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郭文貴現身預示中南海又一波政治風暴嗎?

人氣: 34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09日訊】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隱身在美國不見蹤影的大陸富豪郭文貴,在新年前主動連繫了明鏡集團接受採訪,曝光了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的一些不光彩的內幕造成了轟動;同時,他還宣布會繼續揭發幾位級別高過傅政華的官員,引發了外界對中共高層權力鬥爭走向的猜測。

就在明鏡採訪播出的第二天,隱居在香港的大陸超級富豪肖建華突然回到大陸。這兩位超級富豪其實都是草根出生,而且都是在令人不可思議的短時間內積累了驚人的財富,他們的發家之路可以說是異曲同工。那麼除了發家手段類似之外,這兩個事件之間是不是也有一些微妙的連繫呢?我們請聽橫河先生的點評。

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個郭文貴,我們知道郭文貴同案的有4個人:車峰、馬建、張越,剩下3個人都落網了,只有郭文貴一個人因為事發前,他大概是在2014年年初吧,就流亡到美國而逃脫了關係。我們曾經做過一期節目談論那件事情。現在郭文貴突然現身,那這次他爆料當然主要講的是傅政華的一些黑幕。那麼他爆料的內容是什麼呢?

橫河:我們可以先回顧一下郭文貴。郭文貴是中國大陸政商勾結的典型,他和一般政商勾結不同的是,郭文貴勾結的政這一面直接就是政法機構,像公安部副部長馬建、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是直接動用國家機器抓人。他比一般的所謂動用黑社會力量那就不是一個數量級的。在這個消滅對手的過程當中,他幾乎沒有失手過,結果都是對手進監獄,無論是商業對手還是政界的高官。商界著名的就有李友和曲龍;政界就有北京副市長劉志華。

馬建和車峰出事以後呢,《財新網》就做了一篇長篇報導,結果郭文貴在海外就直接叫板財新的胡舒立。這個在習王的反腐過程當中還是很少見的。除此以外,郭文貴就再也沒有露過面,就銷聲匿跡了,一直到這次接受採訪,這也是郭文貴第一次在電視上露面。

從內容來看的話,大概有這麼幾個方面:一個是澄清自己,就是說對自己、對自己的公司、公司員工所受到的他說的這個不公正待遇叫屈;第二個就是證實了外界所傳的一些政商勾結,包括打擊對手的事實,主要談的是北大方正的李友;第三個就是放出重磅砲彈,他明指說要揭露4個人,這次是拋出級別最低的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這應該是這次出面的真實目的。按照他的說法,他就有三個目的:保命、保錢、報仇。

主持人:那也就是他上次公開的來叫板胡舒立讓大家知道了郭文貴的一些風格,比如說他講話是真真假假,真假混淆。那麼這次採訪的時間是有一個小時,內容的信息量非常大,內容當然還是像他以前的風格一樣,真假難辨。那麼我們先來看他最主要的主線就是曝光傅政華。他為什麼要先打擊傅政華呢?

橫河:我想從郭文貴的角度來看的話呢,直接對他的商業帝國和他的盟友實施打擊的執行者就是傅政華。不管上面是誰的目的,動手的就是傅政華。他這次是有意的把習近平和王岐山排除在他直接打擊的對像之外,至少是策略的考量,就是說集中力量打擊最薄弱的環節。

所謂最薄弱的環節就是公安系統本身民憤就極大,公安的名聲也很臭。而傅政華本人他原來並不是習近平的人馬,是已經倒台的周永康的人。而他是屬於倒戈最早,而且倒戈最徹底的一個。那一般來說,在中國人眼裡像這種是不值得同情的。所以從這個策略來看的話,郭文貴確實是深得中共內部的運作和鬥爭的精髓的,他知道自己的打擊對像,而且很明白的知道什麼人是可以打,什麼人什麼時候打。

