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慾殺人是共產主義毀滅人類的重要手段(下)

作者:游兆和

人氣 777

【大紀元2017年12月19日訊】(接上篇

也許有人會問,作為人,難道我們就不能追求快樂或享受生活嗎?難道我們就不能有自己的一些慾望並得到滿足嗎?

問題在於,人作為神造的萬物之靈,其先天本性自是神性,但在現實生活中的人性又同時具有神性(佛性)與魔性(獸性)兩個方面,就此而言,人是處於神和獸之間的生靈,人如不抑制自己的慾望、貪念而放任獸性,那就會喪失神性、人性而墮入魔性,就會成為無異於禽獸的「非人」。人和禽獸的根本區別在於人有文化、有道德,有對自己慾望的節制、自制能力,人作為人必須絕對遵守人的道德規範或道德底線,即使追求快樂或享受生活也必須有一定限度、一定節制。常言道「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們還可以說,君子好樂,樂之有節。

如前所述,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人的慾望、快樂或享受都是受到限制或節制的,聖賢或覺者總是教化人們節制慾望,恪守道德。中華文化本神傳文化,我們祖先在「敬天」的同時也十分「樂天」,我們民族性格的特點並不是像印度人那樣一種「苦感文化」,也不是像西方人那樣一種「罪感文化」,我們是「樂感文化」,就是天生快樂、豪爽,在「吃苦耐勞」的同時,也「樂觀豁達」並「享受生活」。中國人的生活從不乏「吃喝玩樂」,以致「吃喝玩樂」也成為一種「文化」而有著「悠久的歷史」。然而這一切都必須有一定限度、節制。

共產主義終極目的》也闡釋了中國傳統的「禮樂文明」或「禮樂」之間的關係:「禮,是敬神祭祀……確立了天、地、人之間的聯繫。樂,是祭祀中為讚美神而演奏的樂舞。」「除了頌神之外,藝術也兼具審美和娛樂功能。那是因為神在造人時,賦予了人各種情感。人容易被情感所左右,『禮』是對人情感的一種約束;但如果人的情感只受到壓抑而不能抒發,那麼會鬱積於臟腑,造成疾病。」(《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五章)

可以說,「樂」的主要功能除教化之外就是娛樂以抒發情感,但這必須要有「禮」的制約。孔子主張:「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歡樂而不過分,哀婉而不感傷。」)(《論語》八佾)這也就是孔子提出的「中庸之道」。這種有度、有節的「中庸之道」也是「德」的高度體現,孔子說「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中庸作為一種德性,是至高無上的!百姓缺乏它已經很久了。」)(《論語》 雍也)

對慾望不加節制,不講有度或中庸,就是無德,那就一定會過猶不及走向反面而「樂極生悲」。應該說,當今中共治下的中國社會從一定意義上看,正是「樂極生悲」,所以它才物慾橫流,腐敗蔓延。人們為了私利和滿足自己的慾望不惜爾虞我詐,也不惜破壞環境,造成了中國人內在精神與外在環境的雙重危機。同時,大陸民眾在慾望的滿足與生活的艱辛之中也無時無處不受到中共暴力專制的打壓、管控與迫害,中共一黨專制「苛政猛於虎」,中共本身就是一個「反華」「排華」「破壞法律實施」的黑幫團夥,就是人類文明的「敵對勢力」。當前,中共一黨專制與中國人民要求實現和平民主的政治轉型及國家統一的意志與趨勢的矛盾,已成為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

以上事實表明,共產邪靈正在以各種手段加緊毀滅人類,而且是在加緊毀滅中華民族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分布地域最遼闊、文化傳統也最悠久的民族。「共產邪靈毀滅人類最陰邪的一招,就是破壞創世主為救度眾生而造就的神傳文化,或曰中華傳統文化」。(《共產主義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一章)

