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蕭茗:誰決定美國的未來——看加州州長採訪有感

人氣: 150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2月14日訊】昨天晚上看了CBS「60分鐘」Bill Whitaker對加州州長Jerry Brown的採訪。其中一段令我感觸頗深,現摘錄如下:

「Bill Whitaker (記者): It seems that California is way out of step with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看起來加州和美國其他地方是如此的不合拍。

Governor Jerry Brown(加州州長布朗): I’d say we’re more in tune with the future than many parts of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要我說,我們比美國其他很多地方都更能融入未來。

Bill Whitaker: You think the country is going to look more like California in the future? 你認為美國將來會更像加州?

Governor Jerry Brown: I think it will. I was asking myself, “Why did Democrats in Ohio and Wisconsin and Michigan, Pennsylvania, why’d they vote for Trump?” Not a lot of ’em did, but enough to give him those states’ electoral votes. 是這樣的,我曾經問我自己:為什麼俄亥俄,威斯康辛,密西根和賓夕法尼亞州的民主黨人(在2016年大選中)把票投給了川普?雖然不是很多,但足以讓川普贏得這些州的選舉人票。

Bill Whitaker: And your answer? 你的答案是?

Governor Jerry Brown: There’s more confidence here; there’s less fear. People are looking to the future. They’re not scared, they’re not going inward, they’re not scapegoating, they’re not blaming Mexican immigrants. They’re not blaming the stranger. Just the opposite. It’s is a place that’s alive. It’s dynamic. It’s a culture that’s on the move, not pulling up the drawbridge out of fear and economic insecurity. 這裡(加州)有更多的信心,沒那麼多恐懼。人們在展望未來。他們不害怕,他們不自我封閉,他們不尋找替罪羊,他們不把自己的失敗歸咎於墨西哥移民,或其他陌生人。相反,這是個有生機,充滿活力的地方。他們有行動力,他們不出於恐懼和經濟不安全感把吊橋高高升起。」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後,我採訪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Shawn Steel的時候問他,大家都說川普勝選的關鍵原因之一,是他聽到了為精英階層和華盛頓建制派忽視的成百上千萬美國人的聲音。這是怎樣一種聲音呢?他的回答是:

〝他理解那些被遺忘的人,就是我們所說的『飛過去就行』的那些州。好萊塢的人飛往紐約、紐約銀行家飛往洛杉磯,在他們眼裡,洛杉磯和紐約中間全是些微不足道的人,他們戴著滑稽的帽子,音樂品味不佳,他們沒有好餐館,甚至也沒什麼好大學,所以這個國家你飛到另一邊去就是了,你飛過去的可是整個美國啊!紐約和洛杉磯的精英人士不去中部。他們不去密西西比、田納西,也不去懷俄明。他們與那些人毫無瓜葛,他們只和精英對談。而他們是少數,川普知道這一點。」

Shawn Steel 說的「那些飛過去就行」的州和布朗州長描述的把「吊橋升起」的人們應該有很大重疊。我希望布朗州長所暗示的「這些人是失敗者,他們屬於過去」不是要拋棄這一大群人。因為那樣做不對,也很難成功。如果真的成功,美國就將不再是華盛頓、傑佛遜、漢密爾頓他們創立的美國了。

過去幾十年間,美國精英階層主導的讓中國在經濟上融入國際體系的努力有幾個主要的效果。一個是讓中國經濟強大起來但自由民主並沒有相應到來;其次,在這個過程中,矽谷,華爾街這些商業精英跟著發了財,而中西部的製造業地區被掏空了。幾個MIT(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學的研究顯示,工廠搬去中國,工作轉移到中國導致了在美國的鴉片危機。

雖然發生在美國工業區的文化衰落,社區解體還有更深層的文化原因,正如J. D. Vance先生在Hillbilly Elegy( 《鄉下人的悲歌》)中描述的,美國的老工業區,阿巴拉契山脈的蘇格蘭-愛爾蘭後代比別的族裔更趨於悲觀和自暴自棄,他們在有好工作時能夠維持家庭和社區的正常運轉,但一旦失去工作便會一蹶不振。

可畢竟,是精英階層幾十年來的政策使他們眼看著自己的工廠一間間倒閉,一間間搬到中國的。這筆帳該怎麼算呢?

布朗州長暗示,這些人不代表美國的未來。川普的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說:「過去美國的政策,是我們的精英專註於應付管理倒退中的美國。」 無論是「徹底無視」還是「勉強應付」,精英們可能都忘了一點,這個國家是全體美國人的。當紐約洛杉磯華盛頓的精英們不再關心「那些飛過去就行」的人們也有「不可被剝奪的追求幸福的權利」,而他們的痛苦和無奈也必須被聆聽的時候,他們就註定面對2016年總統大選的結果。

川普不是完美的總統,也不是完美的人,但是他被賦予了一個比兌現對選民的承諾更大的責任,那就是保衛美國之所以成其為美國的根基,其中之一就是:這是一個人民的國家。美國《獨立宣言》中說:

「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造物主創造了平等的個人,並賦予他們若幹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則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壞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權利改變或廢除它,並建立新政府。」

美國是人類歷史上唯一一個基於理念建立的國家。這個理念讓她存在並繁榮了241年,如果這個理念消失,我相信,美國也將消失。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7-12-14 7: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