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花開(2)

魯冰花的清晨

作者:張玉芸

魯冰花。(Pixabay CC0 1.0)

  人氣: 439
【字號】    
   標籤: tags: , ,

續前文

Lupinus是英國夏天花園裡常見的花卉,一株一株的花朵自信而挺立,花容與顏色如詩似夢,非常浪漫。最近才知道原來Lupinus中文名字就是「魯冰花」,學名是Lupin,希臘文是悲苦之意,莫非這是鍾肇政小說「魯冰花」的緣由?小說敘述的正是悲苦故事,不過也有人說魯冰花來自客家語的「路邊花」,取自諧音。

朋友送來她親手培植的魯冰花幼苗,共十二個小花盆。臨走前她提醒,這是蝸牛和蛞蝓愛吃的植物,移植到土壤時,記得在周圍灑一些蛋殼或者咖啡渣,以保護幼苗不被侵食;或者也可以到園藝中心看看防蟲害產品,效果大致良好。

蛞蝓和蝸牛是花草的天敵,牠們無所不在,而人類卻已經想好千方百計要消滅牠們;可憐的蛞蝓和蝸牛,牠們一定也有很多的優點和貢獻,只是人類不看在眼裡。

我將十二個小花盆暫放花園角落,這裡距離籬笆約有三公尺,籬笆內此刻有畫眉鳥家庭在此築巢。清晨,我帶狗到花園時,發現已經有一隻蛞蝓開始食用第一株幼苗。牠以肥而多肉的身軀,緊緊圍住小幼苗,我想就讓牠繼續享用這一株,反正牠已經吃了一半,而且牠長途跋涉而來,就當作牠的早餐。我知道我的想法有些可笑,但是我總是站在弱勢的觀點看事物,無可救藥。

經過幾個小時之後,我吃過早餐、清理廚房、餵狗、吸地毯,打了幾通電話,完成一篇文章,欣賞窗外花園的綠色風景。跟往常一樣,花園裡有許多飛鳥蹦蹦跳跳、飛來飛去,我也及時在一隻畫眉鳥展翅飛起的剎那按下快門,我的臉上帶著笑容。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魯冰花幼苗和蛞蝓,我非常迅速地走到花園探視,心裡著急想著這十二株幼苗會不會全部被吃光了?身為主人我其實只允許牠吃一株啊。

我走近一看,發現那隻蛞蝓已經不見,除第一株被啃過,其餘維持完好樣貌。我仔細檢查每一個小花盆,確定沒有蛞蝓的蹤跡,想必這肥而多肉的蛞蝓,已經成為小鳥的美食了。鳥類來到這座花園的目的,主要也是覓食,而蛞蝓攀爬於幼苗枝梗,正是鮮明目標。

我仔細觀察環境,魯冰花幼苗的位置,正是畫眉鳥父母忙碌穿梭之處,此刻也是牠們養育下一代的時節,鳥爸、鳥媽格外敏銳勤快,沒想到畫眉鳥竟然是我的花苗守護者。自然界生物間互相追逐食用,好像是一齣設計完好的劇本,雖然殘忍,卻因此保持某種平衡與和諧。

看著這株被啃食的小花苗,我慶幸早上沒有阻止蛞蝓的享用,至少蛞蝓在被吃掉之前,擁有一段美好的「魯冰花」時光。@

──節錄自《最美的花開》/遠景出版社

(點閱最美的花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親愛的,耐心等待觀看人生的泥壤中將會開出什麼樣的花朵來。」她的文字好像舞步,褐色和綠色是阿珠的最愛,她說這是最自然的色彩,屬於大地的顏色。
  • 四月天還不算悶熱,但為了讓閣樓空氣流通,偶爾會開窗,於是閣樓宛如是座咕咕鐘,開窗的我像那隻咕咕鳥。
  • 卸下那個完美老婆和媽媽後,我練習著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對先生和兒子說,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飯,我需要到房間睡覺,或者去跑步什麼的。
  • 在一個不重視老化轉變、不尊重年長者的文化裡,能被自然淘汰──帶著優雅跟適當的感受步入老化階段──一點也不容易。如果要改變這樣的情況,絕對只能靠老年人自己。
  • 我開始認真地分析,自己對老化的種種看法究竟從何而來?為什麼我覺得「變老」是一個汙點?而我又能否帶著這些伴隨老年而來的感受──恐懼、失落、不安,將這個無法避免的討厭過程轉成一個提升自己心靈及情感的機會?
  • 他的旅程越豐富,他就越熱愛回到自己小小的地底家園,每天早上跑過屋頂的鹿所造成的聲響,就是叫他起床的鬧鐘。
  • 伊森相信,只要樹屋維持穩固,樹幹就會在鉗箍結構周圍生長,有助於預防樹屋進一步下滑,並可以讓一切保持定位。他微笑著說:「你知道,只有時間才能證明我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 傑克開始著手用石頭搭起煙囪、地基與壁爐。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進度後,就再從山谷各處的河床與小徑收集石頭回來。砌石工作是純粹的美化作業,但卻能賦予小木屋精細的作工,以與當地的自然美景相輔相成。
  • 海面明亮異常,顯得奇特而美麗。白天看起來滿是泡沫的海面,到了晚上卻散發出銀白光亮。船身破浪前行,船頭兩側是激起的波濤,像是兩道液態螢光,而船尾的航跡則像是一條銀河。
  • 海洋的面貌變幻莫測, 色彩斑斕,光影交錯,日光下閃耀著點點金光,薄暮中煥發出神秘色彩,海的樣貌與情 緒,無時無刻不在變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