主持人:他這個對中共內部運作和鬥爭的精髓的掌握可能和他跟中國政界一直關係密切相關。比如他在採訪裡頭他就提到,說李友背後有前任和現任的政治局常委,所以他也要找人保護他自己。他找的就是傅政華。結果傅政華吃了被告吃原告,級別不高但權勢很大。據他的描述,就說傅政華的弟弟跟他說,傅政華的權力,除了習近平、王岐山和孟建柱之外,最大的就傅政華了,連專案組都得聽他的。您覺得這種消息可信嗎?當然他還曝光了很多,就辦案過程中的酷刑等等。

橫河:這方面的消息應該是可信度比較高的。因為他這裡談到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講傅政華索賄,就直接說在海外向他索賄還要5千萬,那5千萬指的是美元;另外一個就是兩邊收錢;第三個就是辦案的時候亂抓無辜。說他這個系統的員工被控的就有3千人,而且被抓的人不讓見;還有就是有酷刑,抓人的時候就把人腿打斷了;還有關押期間遭到非人待遇,有一個員工說是多次被打斷胳膊、坐鐵椅子,結果還把人整得精神不正常了;還有就是威脅親人和家屬叫人家交待。

我們排除不管傅政華的後台是誰,這一些事情在中共的司法系統裡面是否存在,傅政華會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你像索賄,還吃了原告吃被告,這個不僅是公安,其實在中國的法院裡面也是常規,法官吃了原告吃被告,那不然在中國就不叫法官了。就是他自己也是,如果沒有好處,你說馬建和張越會替你郭文貴辦事嗎?所以郭文貴自己是一直在做這樣的事情,他精通他才知道這些內情。

辦案的時候亂抓無辜,被抓的不讓見。這個例子太多了,我們舉幾個,一個,2002年,長春法輪功學員插播電視的時候,一次就抓了5千多人。那這次「709律師案」,有多少人都是抓了以後長期不讓見家屬,也不告知下落。你像江天勇律師「被失蹤」,連喉舌電視都報導是警方抓了人,家屬還是沒有辦法打聽到江天勇關在什麼地方。這些案子就太多了。

至於說酷刑,還有濫用藥物至精神失常,這個在中國的司法系統裡面太普遍了,最多的就是法輪功學員的案例。我們前不久還做過一個節目,就是上海的著名民主人士喬忠令,他精神完全是正常的,被關押在精神病院強迫大劑量的服用精神病藥物,已經好多年了;還有前不久被釋放的大陸律師李春富,就是李和平的弟弟,他也是釋放的時候已經發現出現精神異常了,而且他自己說在裡面被大量的灌藥。

我們可以看到就是對信仰者是這樣、對律師是這樣、對訪民是這樣,對於這些在權力鬥爭,或者反腐當中被調查的對像為什麼就會不一樣呢?同樣的人在執行,都是司法機關在執行。你想想看,每個省的公安廳都必須要有一個精神病院,就叫安康醫院。你仔細想想的話,哪一個人會聽到這種消息不覺得恐怖?

剛才講的是這個系統裡面,現在就講傅政華個人他會不會這樣做。傅政華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刑偵出身的,刑偵就是刑事偵查,刑事偵查要破案怎麼辦?在中國大陸,毫無疑問的就是屈打成招,沒有別的方法。雷洋要是沒有被打死,就一定會打得承認嫖娼。中國大陸有這麼一句話,說在中國公安手裡面被打急了,狗熊都會承認自己是兔子的。所以作為一個長期在公安局工作的老公安的話,違法、酷刑是常態,如果看不慣,早就被趕走,或者自己離開了。能夠留下的,要就是本來就惡的,要就是學會了做惡的。

談到傅政華還有一點要注意的,他在李東生倒台以後曾經接任過中央「610」辦公室主任8個月。接的是誰的班呢?接的是劉金國,他的繼任是黃明。那麼你想想看,能夠被選中當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它的前提就是選什麼人跟這個職務有關係的,要選「610」主任的話,那一定就是壞,就是殘忍。因為那個職位它就是做那些顛倒是非、顛倒善惡的這種工作的,做這種工作的當然就要選最壞的人。所以說能夠選中他當「610」辦公室主任就說明這個人本質上是很壞的一個人。

