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毛澤東詩詞的「廬山真面目」之八

毛澤東詩詞被黨媒「高級黑」

作者:陳峰

人氣: 1132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2月15日訊】十一、天下奇聞:李白「抄襲」毛

文革中,所有學校都停課鬧革命。批鬥老師。某語文老師也被打成「三反分子」。「三反分子」是那個時代特有的名詞,即「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思想的反革命」。

給人定罪總得有犯罪事實。這位老師的「犯罪」事實很簡單。他在語文課上講毛詩詞時說:毛主席詩中的「我欲因之夢寥廓」,是套用了唐朝詩人李白的詩「我欲因之夢吳越」。紅衛兵認為,這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思想的反革命」言論。老師開始還想進行辯解,說他沒有攻擊偉大領袖的意思,他是稱讚毛主席學習李白詩詞學得好。結果遭到紅衛兵更嚴厲的批鬥:「我們最敬愛的林副統帥說過:世界幾百年、中國幾千年才出現了一個毛這樣的天才。李白是什麼東西,怎麼能和我們心中的紅太陽相提並論!」

老師實在經受不起肉體的折磨,只好認罪。「我有罪。我階級覺悟不高,我侮辱了偉大領袖、偉大導師、偉大統帥、偉大舵手,我們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陽。我更正:李白詩詞是抄襲毛主席的。我向毛主席請罪……」

幾個紅衛兵頭頭一商議:到底是毛主席抄襲了李白的詩,還是李白抄襲毛主席的詩呢?他們也拿不准。最後結論是:老師犯有嚴重「反革命」罪行,但認罪態度較好,解除關押,以觀後效。

十二、毛詩詞被黨媒「高級黑」

2015年9月9日,新浪微博官方認證的湖南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副主任陸群、網名「御史在途」發現,中共喉舌媒體《人民日報》官方微博當天發表了幾首毛的詩詞以示悼念,但多處出現錯誤。

如將《沁園春‧雪》中的「江山如此多嬌」寫成「江山如此多妖」;虎距(踞)龍盤今勝昔;黑手高懸地(霸)主鞭;昆雞長笑老鷹飛(非)等等。

對此,陸群表示,「像人民日報這樣的媒體官微經常出現語言和文字錯誤,甚至一條微博出現16處以上的錯誤,是不可理解。」

《中國社會報》副總編徐付群,將黨媒的上述錯誤假設放回到毛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的年代,他說,這個錯誤很可能會被放大成對領袖不忠、對祖國河山痛恨、對無產專政敵視。

不過,大陸網民有不同的看法。有網民認為,「官媒這是高級黑,只有有心的才看得懂,錯一兩處容易被網民忽略,故意多錯,這樣小聰明就不會被埋沒。從錯字中看,既有拼音打字又有手寫『痕跡』,能不是故意所為嗎。」

還有網民表示,「江山如此多妖,絕句!現在確實多妖,妖不是一般的多。」「看看近年來像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這樣的『國妖』有多少,說『多妖』錯了嗎?我看這是點睛之筆。」「人民日報在臘肉(暗指毛)死的這天說出了真相。」

結語

中華詩詞藝術,可看成兩部分,一為「表」,一為「裡」。這裡所謂詩詞的「表」,是指詩詞章句的長短和韻律。比如詩的五言、七言、平仄對仗等;比如詞的詞牌、字數、詞韻等。中華詩詞的表,就像一樽精美絕倫的容器,它是個公器,所有的詩詞家都可拿來使用。數千年來,文人墨客用它來容長天麗日,囊皓月星河,裝錦繡山川,言報國壯志,懷先人故交,再點綴些逸興閒愁──這是詩詞的「裡」。傳統詩詞表裡合一,達到了形式美、音韻美、內涵美的高度統一。

1893年,「馬克思主義者」毛來了。他在私塾啟蒙和後來的讀書生活中,掌握了中國詩詞這樽精美絕倫的器。然後,在暴動時、在馬背上、在窯洞中、在山溝裡、在紅牆內,不斷往器裡填加「暴力革命、砸爛傳統、獨裁執政、階級鬥爭、共產主義(謊言)」這些東西,把好端端的一個公器給玷污了。

應該說,在毛的詩詞作品中,特別是他早年的作品中,我們還是能看到中國傳統文化的辭采和內涵的。但如果我們通觀毛的詩詞,就會發現其絕大部分,都是在宣揚馬克思那一套,宣揚武裝暴動、奪權戰爭、共產大同、政治運動、內訌整肅、中蘇反目、蔑視傳統……而且,越到後期,越是如此。

