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海棠詩社(34)

第一卷 校園
作者:楊天水

海棠詩社 第一卷 校園。(公有領域)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續前文

火車到包頭,何天雷與牛曉明下車了,何天雷將下車時提醒牛曉明說:「要提起精神呀,還有一、二天的汽車路程。」

我們在路上早就聽說何天雷的家在包頭西北部中、蒙邊境旁邊,送他們下車後,還在為他們餘下的兩天路程擔憂。

到了銀川站,那二位甘肅老兄及舟山人繼續留在車上,黃芳、彭虹、康茂名、我、步木真及兩個孩子下了車。

臨分手時,黃、彭兩個女生說:「你們二位甘肅同胞還沒交卷,下次遇到要罰你們喝酒的。」

那二位連連點頭,說:「喝酒我們是多多益善呀!」

黃芳對步木真說:「你們母子到我家過幾天,好吧?」

步說:「我必須先回老家,孩子想姥姥、姥爺,他們也想念孩子。過些日子,還要趕回科右中旗,哪裡還有時間?你們將來有機會,去科右中旗玩吧!古麗與天民兄手裡有地址的。」

我們大家只好送她母、子三人上了去老城的公交車,因只有老城才有去她們故鄉的長途汽車。

接著黃芳、彭虹、康茂名上車,去新市區黃芳的家。臨走時,黃對我說:「我們約好的,待寒假一過,天轉暖些,我們要在你們師大的海堂園為莉芝擺酒餞行。前些日子沒遇到你,現在你知道了,心裡要有點準備。」

我說:「這樣也好,又可以飲酒賦詩了。不過我現在越來越覺得那華盛頓的紀念碑文比詩詞更可愛了。」

車子呼哧呼哧開走,我們自然也就各自趕路了。

***

中國新年過後,某日下午,我按約定的時間到了黃芳家裡,他們三人正在看電視。他們見面就說:「過幾天遊賀蘭山,如何?」

我說:「本來的目的如此,怎好空負此行?」

他們又說:「天很冷,山上一定也無什麼可遊覽的。」

我說:「丘壑光景,自在人心。只要興緻好,山野必生明媚。一定要遊至峰頂,飽覽一下西北長天,塞上山河。」

最後大家約定了一個遊賀蘭山的日期。

我們登賀蘭山的這一天,天公作美,竟暖陽高照,風寒頓減。我們四人一路說說笑笑,沿途碧石嶙峋,深壑峭峻,少許蒼松翠柏,力抵寒流,勁立於坡上澗邊,偶爾有幾片林子,綠色沉雄,分明有堅貞不屈之態。

至峰頂,寒風稍勁,然而一望四方,廣原萬里,大漠無邊,寒雲就在眼前,黃土酣眠腳下。康茂名拿出帶來的白酒,說:「先驅驅寒,然後要做詩的。這樣的山川,若不以詩歌相配,則有失天地造物之美意。」

一時間,我們四人到一塊巨石之陽面,飲起白酒。彭虹說:「我原以為南海廣大,每乘船,必久立於甲板之上,今一登賀蘭,便知『南方無窮而有窮』的意思了。」

康茂名說:「東邊、南邊有毛烏素與黃土原之廣袤,西邊、北邊有滕格里與戈壁灘之遼闊,似乎貝爾加湖也盡收眼底。可以想現,春夏一到,必是草豐木盛,萬紫千紅,牛羊滿野,水明鳥歡。了不得!難怪古來,多少北方遊牧民族為之傾倒,竟不惜生命,大動干戈。」

黃芳說:「這陣還不是最美的時季,登賀蘭山,必選夏暮秋初之時,那時到處有鬱鬱青山,山溪歡流不息,群芳爭艷,稻香萬里,言語難盡其美。將來我們選個初秋,到此一聚,如何?」

大家都說是個好計劃。

康茂名問我:「你初秋登過這山麼?」

我說:「從前曾有一遊。」

康、彭說:「那你講講你的見聞吧。」

我也喝了點白酒,趁著酒興,半述半撰,說:「去年初秋,尚未開學,我一人前來此地,其時沿途綠楊蔥籠,香稻遍地。緣石徑登山,左右有片片山林,纍纍秋實,所到之處,果實沁人,溪水自高處來,或迴環流清,或垂如銀帶,仰望峰頂,遙見白雲深處,有紅亭隱現。至峰頂,始覺人心與太虛並空,物我到兩忘之境。」

