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10號艙房的女人(1)

The Woman In Cabin 10
作者:露絲‧魏爾

《10號艙房的女人》(遠流出版提供)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在北極光號的登船梯入口看向船身:大片的玻璃窗反射陽光,玻璃上沒有一點指紋或海水,閃閃發光的白油漆非常新,彷彿當天早上才完工。

可是北極光號實在好小──更像大型遊艇,而不是遊輪。每樣設施──圖書室、玻璃屋、水療中心、桑拿室、雞尾酒吧,以及船上備受呵護的乘客們不可或缺的其它設備──感覺好像不可能塞進這艘小巧的船。

我眨眨眼。一位開朗的服務生站在遊輪入口,頭髮逼近白金色,肌膚曬成茶褐色。她朝我微笑,彷彿我是她失散多年的澳洲有錢親戚。我吸了口氣,努力穩住身體,走過登船梯,登上北極光號。

「歡迎光臨,布萊洛克小姐。」

她的發音清晰,我說不上來是什麼口音,而她的話竟讓人覺得見到我是人生一大喜事,可比中了樂透。

「非常榮幸能歡迎您登船。」

我打量四周,北極光號的內裝令人驚艷。船雖小,裡頭塞滿的閃亮裝飾卻夠妝點十倍大的船。連通橋的開口通向圓弧形大階梯前的平臺,階梯上所有能裝飾的表面都經過拋光,鑲著大理石,或舖上生絲綢。一盞刺眼的水晶燈照亮整座階梯,四處撒下細小的閃光。

服務生一定看到我的驚愕,因為她露出驕傲的笑容。

「很壯觀吧?」她說:「那盞水晶燈用了超過兩千顆施華洛世奇水晶。」

我虛弱地說:「哇賽。」

我的頭開始抽痛,我努力回想有沒有帶止痛藥。想不眨眼真的很難。

「我們非常以北極光號為榮。」

服務生繼續熱忱地說:「我叫卡蜜拉,負責船上的待客事宜。如果我能協助您更享受這趟旅程,千萬別客氣找我。我的同事……」

她指向右手邊一名微笑的金髮男子:「喬瑟夫會帶您去您的艙房。晚餐八點開始,不過我們邀請您七點先到林格倫大廳,聽我們介紹船上設施。啊!雷德爾先生!」

一名四十幾歲、膚色深沉的高大男子從我們身後走上連通橋,侍者跟在後頭,奮力推著一個大行李箱。

「雷德爾先生!」

卡蜜拉的口氣帶著近乎瘋狂的熱情,跟她歡迎我的時候一模一樣。我不得不佩服她──敬佩她的演技,雖然面對雷德爾先生可能沒那麼難,因為他長得還不錯。

「歡迎搭乘北極光號,您要來一杯香檳嗎?雷德爾太太呢?」

「雷德爾太太不會來了。」

雷德爾先生一手梳過頭髮,抬頭看向那盞施華洛世奇水晶燈,表情略帶迷惘。

「喔,我很遺憾!」

卡蜜拉完美的眉毛皺了起來:「她一切都好嗎?」

「啊!她沒有生病。」雷德爾先生說。

他微微一笑,接過香檳。

卡蜜拉眨眨眼,話接得非常順:「喬瑟夫,請帶布萊洛克小姐去她的艙房。」

喬瑟夫微微鞠躬,伸手指向往下的階梯說,「請跟我來。」

我蠢蠢地點頭,手裡還拿著香檳,任他帶我離開。

喬瑟夫告訴我:「您將入住九號艙房,林奈套房。」

我跟著他下樓,走進米白色的昏暗走廊,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沒有窗戶。

「每間艙房都以著名北歐科學家命名。」

我緊張地啞聲問:「誰會住到諾貝爾套房呢?」

走廊有種奇怪的窒息感,沉重的幽閉恐懼壓著後頸,不只因為空間狹窄,還因為催眠的低矮燈光,以及缺乏自然光線。

喬瑟夫嚴肅地回答:「本次出航,鮑莫勛爵和夫人將入住諾貝爾套房。這艘遊輪隸屬北極光公司,而鮑莫勛爵是公司的董事。船上共有十間艙房。」

我們走下另一道樓梯,他接著說:「四間在前,六間在後,都在中層。艙房內最多擁有三個臥房,有各自的浴室,內含全尺寸的浴缸和乾、濕分離的獨立淋浴間。臥房內是大尺寸的雙人床,以及私人陽臺。諾貝爾套房還有私人按摩池。」

