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ERS OF BROKEN WHEEL RECOMMEND

書摘:小鎮書情(1)

作者:卡塔琳娜.碧瓦德

(《小鎮書情》/悅知文化出版公司)

  人氣: 69
【字號】    
   標籤: tags: , ,

你我都是一本書,等著被翻閱、期待被了解。

饒富人情的可愛小鎮裡,一間令人著迷的小書店,一旦讓書本進入人生,沒有什麼不可能……

▲《小鎮書情》(THE READERS OF BROKEN WHEEL RECOMMEND)讓我們重新看見書和文字的力量,書店凝聚社群的力量,文學洗滌和撫慰人心的力量,以及只要有人就有希望的力量。──譚光磊/光磊國際版權創辦人
▲ 這本書絕對會偷走讀者的心,不僅巧妙、可愛,又醉人、親切,一如書中所描寫的破輪鎮。所有相信書本能啟發人生、治療傷痛、修補心靈的人都會喜歡這本書,而且無論你來自何方,只要閱讀就一定能享受這本書!──《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蘇珊•維格斯
▲《小鎮書情》屬於天馬行空又愉悅歡樂的故事,我已經好多年沒有讀到如此令人驚喜的作品了。看似南轅北轍的兩個人,卻因對書本的共同愛好而建立起,衍生出甜美動人的發現之旅。風格獨特、超乎預期、歡樂有趣、清新動人,實屬佳作。──全球暢銷作家尼可拉斯•巴特勒

【作者簡介】

卡塔琳娜.碧瓦德(Katarina Bivald)

現在居住在瑞典的城市阿爾塔。家中成員有她的姐妹,以及持續擴增的書籍。

還是十四歲的少女時,卡塔琳娜就已在書店打工,她認為這種被書籍包圍的環境,是讓人產生寫作動機的幸福。

她喜歡在房間中擺滿小說,而客廳中擺放歷史、文化等綜合書籍。和她作品中的人物一樣,她還沒有想好在人與書之間,她該選哪個才好。

推薦序/譚光磊

小鎮、書店,有時還有人生

請想像一下:你生長於一個小國,從來沒出去看過世界。你個性有點害羞,不擅長與人交往,但是沒關係,因為你愛書成癡,喜歡在文字裡冒險,只要有書,就能滿足你所有的喜怒哀樂。某天,你因為賣書(你當然在書店裡工作)而和地球彼端某個素未謀面的人開始通信,並且結為忘年之交。終於你鼓起勇氣,用為數不多的積蓄買了機票,去那個遙遠大國的偏鄉小鎮跟「網友」見面。

然後你發現朋友死了,就在你翻山越嶺飛度重洋的時候。

這就是《小鎮書情》的開場。來自瑞典的年輕女生莎拉,剛抵達美國愛荷華州鄉下的破輪鎮,就得知了筆友艾美的死訊。她沒有轉頭就跑,也來不及驚慌失措,便被各有怪癖可是熱情好客的鎮民留下來,因為「艾美的客人就是我們的客人」。是的,鎮民都有點怪:愛管閒事的貴婦兼一人報社社長阿珍、與男友回鄉開酒吧的帥哥安迪、恪守教規見不得別人亂來的卡洛琳、剛剛戒酒手還有點抖的失憶大叔喬治,他們各有自己的美麗與哀愁,困守在這個逐漸凋零的破輪鎮,卻不約而同向莎拉伸出了友誼之手。

莎拉何以回報?她居然異想天開,決定用艾美幾千冊的藏書為基礎,在這個沒人看書的鎮上開一家書店。

瘋了嗎這是?大家都是這樣想的,就連一個小時車程之外,比較繁榮因此趾高氣昂瞧不起人的「希望鎮」居民也不例外。他們會專程開車過來一探究竟,進書店晃兩圈鼻子還抬得高高,意思是「果然沒猜錯,這種破地方哪會有人看書,這書店不倒才怪。」

莎拉不信邪不服輸,憑著她對書的熱愛,要打一場不可能的仗。她想方設法讓鎮民翻開書,絞盡腦汁推薦對的書給對的人,還要在賺錢的同時給希望鎮民一點顏色瞧瞧。她甚至想出與眾不同的分類法,不再是文學非文學歷史推理童書食譜,而是更「功能取向」的犀利標籤,例如「字比較少」適合不太看書的人,「性、暴力、武器」則代表犯罪小說。為了怕故事沒有皆大歡喜,讀者不開心,還貼心附上警告「注意:悲慘結局!」

可是她的旅遊簽證只有兩個月,書店才剛上軌道就得打道回府。她想留下,鎮民也希望她留下,他們又會想出什麼荒謬可笑的解決辦法呢?

──節錄自《小鎮書情》(推薦序)/ 悅知文化出版公司

【正文】

誠心誠意感謝樹木

有一些破輪鎮的鎮民漸漸習慣鎮上有一家新書店了,還有整天待在店裡的怪怪瑞典遊客。

認識莎拉的人們去書店,都只是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鎮上的其他鎮民或是附近區域的住民大多是一頭霧水。怎麼會這樣呢?突然就出現一個遊客,還有一家書店?他們需要很多不一樣的店鋪,但怎麼會有人選擇開書店?為什麼要大老遠從瑞典跑來開書店?