主持人:就在是非觀念上是跟大家不一樣的。

橫河:對,就和正常人是不一樣的。當時還披露過一件事情,艾未未的案子當時是傅政華直接辦的,把艾未未抓起來以後威脅他,說是要把用於高智晟律師的酷刑用到艾未未身上。高智晟律師自己描述過他受酷刑的過程,還有記者看過那個高律師受酷刑的錄像。你想想看,居然在施行酷刑的時候還把錄像錄下來。人家是不敢錄像,怕留下來做證據,他們居然就自己把它錄下來,別人不可能錄到。可見這些人根本就不把法律放在眼裡。

主持人:或者是在他眼裡這個根本不算違法。

橫河:而當時給高智晟施酷刑的時候,還說明了的,就是對付法輪功的那一套對付到你身上來。那我們再看一看歷屆中央「610」辦公室主任都是些什麼人?任期最長的是1999年當副主任、2000年開始到2009年當主任的劉京。文革的時候,劉少奇和鄧小平派工作組是最開始嘛,北京工業大學他是學生,就成了工業大學的文化革命委員會的主任。譚力夫大家都知道的,他是紅衛兵的總隊長,當時就鬥「黑幫」,打教授,很厲害。

到了7月份,劉少奇、鄧小平失勢以後,劉京和譚力夫馬上就貼出了一張大字報,就向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建議要把「血統論」提煉為政策,成為將來本本和條條的內容。後來在「血統論」製造下的紅色恐怖當中,全國有至少上萬人被打死,北京就是在紅八月當中打死1,172人,這是有統計數字的。就是這樣的人可以去當「610」辦公室主任。

李東生從1999年成立當「610」辦公室副主任,到2009年接劉京當主任,到2013年底被雙規。他的幾大罪行,第一個就是迫害法輪功,用宣傳機器,因為他是搞宣傳的,宣傳機器來妖魔化法輪功。就是這個李東生他把央視變成了淫窩,專門向中央高官去輸送美女,當然他還有很多經濟罪行,最後被判了15年。就是這樣的人才能去擔任「610」辦公室主任。

當「610」主任的必要條件是知法犯法,執法犯法,是非顛倒,因為他一方面要打擊好人,一方面自己要做到壞到極點,其實這兩者是一致的,因為你只有壞到那個程度你才能心安理得的去打擊好人,一般人做不到。

所以不管從中共的政法系統的作惡,還是傅政華本人之惡,我相信他一定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跟他為誰效命沒有關係,就是為誰幹他都會用同樣的手段,因為他是執行者,任何人都得通過他來執行這些任務。

主持人:郭文貴他在採訪裡頭還談到說,大批抓捕律師和維權人士,就我們講的「709」律師,就是傅政華幹的,那麼是不是這樣呢?

橫河:政策倒不一定是他訂的,就是說要打擊維權律師這個政策輪不到他來訂,但是具體執行和手段很可能是他幹的,當然不會是他一個人,是整個公安系統來做的這件事情。

主持人:郭文貴本人他在2014年挑戰胡舒立之後就銷聲匿跡了,現在時隔了將近兩年又重新出現,這個出現的原因是因為像他自己說的那樣,是說找到了扳倒傅政華的證據了,還是說有其它的原因?

