有韻,下闋的「袖」屬去聲二十六宥韻。上聲二十五有與去聲二十六宥通用,同屬詞韻第十二部,這是符合詞律要求的。然而下闋的「舞、虎、雨」這三個韻腳字均為上聲七埏韻,屬詞韻第四部,明顯和上闋四個韻腳字以及下闋「袖」字不同韻。#(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毛澤東死亡41周年忌日 西方學者談毛「邪惡」
【祕檔】毛澤東為何捨羅瑞卿換取林彪支持
【祕檔】毛澤東和林彪之爭鬥
嚴家偉:毛澤東《詠雪》當年曾被民間痛批
最熱視頻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奧及5部門聯合新聞會
【有冇搞錯】台獨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中)
【新聞看點】中共威脅台灣洩困境 打台恐很慘
【時事縱橫】美中拉鋸戰 TikTok微信命運未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