大部分的人經過時只會搖頭,但他們不知不覺就習慣街上多了一個新櫥窗,以及那個站在櫃台後面發呆的奇怪女人,有些人甚至還會糊裡糊塗地對她頷首、打招呼,而她總是報以燦爛的怪怪笑容。

那天下午,她就坐在一張單椅上讀書,有兩個鎮上的孩子在櫥窗外停下腳步。他們剛下校車,但一點也不急著回家寫作業。從街上看過來,莎拉有如櫥窗擺設的一部分。櫥窗上漆著店名「橡樹書店」,字體呈現寬大的弧形,她就坐在溫馨的黃色大字下方。

她窩在椅子裡,長髮有如簾幕垂落並遮住臉,腿上放著一本書,旁邊的茶几上還有一堆高高的書,她正用纖細而修長的手指不停翻頁,速度之快,讓那兩個孩子納悶她是否來得及讀。

他們忍不住駐足觀看。一開始,他們只是希望她會點頭打招呼,或是趕他們走,但一個小時過去了,她完全沒有察覺他們站在外面。喬治來的時候,那個比較小的孩子鼻子貼在玻璃上對她做了一個鬼臉。但這招也沒能讓她開口罵人或是無奈地請他們離開,好奇怪。

「你們在幹嘛?」和莎拉有關的事,喬治總是有點過分的保護。

「我們想看她能一次不停地讀多久。」比較大的孩子說。

「她根本沒發現我們。」小的那個孩子說。

喬治彎腰探頭看著櫥窗,雖然知道不應該,但還是忍不住好奇。「你們在這裡站多久了?」

「一個小時了。」

「她都沒有抬頭?」

「沒有。」

小的那個加入對話:「我一直做鬼臉她都沒看見。」喬治對他皺眉頭,後退遠離櫥窗一些,擔心萬一莎拉若在這刻剛好抬頭,會以為他和兩個小鬼一起搗蛋。

「我們要待在這裡,直到她抬頭為止。」小的那個信心滿滿。「我們要幫她計時,對不對,史蒂芬?」

他哥哥點頭。「我是一定不會走的,你想回家就先走。」他的語氣有全然地不在乎,身為哥哥的他很清楚弟弟絕對會跟進。

可惜他們不知道,莎拉手中那本書是道格拉斯.庫普蘭的《神經家族》,否則他們一定會將實驗改期進行,改成像是她閱讀大部頭傳記的日子,或是其他比較需要中斷休息的書籍時光。目前,她就只是繼續讀個不停,不時大笑或會心微笑。

隨著時間過去,湊熱鬧的人就越來越多了。阿珍和她老公經過時,至少已有十個人站在店外。她老公太常聽她聊那個觀光客的事,所以也決定過來看看,於是阿珍很體貼地特地帶他來,卻被一大群人擋住而無法進店門,她十分不悅。當兩個孩子解釋過之後,她威脅要進去告訴莎拉,讓他們玩不下去。

「這樣很沒禮貌。」雖然她這麼說,但不確定是說他們站在店外把莎拉當成馬戲團動物很沒禮貌,還是說他們不讓她進去書店很沒禮貌。

喬治有同感,但他不禁懷疑,阿珍之所以不高興,可能是因為她自己沒有想到這個主意,而阿珍她老公表明也要站在這裡看。

阿珍還是很想衝進店裡告訴莎拉。雖然她很愛她老公,但不代表他可以決定她該怎麼做,她一手按住了店門。

這時她老公說:「這件事不就很適合登在通訊報上嗎?」

阿珍停住,在天人交戰幾秒後,她轉身回家拿相機,說:「在這裡等,千萬別離開。假使我不在時莎拉抬頭了,你們也先別走。總之,等我拿相機過來,至少可以一起拍張大合照。」

她回來時,所有人都還在,莎拉也還在看書。

阿珍立刻拍下莎拉坐在櫥窗裡讀書的照片。

「怎麼會有人想看別人讀書呢?」站在餐館門口的葛瑞絲問著,她點起香菸,但主要是假借抽菸來看大家在做什麼。

「反正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了。」史蒂芬說。

她想了一下就承認說:「這倒也是。」接著說:「你們總得吃東西吧,幫我把後院的烤肉架搬過來,我煎漢堡給你們吃。」

當她忙著準備東西的時候,忽然想到有食物很不錯,若有啤酒喝就更好不過了。她馬上打電話給安迪,他立刻趕來,帶著卡爾、幾箱啤酒,以及店裡的幾位常客。

湯姆都還沒看到書店,就先看到那一大群人,因聚集看熱鬧的群眾早已將書店圍得水洩不通。他剛下班,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看到他們,原本打定主意直接開過去,卻愕然發現車子已經停好了,他完全不記得是什麼時候下的決定。往書店每走一步,他緊繃的疲憊感就減緩了一點,他想不通為什麼。