橫河:這個就很難說了,因為這個問題實際上就是為什麼郭文貴在隱身兩年之後突然之間出現了?扳倒傅政華的證據,嚴格的說,從他這一次接受採訪來說他並沒有公布,他講了他很多罪行,但那些罪行不見得就是能夠扳倒傅政華的罪行。如果他真的有證據的話,我相信他反而不會在這個場合公布出來,因為他至今還有很多內線,他可以通過各種途徑直接送到能夠扳倒傅政華的人手裡,他也不見得就會把它公布出來。

主持人:他講了他有視頻。

橫河:但是他沒有公布具體是什麼東西。找到傅政華犯罪證據,和找到能夠扳倒他的證據,其實不是一回事,因為犯罪的證據不一定能夠扳倒他,這個原因就是在中共這個系統裡面,什麼是犯罪,跟有沒有違法沒有多大的關係。守法的公民可以隨便丟到監獄裡面去當罪犯,而真正犯罪份子是坐在法庭的位子上,甚至坐到最高法院的位子上去,坐到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位子上去審別人的,所以這個是兩回事情。我相信根據郭文貴在大陸和海外的關係網,他不會用兩年的時間才找到傅政華的證據。

我認為他現在真正出來的原因有兩個可能性,都跟當前的形勢有關係的,當前是十九大之前的布局,雙方的鬥爭還是非常激烈的,一種可能就是郭文貴這次爆料是衝著習近平、王岐山去的,當然從策略上他不會這麼說,那他自己找死,他不會這麼說,但是你可以看到他隱隱的談到了一些,比如他強調說暴力辦案人員多次說,這是習近平、王岐山、孟建柱直接抓的案子,他專門講就是打人的這個辦案人員說的。

而傅政華現在確實是在為習王所用,他暗指的另外三個比傅政華更高的官員究竟是誰呢?他將爆的料對誰不利?從他下一步爆料的結果其實你就可以看出來,他究竟針對誰的。不過從他這次採訪也是有蛛絲馬跡可循的,他對馬建是高度評價的,而且明顯的是為馬建叫屈,他把馬建簡直講的是好得不得了,而馬建是曾慶紅的人。因為這個司法系統,特別是安全系統,胡錦濤的勢力從來沒有打入過政法系統,馬建是2006年當國安部副部長的。

問題是郭文貴是一個商人,他的公開的政界的盟友都已經進去了,他自己以他一個商人之力公開的單槍匹馬的出來挑戰的機會其實並不大的,所以說很可能他的背後有更高的後台,認為這個時候他可以出來了。

還有一個角度可以證明這點,他把令計劃當成一個小卒子看,他談到李友的背景是令計劃的話,令計劃實際上是很小很小的,在他看來的話,就是說能夠被他看做是後台的要比馬建還要高,因為令計劃至少不會比馬建低嘛,中央辦公廳主任肯定比馬建真實的實力要高,所以他應該有比馬建高得多的後台,也就是說很可能是他真正的後台把他推出來了,如果說他這次是挑戰習王的話。

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向習近平、王岐山公開示好,這也可能的,就是說打傅政華是說這個人是不好的,我幫你清掉,也有這個意思。如果說他再拋出一兩個常委級的,就是和習王鬧彆扭的常委的話,前任常委也好,現任常委也好,即使不能把他們扳倒的話,也讓他們有點麻煩,十九大之前安靜一些,不製造事端,就是實際上給習王幫忙了,有這個可能性。這個就有點像是什麼呢?就是投名狀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倒不一定非得有人來指使他。

主持人:這個郭文貴因為他以前挑戰過胡舒立,所以在上一輪的時候,媒體就去挖了他的底,根據媒體採訪到的一些內容,我們大致可以判斷,這個郭文貴他在生意圈的名聲不太好,因為他手段太過毒辣,而且講的話基本上是表面一套,真正的是另外一套。在這次的採訪中,他口口聲聲的是以反腐鬥士來自居,還標榜自己是非常看重名聲,那麼他應該知道他在原來的社交圈裡的人是不會相信他的說法的,那有分析頭腦的民眾也不一定相信他的這套說詞。那麼他這次說了這麼多內幕是為了爭取民意呢,還是給最高的領導層遞話?