陽臺?不知為何,遊輪上有陽臺感覺完全不對,不過仔細想想,其實不比露天甲板奇怪吧!按摩池?還是別多說了。

我們來到一扇木門前,門上有一塊低調的飾牌寫著「9 林奈」。喬瑟夫推開門,退後讓我進去。

真的不誇張,這間房間大概比我的公寓好上七到八倍,面積也差不多。右手邊有一排貼著鏡子的衣櫥,房間一側擺著沙發,另一側是化妝桌,中間夾著一張巨大的雙人床,寬廣的雪白床單平坦又整齊,極為誘人。

但我印象最深的不是房間本身──雖然也夠驚人了──而是房內的光線。離開人工照明的狹窄走廊,從對面陽臺門流瀉而入的陽光令人睜不開眼。透白的窗簾在微風中擺動,我看到陽臺滑門開著,馬上鬆了一口氣,彷彿緊繃的胸口突然鬆開。

沒必要假裝我不驚豔,因為我非常滿意,尤其是那張床,簡直尖叫著邀請我撲上去,睡上三十到四十個小時。◇(未完,待續)

——節錄自《10號艙房的女人》/遠流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露絲‧魏爾(Ruth Ware)

露絲‧魏爾在英國南部靠海的薩克斯郡長大,從曼徹斯特大學畢業後,到巴黎住了一段時間,然後才回到倫敦北部定居。她當過服務生、書店店員、外國人的英文老師、公關人員,現在則是全球暢銷書作家,著有《闇黑森林》、《10號艙房的女人》。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10號艙房的女人】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的羊角辮在肩膀上像兩條泥鰍,活奔亂跳。喜饒多吉說,根秋青措誕生在戈麥高地,兩歲時到德格縣城來治病,住在喜饒多吉家,病癒之後,她拒絕再回戈麥高地,於是,喜饒多吉一家就收養了她。現在,她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有關草原的痕跡。
  • 狩獵術語中有個頗具啟發性的詞彙,可以形容這類印痕——嗅跡(foil)。生物的嗅跡就是足跡。但我們很容易便忘卻自己本是足跡創造者,只因如今我們多數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這些都是不易壓印留痕的物質。
  • 畢竟超過了半個世紀,當然不一樣啊!道路和運河都整備得很完善,街道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簡直可說是煥然一新。這裡的很多房子曾經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經過之後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 我在和愛德華見面之前,就聽說了他在太太臨終前所作的承諾。
  • 時值一月下旬,我順著輪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時新英格蘭才剛披上一層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漢姆市在漸沉的暮色下閃閃發光,街燈照亮沿岸一整排結冰的建築,磚牆彷彿鑽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輝,煤氣路燈的光點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搖曳彈跳。
  • 四十年過後,在駛往聖布里厄的列車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種無動於衷的眼神凝視著春日午後淡淡陽光下掠過的景色。這段從巴黎到英倫海峽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滿了醜陋的村落和屋舍。這片土地上的牧園及耕地幾世紀以來已被開墾殆盡──連最後的咫尺畦地都未漏過,現在正從他的眼前一一湧現
  • 白晝,那遭人遺棄的美麗國度閃耀著,到了黑夜,換成航向故國的恐怖回歸在發光。白晝在她面前呈現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則是她逃離的地獄。
  • 因而三十五年來,我同自己、同周圍的世界相處和諧,因為我讀書的時候,實際上不是讀,而是把美麗的詞句含在嘴裡,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詞句像酒精一樣溶解在我的身體裡,不僅滲透我的大腦和心靈,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騰,衝擊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 「長長短短的文字猶如戰火下的那一則則電報,一張張紙條,乃至大火餘燼下的一絲絲訊息,都是這兩個心地良善的孩子,在邪惡殘酷的戰爭之下,始終把持住那一念善所成就出來的奇蹟之光。」── 牧風(部落客)
  • 搭檔看起來似乎很高興:「你有這種分析能力,就證明我沒看錯人,對吧?而且你也猜對了,我的確從你身上看到了一些我沒有的特質,所以才會認為我們很適合做搭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