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陳勝之死

作者:陳必謙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17
【字號】    
   標籤: tags: ,

陳勝,這個中國歷史上第一位農民起義的領袖,可以算得上是一個胸懷大志、有勇有謀的人。在天下百姓「苦秦久矣」的時候,他振臂一呼,提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帶領千千萬萬的貧苦百姓一起作戰,誓要推翻暴秦的統治。可是他卻在起義的第二年,就被手下給殺害了。

秦二世二年(紀元前208年),陳勝已經自立為王,國號張楚。這一年臘月,陳勝帶著手下的軍隊來到了汝陰(今安徽阜陽)。在此之前,陳勝的部隊在和秦軍作戰時,由於指揮失利,損失了很多人馬。本來陳勝是想在汝陰這個地方邊打邊退,可是當軍隊行進到下城父(今安徽渦陽)這個地方時 ,一名給陳勝駕車趕馬的親信莊賈卻趁機將他殺害,然後投降了秦軍。

有人可能會想,這個莊賈真是太可恨了,怎麼能夠背叛自己的主人呢?的確,莊賈這件事做得並不光彩。但陳勝被他所親信的人殺死不是偶然的。莊賈之所以背叛陳勝,和陳勝當上楚王後的所作所為是分不開的。

在剛剛起義的時候,陳勝還是一個平易近人,願意與士兵們同甘共苦的人。可是他做了楚王以後,卻變得驕橫霸道,不講禮貌了。一天,有人稟報陳勝,說是有人來投奔他。陳勝問是誰?使者回答說是他的岳父,陳勝吩咐手下以招待普通賓客的禮節來款待他的岳父。他的岳父挺高興地來投奔陳勝,可一看陳勝的待客之道,心裏立刻就埋怨起來。不過他轉念一想,也許陳勝是不想讓別人說閒話,所以就忍了下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陳勝從裡面出來了。只見他拱起雙手作了個揖,算是拜過岳父了 。老人這下可忍不住了,說道:「唉!你這個臭小子!你還真以為你自己了不起啊!你只不過是憑藉叛亂才登上王位,獲得『張楚王』這個稱號的。你做的事超越了你的本分,如今還沒有奪得天下,你就對長輩如此無禮,我看你的事業是無法長久的。」 說完老人甩手離去。

陳勝這時也覺得自己做得有點過分,所以就趕緊追了出去,打算向岳父道歉。可是陳勝的岳父根本不理睬他。沒辦法,陳勝只好讓他離開了。

後來投奔陳勝的人越來越多。他們都是草莽出身,哪裏懂得那麼多禮儀規矩,因此這些人經常在一起談論陳勝,而且談論的話題又是以陳勝沒稱王以前的事情。時間一長,陳勝對他們的行為開始感到不滿。

這時,有人對陳勝說:「如今您已經是堂堂張楚的大王了,怎麼能夠隨便讓別人評價您呢?況且您的那些客人,一個個都是愚蠢無知的傢伙,平時正事不做,就知道在那裏胡說八道,損壞您的名聲。像這樣的人留著他們,只會浪費糧食,不如把他們殺掉算了。」

陳勝想了想,最終還是採納了他的意見。從此以後,陳勝以前的朋友都主動離去,再也沒有人願意親近他了,因為他們害怕自己有一天也會和那些客人一樣被殺。按理說,這時的陳勝應該醒悟,知道自己錯了。可是,陳勝已經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聽不進勸諫了。

為了更廣泛的樹立威信,陳勝任命朱防做中正(官職名),胡武做司過(官職名) ,專門監督手下大臣和將領,看看他們是不是對自己不忠,有沒有居心不良。就這樣朱防和胡武二人開始掌握大權。當時在外打仗的將領們,雖然為陳勝出生入死 ,拚死拚活,可是每次打完仗回來之後,不僅沒有得到獎勵,卻都要向朱防和胡武覆命。如果有誰敢不聽這兩人的話,那麼就馬上抓起來治罪。

而朱防和胡武更是打著忠於陳勝的旗號,採用嚴苛的手段糾察同僚們的過失。兩人藉著這個機會排除異己。凡是平時和他們關係不好的人,他們總會找藉口把這個人秘密處置掉。漸漸的,陳勝身邊的將領大小官員們越來越怕他,越來越不願意親近他,最終使他落了個眾叛親離,被殺而死。

陳勝的下場是可悲的。他死了以後,很多部下都逃跑了。後來陳勝的老朋友呂臣在新陽(今安徽太和西北)組織蒼頭軍起義,並且很快就攻下了陳縣。呂臣殺了莊賈,替陳勝報了仇,把陳勝埋葬於碭郡(今安徽碭山南), 謚號為「隱王」。(事據《資治通鑒》)@#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李世民一再強調說:「人死了就不可能再生,用法一定要寬簡。」「若刑罰不當,殺錯了人,怎樣追悔都不能使人再活過來。」
  • 當時,官場積弊頗多,地方官以土特產「孝敬」上司,幾乎成了約定俗成的規矩。有一次郡守下帖讓合州送魚。于成龍很不以為然,慨嘆上書,講:「民脂膏竭矣!無憐而問者,顧反乃樂魚,且安所得魚乎?」
  • 若夫聞譽而喜,聞毀而戚,則將惶惶於外,惟日之不足矣,其何以為君子?
  • 杜佑花費了三十多年時間,編纂了我國歷史上第一部記載歷代典章制度的專書《通典》。《通典》共二百卷,體大思精,包羅宏富。寫作方式和結構開創了我國史書編纂的新體制,對後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 杜根說:我當時的確是九死一生啊!附近的朋友我也想到過,可是一旦暴露,災禍就要臨頭,連累他人。我寧可死,也不願意連累別人。宜城山中人煙稀少,牽扯不上任何人,忍耐十五年,是從長遠打算啊!
  • 楚文王重病將死,對大臣們說:管饒動不動就頂撞我,抗拒我,跟他在一 起非常不舒服,不見面也不會想念他,但我知道他真的是治國的人才,你們要趕緊找他入朝來,我要將政事交給他。
  • 有人讓我們不費氣力就能得到一座城,論起功勞是不是應該嘉賞他?不賞賜,是失信的行為;但若賞賜,豈不是嘉許一種不忠的行為。這樣的賞賜絕對是錯誤的!不管是失信或是賞賜錯誤,對人民都有很壞的影響,假如這樣做了,我們將來又能拿什麼來教導人民呢?
  • 在荀灌一再詢問下,荀崧只好坦白告知:「女兒,可惜你不是男子!如今城池快要被攻破了,我想派人突圍到襄城去求援。可軍士們都有氣無力不敢出城, 看來只有坐待滅亡了。爹爹能不著急嗎?」
  • 東漢末年,中原大亂,在北方卻出現了兩片樂土,成為士民百姓嚮往的地方。這就是公孫度所管轄的遼東郡,和田疇所治理的徐無山。
  • 秦二世胡亥做了皇帝以後,寵信趙高,還任命他做了郎中令。升了官的趙高馬上表現出一幅小人得志的模樣,他一方面慫恿秦二世胡亥沉迷於酒色,另一方面排除異己,誅殺了很多和自己有過節的人,因此朝中上下都很恨趙高,很多人想殺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