橫河:郭文貴是精通小圈子政治的,他非常清楚民意救不了他,事實上在中國,民意救不了任何人,就是前幾年發生的案子當中,雷洋案、賈敬龍案、夏俊峰案,我們都談到過,民意的支持度已經是夠高的了,就是郭文貴再怎麼變他的腔調、改變他的形象,他的支持度肯定達不到剛才我們講的雷洋、賈敬龍、夏俊峰的這個程度,所以我覺得他是給最高層傳遞信息的可能性非常大。

上面這兩種情況性質其實都是一樣的,都是給習王傳話,只是說前一種是威脅、後一種是求情。那不管怎麼說的話,我相信他為了給最高層遞話。

主持人:剛才您也講到,他在採訪中是多次讚揚馬建,肯定是為他叫屈,他是說馬建如何的忠心中共,人品又如何好。那麼真正的馬建是什麼樣的人呢?您給我們分析一下。

橫河:真正的馬建是什麼樣的人?其實我們大家都不知道,因為在安全部門工作的人,他的真實情況很難被人知道,但是從已經曝光的情況來看的話,首先是用安全部的名義來插手商業糾紛,也就是說把國家機器當作個人工具使用,就是公器私用。當時把曲龍,就是跟郭文貴作對的、原來的合作夥伴,把曲龍從河南弄回河北去關押,就是以安全部和河北政法委聯合辦案的名義做的,也就是說馬建已經把國家安全部這個國家機器直接用在為郭文貴辦事上面了。

第二,如果說他是真的像郭文貴那樣忠於共產黨的話,那麼他的人品就不可能好,因為人品好跟忠於中共它是不兼容的,特別是現在進入中共的人本身就是想當官的人、想進去撈好處的人,都是為了個人利益進去的,他不可能有人品好這一說。

再一個就是,郭文貴這一次接受採訪,其實他也證實了馬建的為人。他自己說的,「盤古大觀」我們知道是郭文貴結交權貴的場所,當年比賴昌星的「紅樓」厲害不知道多少倍,這次郭文貴自己說了,盤古是安全部的聯絡單位,受安全部監管,安全部還派人在那裡常駐辦公。他說這一監管的話還少掉很多麻煩,人家都不敢來惹他了,還說小流氓(不敢來0,小流氓從來就不會去惹盤古大觀這種地方的,小流氓只能去惹惹這種派出所的管轄範圍,像足療店這種地方。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郭文貴自己承認安全部就是他的保護傘,而且他也願意給安全部監管,這就真實的反映了中國高檔的犯罪場所為什麼總是禁止和取締不了,就是因為他們真正的後台保護傘就是到了執法的最高層,也就是說從上到下所有的公安執法機關都是不同級別的犯罪場所的保護傘。你像髮廊、足浴這些的保護傘是派出所;盤古大觀這種地方它的保護傘就是安全部。受保護的機構越高檔,保護者的級別也就越高。

你像雷洋被陷害的那個足浴店,那很可能就是那個派出所的關係戶,是派出所的創收基地,要不然他明明知道是色情場所,他就不應該埋伏在外面抓去嫖娼的人,應該直接就把這個店給取消了,那個店放在那裡就是他保護,而且他還要從那裡創收嘛。就從這個郭文貴讚揚馬建的話裡面也可以看出來真實的馬建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就是最大的黑社會的保護傘。

主持人:郭文貴這個人可能以前大家不是很熟悉的,那麼這次在採訪中他就暴露他真正的財力有多大,比如說他說傅政華凍結了他的多少多少財產,然後他現在每天會損失多少千萬,但他說他根本就不在乎,因為他在國外的基金其實在這幾年,也就幾年之內吧,給他掙了多少多少百億的美金。郭文貴他本來是個草根出身,那麼聽起來他就在這麼短短的時間內,他積累了驚人的財富,就讓人懷疑說他是不是一個商業天才。

在他採訪的第二天,就有消息爆出來說大陸還有一個隱形富豪叫肖建華,在香港被遣返回大陸,這個肖建華同樣也是在普通民眾眼裡是非常低調的,但是他的身價卻挖掘出來也是非常巨大的。那您覺得他們兩個都是草根出身,難道是商業天才嗎?

