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澳洲參議員為何成「雙面間諜」?

澳洲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於去年12月12日宣布退出議會和辭去參議員職務。圖為鄧森2016年9月6日在悉尼面向媒體公開道歉。(WILLIAM WEST/AFP/Getty Images)

人氣: 55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2月17日訊】12月12日,澳洲工黨參議員山姆‧鄧森(Sam Dastyari)宣布退出議會、辭去參議員的職務。此前,媒體曝光了鄧森與中共關係密切並且影響到澳洲利益的一系列問題。澳洲總理特恩布爾表示,鄧森沒有把澳洲的利益放在首位,移民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則稱其為「雙重間諜」。

鄧森今年34歲,曾是新南威爾士州工黨的一名重量級人物,深受工黨領袖比爾‧肖頓的器重。可是,隨著媒體的連續爆料,其對國家的忠誠度受到嚴重質疑,他的親中共之舉也給肖頓造成了破壞性影響。

鄧森究竟做了什麼,令他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去年,主流媒體「費爾法克斯」(Fairfax Media)披露,鄧森可能違反了工黨有關政治捐款的規定、允許中國捐贈者為他的旅行和法律訴訟買單。之後,鄧森面對媒體公開致歉,辭去了前座議員的職務。

今年11月29日,費爾法克斯媒體再度披露:去年十月,在鄧森辭去前座議員幾週後,他到中國億萬富翁黃向墨家中拜訪,警告黃提防手機被情報部門竊聽。鄧森當時建議,兩人把手機放在家裡,到外面去談話。鄧森的「通風報信」引起了澳洲政界的關注。

同一天,即11月29日下午,澳洲多家主流媒體公布了鄧森去年公開向中文媒體表達,其支持中共在南中國海政策上立場的錄音。當時黃向墨也在場。而鄧森說,他當時不過是「一時失言」。

當天晚上,工黨領袖肖頓讓鄧森辭去參議院工黨副黨鞭和委員會主席。次日,鄧森在議會上宣布辭職,但仍擔任參議員。

同樣源自費爾法克斯媒體,另一條消息是:2015年,鄧森曾經試圖阻止工黨的副領袖普利波塞克(Tanya Plibersek)在香港會見民主人士鄭宇碩。鄧森的理由是,二人的會晤將會惹惱澳洲的華人社區。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曾經表示:「鄧森應該被辭掉參議院的(任何)職位。」「這樣一位參議員清楚地表明,他第一效忠的國家不是澳洲。他一直從一位外國人(黃向墨)那裡拿錢來支付債務,而且他知道此外國人是與外國政府(中共)聯繫緊密的人。」特恩布爾還指出,鄧森一直在為黃向墨提供反監控的建議。

鄧森在多方壓力下,接連辭去不同的職務,直至黯然退場,這令人聯想到曾經轟動全澳的華裔市長蘇震西被重罰事件。

2003年,維省法輪大法協會於年初被批准參加墨爾本的蒙巴節遊行。但是,在遊行前一個月,墨爾本的華裔市長蘇震西突然以「政治組織」為藉口拒絕法輪功參加遊行。當地媒體評論說,北京的長臂已經伸到了墨爾本。後來維省民事及行政法庭就此做出判決,要求墨爾本市政廳在十四天內通過當地三家中文報紙(《澳洲日報》、《星島日報》、《澳洲新報》)向維省法輪大法協會公開道歉,並且賠償勝方的律師費。

2004年2月,蘇震西持股的兩家餐館因在衛生檢查中被發現向顧客出售不衛生的早茶而遭起訴,並被處以7.5萬元的重罰。2008年,蘇震西宣布退出政壇。

在美國,也有類似案例。紐約州前眾議院議長蕭華(Sheldon Silver),2015年因腐敗罪被抓捕。此前,蕭華作為時任議長,多次干預眾議員提出的褒獎法輪功的議案,引發外界質疑其人道立場。

12月13日,美國參議員馬可‧魯比奧主持了一次聽證會,鄧森的醜聞在會上被討論。魯比奧表示,中共對外的手段注重於拉攏有影響力的政治和學術人物。斯坦福大學的訪問學者格蘭‧蒂夫特(Glenn Tiffert)作證表示,美方應該警惕中共在美國校園內的滲透。他說:「他們可以通過孔子學院之類的機構來推行一種特定的中國觀,並且在校園內封閉有關某些話題的討論。」

鄧森本是年輕的政治明星,卻因為親近中共而喪失了原則、立場,甚至做出了不利於國家的事情,最終葬送了自己的仕途和名譽。鄧森事件令外界進一步看清並警覺中共對西方政界的大力滲透。而對於那些正在與中共交好的外國官員來說,則是一記警鐘。

在海外,中共以欺騙宣傳和金錢誘惑開道,捕獵了一些見利忘義的西方政客。任何人,一旦落入了紅色陷阱,結局必定是身敗名裂,悔之晚矣。中共是一個害人的邪黨,在它奉送的糖果裡面,裹著毒藥和炮彈,侵蝕道德和良知。無論是個體官員,還是團體政黨,都必須識別中共的禍心。只有堅守正義,才能遠離危害。#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12-17 5: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