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趕快解決 高房租將令多倫多成為「鬼城」

報告稱,近三分之二新移民三分之一收入用於租房,通常抱怨找不到可擔負房屋。圖為多倫多唐人街。(攝影:穆楓/大紀元)

人氣: 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雪多倫多編譯報導)由於多倫多的房價不斷飆升,房租也水漲船高。許多原想在多倫多成家立業的年輕一代,寧願選擇離開多市,而不想支付不斷上漲的租金。有專家稱,如果不解決租金高漲的問題,高房租將令多倫多在不久的將來,成為「鬼城」。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日前推出了一個探索多市出租市場的系列報道,該報道名為「居無定所」(No Fixed Address),它讓那些租客講述自己的故事。數百人在節目中講述了他們的租房經歷。那些人中多數是多倫多當地人,其中包括27歲的多市市民加郎(Arthur Gallant)。

加郎原住在怡陶碧谷,為避免支付高房租,他搬到了伯靈頓(Burlington)及漢密爾頓,為自己和母親尋找能負擔得起租金的公寓居住。

克肖(Paul Kershaw)是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是Generation Squeeze宣傳活動的創始人,該活動旨在提高人們對加拿大年輕人,所面臨的經濟壓力的意識。克肖稱,現在該問題已經發出紅色警示,年輕一代的生活水平正直線下滑,高房價、高租金正把他們排擠出城市。

高房價、高租金正把年輕人擠出城市

加郎稱,他在零售行業工作的收入,和他母親的殘疾人補貼,只能讓其勉強付得起現在他們住的出租屋——一套位於漢密爾頓的兩臥公寓,月租金850元。

他認為現在住多倫多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現實。現在漢密爾頓的租金他還付得起,但他擔心,如果他母親去世後只剩他一人,收入就更少了,他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克肖正在準備一份關於大多地區住房問題,以及它們對年輕人有何影響的報告,他說,統計數字令人沮喪。

克肖稱,在漢密爾頓自2003年以來,一戶普通三臥的公寓,需要額外一個月全職工作的收入來支付其租金。他說,像加郎那樣,每週工作六~七天,努力打拼以多掙些錢,但其收入的大部分都用來付了房租,這是全國各地都出現的一種趨勢。對年輕人來說,他們的經濟狀況直線下滑。

高房租問題不僅影響低收入者

儘管加郎有兩個社區學院的文憑,他發出了數百份簡歷卻石沉海底,他只能繼續在低收入的零售行業工作,高房租使他不得不離開多倫多。

而多市的高租金也在影響了那些高收入,有體面工作的專業人士的生活。

現年26歲的迪波利(Derek Dibblee)於2014年搬到多倫多,成為Android軟件開發員。他之前與女友住在自由村的一戶單臥的公寓裡,每月付1,650元的租金。

後來他找了一份在銀行的薪資更高的工作,並搬到了北約克,在那裡他每月支付1,250元,租住了一套一臥的公寓。但在加上汽車、水電氣、停車和公交等的費用後,他發現他根本無法存下錢。他每月收入6,500元,竟然還不夠自己生活。

現在,迪波利搬到了蒙特利爾,住在離市中心很近的一套三臥的公寓,每月支付的租金低於1,250元。在那裡,他的薪水和以前在銀行的相同,但他現在的生活質量有了很大的提高。

年輕人搬離,多倫損失有多大?

瑞爾森大學城市建造研究所(RCBI) 執行主任布爾達(Cherise Burda)表示,年輕人因高租金選擇離開多市對多市來說是不好的兆頭。現在我們正處在住房成本的高峰期。

布爾達說,她最關心的是年輕人,他們本可以在多市開始他們的小家庭生活,卻因多市生活成本高昂,不得不搬到邊遠的社區。

布爾達說,政府不能單以城市擴張來解決問題,那會造成更多的環境及交通擁擠問題。

克肖認同布爾達的觀點,他認為大溫地區目前所處的境地就是多倫多的預警。他說現在在溫哥華,公司都很難招聘到人才。克肖認為,住房成本的上升可能會導致嚴重的不利影響,他希望聯邦政府在全國範圍內解決這個問題。

年輕的就業人員不斷的搬離溫哥華,克肖說,溫哥華現在正在成為一個「鬼城」,如果不解決住房成本問題,多倫多很快將步溫哥華的後塵。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