橫河:在中國要致富的話,他首先要結交權貴,但不是什麼人都能夠結交權貴的,所以他們兩個人確實在商業上的經營,至少在中國那個土地上,他們是非常適應的。就像郭文貴講的李友,其實那個講的就是他自己,就是他們都要藉權力發家,但最終他們自己仍然是權力的代理人,他們是屬於「白手套」一類的,就不過他們是比較高級的「白手套」。

但是他們沒有能力就當不了「白手套」,你不可能從農民人家就給你權力,那你也不會用。必須在開始的時候要闖出來,闖到一定程度以後,然後在不同的層次有不同的人看中,慢慢往上爬。這種能力確實是很強的,但這種能力跟真正的市場經濟的能力還有所不同,他主要是如何能夠利用權力去攝取財富這個能力。

西方很多公司最終它沒有辦法在中國落腳,就是水土不服於中國這種和權力勾結的方法,這個差一點點就差很多的,這種能力不是誰都能夠學的,所以西方他即使僱用了熟悉中國的中國人,也不見得就能學到這個程度,這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主持人:那就是因為肖建華案和郭文貴案這個時間點相差的這麼近,這麼巧妙,再加上說白了,就像您剛才分析的,他們兩個其實都是高層權貴的「白手套」。那麼大家就有一部分人會分析認為說,是因為郭文貴的露面引爆了肖建華的被綁架回大陸,這兩個案件其實是連在一起的。那麼您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性,這兩個案件之間到底有沒有關係?

橫河:這兩個案件可能有直接關係,也可能沒有,今天可能沒有時間去講肖建華的案子了。肖建華背後的政商關係也是直通常委級的。有人說是打掃戰場,我覺得是不會的,因為到香港越境抓人的話,不管是黑社會出面,還是警方出面,其實都是一回事,別人都是把它當作是中共官方到香港去抓人,實際上是一個大忌,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出手的。如果說他的後台已經倒了,那就不值得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到香港去抓人。

我個人認為不太會是為了股災和馬建案,儘管這兩件事情可能會一起處理,應該是和中南海下一步的動作有關係,無論是收拾金融界,還是為了十九大的布局,就是說很多事情很可能是到了攤牌的時候了。所以這兩件事情按說起來,要抓肖建華的話可能策劃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在這之前應該就有策劃,但是突然之間有了這個郭文貴露面的事情,可能馬上就執行了。

比較有意思的是肖建華的聲明當中那句話,叫「從未參與任何有損國家利益和政府形象的事情,更從未支持任何反對勢力和組織」。這個話很有意思,這裡他說的「反對勢力和組織」,指的不是境外,而是境內的,不是體制外,而是體制內的。因為從來就沒有「反對勢力」的說法,要就叫「境外敵對勢力」。如果是境內的體制外的就叫「敵對勢力」;「反對勢力」指的是黨內派系。

這個典型的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只有知道為什麼出事的人才能夠想出那種話來,當然可能是別人寫好的,但是不管是誰寫的,他自己寫的也好,別人寫的也好,都不是為了澄清自己跟這個事情沒有關係,而是為了證實外面的猜疑,才會這樣寫的。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節目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就暫時先點評到這裡。今年是雞年,按照卦象和古代的預言,這一年應該是金雞報曉,天地迎春的一年,也就是說這一年中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那在今年伊始就出了兩件和中共高層局勢相關的大事,很多評論人士就持跟橫河先生剛才相同的觀點,認為說這是兩派攤牌的時間到了,未來這種事件會越來越多和越來越公開化,或許這件事件就是即將到來的變化的前奏。希望您繼續關注《橫河評論》,我們將為您提供更多精彩的時事解讀,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橫河評論》節目

責任編輯:蕭明

評論
2017-02-09 9: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