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秘密:寫在劇本之前的關鍵練習(1)

作者: 蕭菊貞

寫故事之前,要先讓自己走進生活現場,在生活中閱讀人性,成為一個人性的觀察者和捕捉者。(公有領域)

  人氣: 421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一章 走進生命劇場

很多關於好萊塢電影經驗的書一本本翻譯,說的盡是故事發想、編劇技巧、導演功課、電影製作,其中編劇書總是賣得最好。而拯救台灣電影的會議總是開不完,也沒有人會否定一部好電影的前提是要有好故事、好劇本,因為這才是最重要的基礎。

但是,想創作的學生還是會不斷地追問:怎麼才能寫出好故事?

心中有滿滿感動的作者,經常理不出頭緒,明明好想寫呀!

戲劇製作會議上,大家也不斷重複著同樣的問題:感情不夠!人物太扁平!主題模糊!……

上編劇課時,更直接的人則會提問:該看的書、該知道的技巧,關於英雄與貓咪的概念我都會背了,怎麼還是寫不出好故事?

要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或要說一個動人的故事,有個非常重要的秘訣,很關鍵,但卻經常被忽略,就是寫故事之前,要先讓自己走進生活現場,在生活中閱讀人性,成為一個人性的觀察者和捕捉者。

一般的編劇技巧和寫作原則,雖然彙整了許多成功的經驗,甚至理出了幾種潛規則和公式,例如,最廣為熟知的好萊塢三幕式劇本概念,但許多人就算是熟背了這些武功招式,到了下筆時還是經常會卡住!常出現的問題有:人物性格無法建立,行動缺乏動機,對白無法深入,衝突太表面等等。更糟的是,原本想發展的故事早已不知不覺偏離了主題。

探究這些故事觸礁的關鍵因素,缺少的未必是創意,問題多半在於寫故事的人抓到了一個點子或概念後,只想心急著趕快完成故事,反而較少花功夫去觀察和探究故事的角色與背景,因此許多作品雖然有一個好的概念,人物的刻畫卻總是隔靴搔癢,不但引不起共鳴,故事甚至常常不了了之,亦或出現主題、點子不錯,但過程卻像是空拋拋的棉花糖,最後嘎然而止,唐突地結束,留下一臉錯愕的觀眾。

無論是劇情電影、紀錄片、電視劇,或是近年來流行的微電影,大製作、大卡司、大主題,未必是成功的保證,至為關鍵的重點之一,在於故事與角色能不能引發觀眾的情感共鳴。而這個共鳴點,依賴的不是劇本公式,不是特效動畫,而是人性,人性之所仰望,人性之所匱乏。人性的同理與共鳴,超越時空、國界,也超越種族、宗教、年齡,一如愛情經典劇中莎翁的《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 and Juliet)、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或是李奧納多主演的《鐵達尼號》(Titanic)。

多少觀眾都為這些愛情故事心碎落淚,雖非劇中人,卻能同理那分悲傷與悵然。全因相愛不能長相廝守的痛徹心扉,不只在戲劇裡讓人痛苦,在現實世界裡也折磨著成千上萬的戀人。

說故事的人能夠體察到這幽微的哀傷、細如髮絲的情愫是如何在人身上洩露了痕跡嗎?兩性關係中的拉扯,哪一味兒最讓人心疼、心痛呢?@(未完,待續)

──節錄自《故事的秘密:寫在劇本之前的關鍵練習》/(大塊文化 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後來我發現,處理掉那些東西以前,再花點時間感受一下它們,心情能得到撫慰。每件物品都有它的歷史,回味那些消逝的時光,總是樂趣無窮。年輕的時候我總是太忙,沒能坐下來好好思索某件物品在我人生中的意義,沒能想想它來自何方,或何時又如何來到我手上。
  • 但是打從我們相識開始,我就本能地知道他的廚藝絕不限於料理的前置作業上。他教我的是耐性的好處,放慢腳步好好想想我做的每一件事。
  • 時值一月下旬,我順著輪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時新英格蘭才剛披上一層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漢姆市在漸沉的暮色下閃閃發光,街燈照亮沿岸一整排結冰的建築,磚牆彷彿鑽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輝,煤氣路燈的光點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搖曳彈跳。
  • 參加相親派對簡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向來避不參加,但占卜上寫著「努力脫胎換骨」,而且我也對玻璃工藝頗有興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繼續過目前這種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四十年過後,在駛往聖布里厄的列車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種無動於衷的眼神凝視著春日午後淡淡陽光下掠過的景色。這段從巴黎到英倫海峽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滿了醜陋的村落和屋舍。這片土地上的牧園及耕地幾世紀以來已被開墾殆盡──連最後的咫尺畦地都未漏過,現在正從他的眼前一一湧現
  • 白晝,那遭人遺棄的美麗國度閃耀著,到了黑夜,換成航向故國的恐怖回歸在發光。白晝在她面前呈現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則是她逃離的地獄。
  • 荷妮猛然覺得全身發寒,她緊緊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齒開始格格作響。 喬裝成美軍的士兵還在前座交談,吉普車駛進一條林間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們還無法察覺到──還沒有。事情一定要有個了結。必須如此。就是現在。
  • 「長長短短的文字猶如戰火下的那一則則電報,一張張紙條,乃至大火餘燼下的一絲絲訊息,都是這兩個心地良善的孩子,在邪惡殘酷的戰爭之下,始終把持住那一念善所成就出來的奇蹟之光。」── 牧風(部落客)
  • 約斯維希親自把我帶進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柵欄,按了按草墊。然後,這位我們喜愛的管理員,又仔細檢查了鐵櫃和鏡子後面我經常藏東西的地方。接著,他默默但很生氣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滿是刀痕的凳子,還把水池仔細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勁敲了幾下窗台,看它有無問題。
  • 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之後,她開始在心底浮現蘇青說過的那個完整圓滿的「全人圖」──一個大圓裡寫了一個正正的「人」字,把整個大圓分成了均等的三個區塊,每個區塊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