不知為何,只要在莎拉身邊,他就能放鬆一些。在他第一次載她去酒吧時,他就發現這件事了,她的表現像是完全對他毫無期待。事實上,她好像比較希望他不要煩她。後來,他們一起坐在艾美家門廊上那次,他幾乎有一種整個人心平氣和的感覺。他沒有想著工作或約翰,或最近任何會讓他煩惱的事情,也就是因為如此,想到要和莎拉獨處他就心神不寧。

他發誓這次絕不會重蹈覆轍,他只是過去看看怎麼回事,只是這樣,頂多五分鐘就能解決。

現場有種鬼鬼崇崇的氣氛,所有人都壓低音量在交談。他才剛走到人群的邊緣,安迪就走過來找他,還送上一瓶啤酒,將他拉到最前面。

天已經黑了,但艾美的店面燈光明亮,照耀了街道。莎拉就窩在一張扶手單椅中,手裡拿著一本書,眼光注目在頁面上。她翻著頁面,有一刻,她伸手撥開眼前那落下的髮束。

看她讀書有種侵犯隱私的感覺。好像偷看她睡覺,而她顯然完全沒察覺到在場有這麼多人。至少這次她沒哭,真是萬幸。

站在他旁邊的安迪開始小聲地解釋,湯姆聽到一些片段,像是「看書……」、「在這裡從下午等到現在……」、「換了一本書,但是沒有抬頭……」、「一手拿著書吃三明治……」之類的,但他其實沒有注意在聽。

莎拉笑了。

她的表情那麼逗趣,他不由自主心中一動。她以為沒有人在看的時候,表情特別大方而豐富,不僅溫暖、友善,也擾亂他內心的平靜。

她從不曾這樣對他笑。他想,或許得有本書才能引出她那樣的笑容,不過,他從來就沒有費心要逗她笑,或許下次有機會試試看好了。他發現他腦中竟冒出這樣的想法。

他強迫自己轉開視線,他身邊的安迪還在繼續講。「你不是應該在看店嗎?」湯姆問他。

安迪大笑。「何必呢?今晚最熱鬧的場子就在這裡。葛瑞絲打電話給我們,所以我們打包了兩箱啤酒,提早打烊就趕過來了,大家今晚都在這啊。」

「為什麼……?」

「當然是看莎拉讀書啊。」他解釋一下故事背景。「很不可思議吧?兩個小時前她換了一本書,但完全沒有抬起頭,就像接力賽一樣,你懂吧?」

湯姆搖頭。

莎拉則繼續閱讀。

直到她終於放下書。

她看完最後一行,露出彷彿見到老友的笑容,然後將書闔上。她終於看到外面的人群,急忙站起來,一臉迷糊地往外走。

她一走出店門,史蒂芬大喊:「各位朋友!整整五小時三十七分鐘。」

一陣稀疏的掌聲。空氣中滿是炭火、烤肉與啤酒的味道,地上有好幾個空啤酒瓶。整個場面有種臨時開派對的隨興氣息,大家提高交談的音量,因為終於不用擔心莎拉聽見。

滿臉通紅的莎拉怔怔望著他們,她從來就不擅長當那個受人矚目的人。◇(未完,待續)

──節錄自《小鎮書情》/悅知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對很多人來說,我是神話的象徵,是最神奇的傳說,是一則童話故事。有人覺得我是怪物,是突變異種。我最大的不幸,莫過於有人誤以為我是天使。母親認為我是她的一切,父親覺得我什麼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會想起過往失落的愛。不過,我的內心深處知道真相是什麼,我一直都知道。
  • 安娜的父親努力讓她遠離城裡正在發生的事,但戰爭終歸是戰爭,不可能讓孩子永遠不受世態的打擾。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懼,偶爾還有槍聲。一個男人如果喜歡說話,她的女兒終究要聽見有人偷偷說出「戰爭」兩個字。「戰爭」,在每一種語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熱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當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鄰居哈緹婕,陪我上山採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暱稱「老石頭」的喇鉻溥是建築師兼考古學家,帶我溜進古蹟看彩排,獨享星空下兩千年古劇場的音樂盛宴……
  • 當擁有的一切都將不再擁有,當熟悉的事實都不再可靠,當摯愛都將離去,然後呢?我們該懷疑上帝、埋怨命運,還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培養語文能力與寫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沒有七十五級分的頂尖成績,而是培養學生一生寫作的素養!
  • 我在自媒體耕耘幾年,並僥倖獲得實驗的正向回饋後,發覺自媒體品牌的成功離不開五個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複(repetition)+ 藝術(art)+簡潔(neat)+正派(decency)
  • 今世物質滿溢,更是我們取之不盡的良材,如果執筆仍覺萬縷情思,無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這幾年,我發現學生總是厭倦在「紀律與模仿」中蹲點,寫詩的不讀好詩;寫小說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鋪陳就擁有飛翔的能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