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破柙記 (64)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攝/大紀元)

  人氣: 1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歟? ……」《論語.季氏》

留在屋裡的人一時不知該怎樣才好,都在琢磨羅國夫那擲地有聲的話。

形勢迫使戈進軍不得不出來打圓場,他說:「都怪我……太草率!」

沒等大家有所反應,辦公室大門又開了。羅國夫怒氣沖沖地又走回來:

「關於祁瞎子落實政策問題……」他仍然指著馮主任:「你必須抓緊時間辦理,這是我離開這個市委大樓前給你的……」他想說的嚴厲些,卻一時找不到既符合自己現時身分,又使對方感到壓力的用詞:「……就算是一個最後指示吧,執行不執行就全在你了!」說完又匆匆離去。

他走了,真的走了,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遠……

辦公室的人又感受到他那難以使人掉以輕心的凌厲氣勢。

「……是不是給省委李副書記打個電話?」張祕書悄悄地向戈書記提醒。

「說些什麼?」戈書記問。

「把方司令的事匯報一下,另外再談談羅書記今天的態度……」

「我看不必!」戈進軍說。

「唔?……」戈書記轉身看看兒子。

「魏雲英的事,我們開始懷疑有某人做她的後台,現在既然方司令自動跳出來,事情就算是有了答案。他是大人物,資格老、根子深,我們惹不起。即使向李副書記匯報恐怕他也無可奈何,反而會怪我們不會處事,得罪人太多。現在羅書記已經離開了,原先的懷疑已經沒有意義了。對她其實也就可以不了了之,何必再找麻煩?」

這話再清楚不過。監視魏雲英其實是想尋得羅國夫支持、包庇「六四餘孽」的把柄,因為這是搞垮對方最有力的借口。現在奪權已經成功,把柄已經過時,對魏雲英其實可以不聞不問了。

戈承志對兒子的說法不表態。他細心想了想:儘管喜氣洋洋的交接場面不歡而散,但就實質來說自己並未受損失。剩下來的是大權在握的日子,可以從容地面對並不太複雜的挑戰局面。方司令、羅國夫末日餘暉,魏雲英疥癬之疾。從此「域中」將是戈氏天下,何必為眼前的小動唇舌而自尋煩惱呢?

他振作精神,顯出一付胸襟豁然的樣子說道:「今天的事就此為止吧,不必再提了!不管方司令還是老書記,他們都是久經考驗的老同志,意見也不無可取之處。我們在工作上多加借鑑就是了,不要計較人家的態度。符合黨的利益的事,不管什麼人提出來,我們都要接受,研究實施……」

不痛不癢,大而化之,手下人聽了既可算是一番安慰也可算是一種鼓勵。

「那我們現在……」馮主任請示下步工作。

「不搞了,今天什麼也不搞了!你們回去考慮一下下星期召開『三級幹部會』的事,留下張祕書幫我整理一下這間辦公室。」說著他瀏覽著辦公室的內設,彷彿是頭一次進到這個房間……

眾人卻巴不得輕鬆一下,紛紛告辭。

「……把那些文件先鎖回保險櫃裡!」戈書記吩咐張祕書:「現在沒功夫看那些陳穀子、爛芝麻……」

然後,他雙手抱肘再次環視整個房間:「這哪裡像個辦公室?簡直是個臨時作戰指揮所……把那張行軍床拿走!」

「對!」張祕書附議,掏出筆記本邊記邊說:「換張直式沙發,工作累了的時候總得靠一靠,歇歇。」

「……這張辦公桌……」戈承志拉動著抽屜:「抽屜太緊……窗帘,質料太薄,擋不住光線。……夏天快到了,告訴總務科安裝冷氣機的時候要注意,不要擋住了左面的陽光。……桌子儘量靠窗戶,那盆龜背竹張牙舞爪、一股煞氣,送回花房換兩盆月季來!還有這地毯……噁心人,陰天泛味,不好聞!……

 

三十四  人格二元論

 

戈進軍、馮主任、王祕書走出辦公大樓。

望著二位親信無精打彩,戈覺得有必要說幾句安慰之詞:

