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低收入增加高家庭債務或加大滯脹風險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伊蓮悉尼編譯報導)澳洲儲備銀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行長Philip Lowe在其最新的一份演講中否認了長期未實現2-3%通脹目標對澳洲經濟增長所帶來的威脅,但承認當前家庭債務的創紀錄水平將使得官方利率正常化目標的實現變得複雜。

據澳洲金融評論報導,Lowe博士在週三(2月22日)在悉尼舉行的澳洲- 加拿大商業論壇上警告,許多家庭受高債務與工資增長放緩的「反向結合」拖累而削減支出,他承認,當前的實際風險是企業和消費者都將預期通脹率不會回彈。如果通脹預期以此種方式下降,那麼可能會加強近年來的低利率、低經濟增長、低工資的趨勢,這實際上形成了一種自我強化的惡性循環。

Lowe博士說:「如果通脹長期持續低迷,通脹預期可能會調整,這讓實現目標更加困難。目前在澳洲,我還未觀察到這種風險很高,最近的核心通脹上升對澳洲有益,通脹預期的大多數指標仍保持在近幾十年來所觀察的範圍之內。」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在本月早些時候曾警告說,澳儲行必須理解將通脹推升至目標範圍,以避免重蹈日本和歐洲利率政策刺激失效的覆轍。這意味著在通脹率實現回升之前,需將官方利率維持在刺激經濟的水平。

降息不太可能

不過, Lowe博士暗示儲行尚未觀察到繼續降息可以提振經濟。他認為政策制定者「正在努力平衡多個目標。」

Lowe表示: 「我們希望經濟增長更快一些,如果試圖通過貨幣政策實現這一點,那樣就會鼓勵人們多借錢,這可能會對房價帶來更強的上行壓力,目前我不認為這兩件事情都符合國家利益。」

Lowe博士在演講中說,最近幾年的超低利率將全國的家庭負債與收入比推至創創紀錄高位,從而制約了通脹預期和官方利率升高的可能.

他說: 「可能債務會持續上升,部分是由於低利率的結果,加強了家庭資產負債的脆弱性。如果是這樣,那麼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家庭顯然會發現他們借貸過多,可能會大大削減消費,(從而)損害整體經濟和就業。這是很難量化的風險,但它不容忽視。正如我所說,我們的重點是中期,而不只是下一年或者(更長)。」

他還分析,由於借款成本,澳家庭對負債的控制還是很不錯的,但是仍需艱難應對幾十年來最慢的名義收入增長。他還說:「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反向結合。鑒於此,我們最新預測的假設前提是家庭儲蓄率可能保持不變。這與最近幾年儲蓄率已緩慢下降的趨勢有所不同。」

Lowe不認為目前的家庭負債水平不可負擔,但負債水平顯示出「脆弱性」。他分析高債務水平的脆弱性是,在某些點位會造成家庭的恐慌。他說: 「我們關注的風險是,在一些將來點位,家庭可能會意識到借款太多,並會以削減支出的方式做出回應。如果家庭借款繼續以目前的速度上漲或加速…那麼風險就會上升。」

就業改善沒有像「我們想要的那麼快」

Lowe博士說,澳儲銀的第二個主要考慮因素是,就業市場改善沒有像 「我們想要的那麼快」。他說: 「其他一切都不變,如果失業率高並且上升,那麼採取措施加快通脹率回升至目標中點的可能就越高。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認為勞動力市場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不是我們想要的那麼快。」

Lowe博士說,2015年失業率下降後就一直保持在5.7%至5.8%之間,全國差異很大。他認為這是一個要繼續仔細觀察的領域。

Lowe博士在其演講中還重點闡述了加拿大與澳洲之間的相似之處,包括貨幣政策的實施方式、所經歷的礦業繁榮、強勁的人口增長,以及受低借貸成本亞洲資本流入影響而活躍的房地產市場。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