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字之三(上)

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十三)關漢卿之《竇娥冤》

作者:陳彥玲

倉頡像。(素惠/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99
【字號】    
   標籤: tags: , ,

「六月飛雪有奇冤,迷中世人看不透,還以人心誤天機,天示異象警深淵。」被讚譽為東方莎士比亞的關漢卿以其《感天動地竇娥冤》的雜劇廣為人知。《錄鬼簿》記載:「關漢卿,大都人,太醫院尹,號已齋叟。」但家世祖輩行醫的淵源卻無法滿足他豐富多樣的才華,更不能滅息他居於強權暴力統治下的正義之火,因此留下了一齣齣動人心弦的雜戲傳世。

蒙古人的文化遠不及漢人的發達,因此在統治上一開始就採用了極權暴力。元世祖在位三十四年,偌大的版圖卻阻擋不了文化德風不足的敗壞,到了元朝第二位皇帝元成宗時期,貪贓枉法日益嚴重。貪污的官吏高達一萬八千多人,冤案竟有五千多件。這就是關漢卿所處的時代背景,那麼《竇娥冤》這樣的劇本會因應而生也就不足為奇了。

關漢卿在暴力統治的強權政府之下能以筆申百姓之辛苦要頂得住多少的壓力?因此,他在自敘身世的散曲《不伏老》中提到:「我是箇蒸不爛、煮不熟、搥不扁、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子弟每誰教你鑽入他鋤不斷、斫不下、解不開、頓不脫、慢騰騰千層錦套頭。我翫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臺柳。我也會圍棋、會蹴踘、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嚥作、會吟詩、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賜與我這幾般兒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則除是閻王親自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冥幽,天那,那其間纔不向烟花路兒上走!」如此的關漢卿筆下的楚州竇娥當也是屈打不招、酷刑不認的真女子。

竇娥的婆婆蔡氏一出場就說:「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不須長富貴,安樂是神仙。」她放高利貸維生,竇父向她借的二十兩一跳便成了四十兩,無奈之下,竇娥的爹只好半押半送的將竇娥給了蔡婆當童養媳。竇天章說:「小生目下就要上朝進取功名去,留下女孩兒在此,只望婆婆看覷則個。」這三歲喪母的竇娥,就這樣與父親離別一生。十七歲結婚的竇娥不到兩年因丈夫病死成了寡婦,婆媳相依為命。

一日,蔡婆向賽盧醫收帳,無銀可還的醫生竟設計想將蔡婆勒死。流氓張驢兒路過救了蔡婆,卻以此逼脅蔡婆與其父成婚。張驢兒想染指竇娥,視貞潔如命的竇娥當然不依,流氓張驢兒懷恨在心,便見竇娥為蔡婆煮羊肚湯時將毒藥放入湯內。誰知蔡婆命不該絕,那碗羊肚毒湯卻入了張老兒的腹底,讓他走上了黃泉路。張驢兒還想用自己親爹的死逼迫竇娥就範,哪知竇娥抵死不從。張驢兒竟將殺人的罪名栽贓給竇娥,欲知後話且看下回分曉了。@#

點閱【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