「二位今天代我受過,實在不過意!」他真誠地說。

「這算什麼?……」馮主任謙虛:「在羅某人手下捱『剋(土話,遭訓斥的意思,音ㄎㄟ)』的事多了,這算小菜一碟!」表示不值一提。

「以後就好了,他下台了,你也就解放了,想『剋』你也『剋』不著了!」王祕書寬慰地說。

「難說……」馮主任卻心有餘悸:「說不定他還會進什麼『省人大(省人民代表大會)』、『政協』,委員、主任之類,他還是老虎,我們是一輩子當老鼠……」

「何必這麼悲觀,」戈進軍說:「這汴州市再也不是他的了,他就是再大,也老了,老虎沒牙了!」

「說的是,」王祕書也開朗地說:「俗話說:狗拿耗子多管閒事,老虎就更隔一層了!」

馮主任也笑了。

「為了補情,我請你們二位吃飯!你們說,上哪家?」戈進軍盛情相邀。

「黃河飯莊吧。」馮主任說。

「呸!虧你說得出口。」王祕書嫌檔次低。

「那麽得月樓?」戈進軍說出王祕書想說的話。

他們走向一輛公安專用吉普,戈進軍駕駛。

三個人、一個包間、吃了兩個小時,女服務員送來賬單:1375.68元。

「這麼貴!」戈進軍不禁咋舌。

「是稅大!宴席稅百分之二十五。」女服務員會講話,不說飯菜價格昂貴而歸咎於高徵稅。

「你們倒是公事公辦!」戈進軍冷言冷語地說,言下之意是店方沒有看出自己這位新權貴。不但價格上不予優惠,連免稅這點順手人情也不給。

但是當著兩位心腹戈進軍不願顯露寒酸,轉身向屁股後兜裡掏錢、會賬……

馮主任突然咳嗽一聲,以眼色制止。他一把抽走賬單對服務員吩咐道:「把你們經理叫來!」

「何必為這點小錢低聲下氣去求人?」戈進軍以為馮主任是要討價還價。

「你不用管。」馮主任胸有成竹地說。

經理應命來到,馮主任把賬單向他手中一塞說:「給我開張發票來,抬頭寫……市委辦公室,我姓馮……把賬先記下!」

經理看看二人,再看看賬單,附在他的耳朵旁小聲說道:「上星期六已經開了一張!」

「上星期六是上星期,今天是今天,你連日子還搞不清楚?叫你開你就開,囉嗦什麼?」馮主任如訓孩子。

經理唯唯而去。

「本是我請客卻被你奪了東道!」戈進軍貌似玩笑實則內心感激。

「這點錢……」馮主任接過經理送來的發票揚了揚,裝進衣袋:「在會計手裡是小事一樁,可放在咱們身上就是兩三個月的工資。……」

「酒足飯飽……」王祕書伸伸懶腰,撫摸著肚皮走向沙發坐了下去。在茶几上抽出三支煙每人一支,打火點上:「還有什麼餘興?」他問戈進軍。

女服務員開始收拾盤碗。

「我們去劉家花園,怎麼樣?」戈進軍徵求同意。

「劉家花園」的正式名稱該是「汴州市『三掃(掃毒、掃賭、掃黃)』、『兩打(打擊非法出版物、打擊拐賣人口)』辦公室」。名義上是臨時工作機構,實際等於常設。戈進軍是副主任,是負責常務的的負責人。

「有什麼節目嗎?」王祕書神祕地問。

「昨天收繳了一批非法錄像帶,需要審查、處理。」戈進軍一本正經地說。

「你看『毛片』也是幌子,真正勾得你心猿意馬的是那裡的女孩子,當我不知道?」馮主任一語道破地說。

「別胡說!」戈進軍抗議了:「這麼一說,我們『劉家花園』倒成了傾倒眾生的美人窩了!」

少主人出面馮主任不得不收斂,但還是放不過王祕書:「如果我要是你的話我就不費那麽大的勁、拐那麽大的彎!」

這話聽起來費解,怎麼個「大勁」又拐了什麼「彎」?王祕書疑惑地問:「你說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你看!」馮主任向收拾盤碗剛離去的女服務員一指:「難道這不比『劉家花園』裡的強?」

「你個老色鬼!」王祕書哈哈大笑。

「今天是個輕鬆的日子,『老辦公』也該鬆弛、鬆弛,和我們一起去吧!」戈進軍還是想邀馮主任同往。

「實在不行。二位,您就饒過我這一回吧!我還有一大堆事情要辦:下個月要開『三(級)幹(部)會』,有『國際人權組織』要來我市參觀、訪問,市工商局和財稅局的糾紛要調解,還有那老而不死的祁瞎子要『落實政策』。想不到這個老反革命也能排上我這市委辦公室主任的日程,再不解決那羅老頭還不得把我吃了?」馮主任道出一連串當務之急以證明自己確是百忙之身。

@#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