毛詩詞的兩個最大看點,一是「無法無天」的狂妄,二是殘酷無情的鬥爭。這本來是逆天叛道、違背人倫,與人類傳統文化和普世價值格格不入的。然而,不幸的是,因為毛「勝者為王」的政治地位,因為以文革為頂峰的造神運動,因為眾多頂著學者、詩人頭銜的毛詩詞注家的吹捧,也因為它披著詩詞的華麗外衣,再經過中共媒體一言堂的強力渲染,把毛詩詞給神化了。這種神化,顛覆了讀者的正常審美觀,從而影響到讀者對毛詩詞的理性評判。如本文列舉的李淑一對毛詩詞可笑的牽強附會,還有毛以髒字入詩,不僅不被貶斥,反而加以稱讚等等。

幾十年來,毛詩詞攜「狂妄」與「鬥爭」兩大能量,給中國造成了文化、生命、生態的巨大災難,甚至是毀滅性後果。這兩大能量的作用方式和釋放過程,就是把毛思想強制統一成億萬人的思想,很多時候是以鼓動性極強的大字報、標語和口號的形式出現,通過連番的政治運動和經濟躍進來達成的。它貫穿在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工商改造、四清、鎮壓宗教與取締會道門、反右、大躍進、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上山下鄉、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尤以大躍進和文革為兩大高峰。其直接的後果是:五千年中華文化被毀壞殆盡,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其中,文革十年死人773萬,大躍進三年餓死近四千萬。大躍進以鋼為綱全民大煉鋼鐵,礦山、森林和古建損毀慘重。

時至今日,毛詩詞狂妄和鬥爭的後遺症,都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現實。中共國防大學教授、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少將,2005年7月14日在記者會上說:「核戰爭是解決人口問題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我國政府應該丟掉一切幻想,把所有的力量集中起來全力發展核武器,爭取能夠在十年之內,儲備足夠消滅掉全球一半以上人口的核武器……我們已經做好犧牲西安以東所有城市的準備。當然,美國人將必須做好犧牲數以百計的城市的準備。」

在電影《不見不散》中,幽默的葛優在講台上吹牛:「如果用原子彈把喜馬拉雅山炸開一個──甭多了,50公里的口子,把印度洋的水汽引入大陸,就能徹底解決中國的缺水問題。」對此,觀眾也許只是哈哈一笑,沒想到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卻要來真的了。何曾撰文說,要把喜馬拉雅山用核彈炸開一個口子……

中共幾十年來移山填海、毀林造田、毀草造田、攔河建壩、南水北調等等,這些違背自然規律的浩大工程,給中國生態環境造成的惡果觸目驚心,且後患無窮。而這些背後,我們都能看見毛「試看天地翻覆」、「敢教日月換新天」、「高峽出平湖」這些詩詞的影子。

2006年9月,「黨文化」作為一個漢語新概念,正式出現在公開面世的媒體中。大紀元在其力作《解體黨文化》中,揭示了這一概念的內涵與外延。毫無疑問,毛作為實際掌門四十一年的中共黨魁,無論在黨文化的形成過程中的作用,還是在黨文化體系中的地位,都是誰與爭鋒的「一號人物」。

1921年,蘇共控制的第三國際遠東支部(中共)在上海成立,標誌著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正式開始。中共的黨文化,其實就是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的依託和母體。沒有這個黨文化母體,共產黨在中國坐不了胎,成不了形。而毛詩詞是這個母體的一堆極為活躍的細胞。共產主義運動經過了上個世紀的熱鬧和蕭條,早已被世界人民廣泛唾棄。今日的中共政權,正處在風雨飄搖的窮途末路中。等到中共垮台,中共百年真相大白於天下的那一天,中共連同毛的一切,都將被視為不堪與不齒的什物,會人人避之不及、除之為快的。那時候的中國人,將會親眼目睹毛像被如何摘下天安門城樓、毛屍被如何清出天安門廣場。

毛詩詞粉絲們,將把毛詩詞從自己大腦中揪出來扔掉。然後洗洗手,擦乾,打開《中華詩詞》,找到蘇軾那首著名的《題西林壁》,輕聲吟唱道:「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全文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12-16 3: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