同時,共產邪靈也極具擴張性,這個毒瘤極具擴散性。「中共用經濟捆綁全世界的道德。」「邪靈盤算的是用經濟利益來套住西方,用貪慾讓西方喪失他們的道德原則而成為中共的幫凶,用經濟利益把西方跟中共綁到一條船上。」(《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今天,中共加緊在西方和全世界大搞「金錢外交」「利益收買」與「政治滲透」,並加緊宣揚、推銷那種踐踏人權又放縱慾望、破壞生態環境又不遵守國際規則的「中國模式」。實際上,這就是共產主義在加緊實現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這也表明,共產邪靈還遠沒有被剷除,它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正在部分實現,正在逐步實現,這是今日中華民族與全人類都必須正視的現實,是人類社會必須嚴肅對待、全力剷除的一種現實危險!

「神要救人,共產邪靈要毀人。歷史的這一刻無比凝重,因為它關係到文明的存續和人類的命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結語)

面對共產主義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法輪大法救度眾生的根本意義也凸顯出來。

1999年「7‧20」以來中共殘酷打壓、迫害法輪功,為何中共不惜血本迫害法輪功?這是因為共產邪靈懼怕法輪功創始人提出的「真、善、忍」的根本佛法以及一系列指導人修佛向善的法理,懼怕法輪大法的法理與普世價值深入人心、喚醒人們心靈深處對神的敬仰,從而恢復與神的聯繫,阻擋共產邪靈實現毀滅人類道德、信仰或放縱人的慾望而最終毀滅人類的目的。

一個社會的正常運行,不僅需要有正常、合宜的法治與政治運行的機制,而且更需要具有普世價值意義的道德、倫理與精神、信仰,當今世界,法輪大法正為人類提供、確立了這樣的道德、倫理與精神、信仰。「什麼是普世價值?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真、善、忍』就是普世價值。」(《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可以說,「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與普世價值,在為修煉者提供指導原則與方法的同時,也為人類社會提供了最高的道德規範與價值標準,為人類社會走出險境或絕境達到正常運行乃至長治久安指明了一條出路,並奠定了一個堅實基礎,提供了一個根本保障。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這是宇宙的法理,也是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然而,面對共產主義這一萬分邪惡又十分龐大的邪靈,也面對中華大地那樣一種物慾橫流、人心魔變的現狀,可以看到,歷史上任何一種佛法、修道的方法或宗教信仰,都已回天乏力,或其自身也已發生某種下滑或變異,他們都很難自救,何況救人?在當前這一佛教所說的「末法末劫」時期,世上也只有法輪大法這一創傳「真、善、忍」根本佛法與最高普世價值的宇宙大法,才有可能以最高、最強、最正的能量,以最寬廣無比的慈悲與威嚴、正念與正行從根本上歸正人心,淨化社會,復興傳統文化,也才有可能真正認清、揭露並剷除共產主義邪靈,從而扭轉乾坤,普度眾生。

在歷史上,每當一個王朝、國家或民族道德敗壞之時,常常就是其走向滅亡之日。今天,「末世大劫之前,能否讀懂天機、聽懂神言,關乎每個人的命運和未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當今世界,危機與轉機同在,毀滅的結局與新生的前景並存,關鍵在於世人能否聽懂神的警示而做出正確的抉擇。

認清共產邪靈的目的與本質,在「三退」大潮衝擊下解體中共,重建道德、信仰,復興中華民族的神傳文化,尋求創世主的救度,應是中華民族走出絕境獲得新生的唯一辦法。

同樣,認清共產邪靈的目的與本質,在與中共政權交往中恪守道德、信仰,克服中共拋出的利益與慾望誘惑,並全面清理共產主義邪惡因素,尋求創世主的救度,也應是西方社會或當今人類走出險境獲得新生的唯一出路。#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3)
童欣:《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贊
讀《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的感想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中共無「芯」之窘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第5起訴訟案:女兒染疫死
車評:完美的油電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