康茂名、彭虹顯激動,說:「這也不負天下名山之稱了。」

黃芳與我說:「名不名,在心耳。」

康、彭說:「我們人做一詩,以不負名山之美,好吧。」

黃芳說:「這當然是我們當做的。不過能多做的,也無妨。而且這裡不比南國之秀,也沒有海棠之情,我們的句子都要豪放一點才好。」

大家說:「置身於如此雄渾廣闊之境,哪還會有閒愁憂緒呢?」

於是大家各自構思去了。

康一手把酒,駐立於一矮石臺上,凝望南天,彭的目光只在千峰萬壑間搜尋,黃芳大概胸有成竹,只是慢不經心地飲酒,我自己則眼追白雲,搜腸索句。

過一會康說:「我先得了幾句。」

彭說:「你先等會,待大家都好了,再說。」

過一會,彭問:「都好了麼?」

「都好了。」大家說。

康:「那我先獻美芹吧。《五律.詠賀蘭》:
何日臨邊地,撐天幾萬春。
逶迤騰虎氣,托日鎮沙群。
北接牧羊野,南駝岳武魂。
峰松聞酒醉,泰然任雲吞。」

黃芳說:「岳武魂與牧羊野對仗趣意深遠,你把蘇武牧羊之地與岳飛北望之心串到一起了。」

彭虹:「通篇以感歎開句,以讚美終局。尾聯尤其意趣橫生。」

又說:「不知我的能否使大家滿意了。」

我:「或許更勝一籌哩。」

彭說:「獻醜了,《五絕.詠賀蘭山》:
起伏群峰遠,猶如海浪翻。
陣雲驚冷壁,萬仞接清寒。」

又說:「我覺得結得突兀,要是步姐在此續幾句就好了。」

黃芳:「何必步姐,我接你四句好了。
颯颯風擂鼓,沉沉冰失歡。
平沙千里闊,突然一天壇。」

又說:「我們都完成任務了,下面看天民兄的了。」

我:「也只是獻醜而已。今日所見,雖寒山蕭瑟,興緻卻不減遊秋。我要迎難而上,獻一首七律,以慰同遊俊友。題目當然是《詠賀蘭山》了。
春色無蹤石壁青,強風無懼走疏林。
來觀朔塞寒峰景,看去蒼松十萬丁。
文姬曾揮鄉淚雨,昭君必駐客悲心。
人生朝露誰常在?劫火難焚岳武吟。」

康茂名、彭虹:「七律到底包容廣大些。文姬昭君一聯領人回到漢朝邊塞,對的也工整。」

黃芳:「那『看去蒼松十萬丁』,頗有雄壯之氣,而最感人處在山以人名,岳武之吟使賀蘭山風流百代。有妙處!」

我:「純是亂湊的句子,離律詩的標準還差得遠。」

這時一陣寒風吹來,寒意猛增數倍。我們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便相約下山,各自回家。臨下山時,我想:將來也應在此處立一塊華盛頓豐碑。@(待續)

(點閱小說:海棠詩社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擔水砍柴,皆是妙道。打是不打,不打是打。還真有些趣味哩……」
  • 幾千年文明積累,積累了眾多的精神財富。我們的當務之急是要打破門戶之見,把宗派的、國別的、族別的界限一併打破。人類的文化遺產因地球已成小村而變得具有共同性。因此古今中外的真理,都是我們的文化遺產,必須繼續之。
  • 我要說的是如何在這兩種極端之間取得平衡呢?套用孔老夫子的話,可叫做如何取得『中庸』呢?
  • 「宇宙任何事物間無不存在著聯繫,而有一種聯繫是內在的,相互影響的。我們人類文明,自產生到昌盛,先後間的聯繫不可等閒視之,誰見過宇宙過程中有前後截然不同的斷裂呢?傳統與現代之間,不應是斷裂的關係,而應是繼承與發展的關係。望諸位一道,研察傳統文化,有用的成份發展之,無用的成份廢棄之。請各位暢所欲言吧。」
  • 我望那信紙,只見那些字如斷梗飄蓬,毫無生氣,與昔日楊雪貞一手神清骨秀的王家行體相比,截然不同。幾個女生嚶嚶抽泣。
  • 古人有中年而後不談詩、不寫詩的,可見為詩之難。歷代詩人如雲,一併搜腸括肚,好句子都讓他們弄去了,我們這一幫小小書生,只得呀呀學語,收拾些殘山剩水。
  • 只見秋空青湛,滿園沉靜,雖近蕭瑟之季,卻也到處碧綠,不過枝葉之生氣有些不比仲秋時節。那叢叢菊花,雖不甚嬌艷,然其清影麗色卻使秋園添了許多清雅之氣、俊秀之姿。
  • 頭上青籐附滿棚架,少許雨露,隨風零落,海棠花果分外清香,廣場兩邊園林中桃、李芳緋,杏吐丹霞,清氣沁人肺腑。剛才箏、笛之聲已沉,四周唯有清新一派。
  • 原以為這個貴州小女子不過是一活潑好動的少女,入詩社乃圖耳目娛樂而已,至今方知其憫貧困之真摯,愛人類之深切,非一般庸庸學子能夠相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