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北極驚航:美國探險船的冰國遠征(2)

In the Kingdom of Ice: The Grand and Terrible Polar Voyage of the USS Jeannette
作者:漢普頓‧賽茲

《北極驚航》(聯經出版 提供)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導言】朱妮雅塔號的格陵蘭任務,齊備了驚險救援故事的各種元素,也是一部追查暗算與謀殺內幕的偵探故事。一位《紐約先鋒報》記者將在聖約翰港登船報導這宗尋人行動,由於《先鋒報》的參與,北極星號搜救任務也將成為一八七三年的夏末大新聞。

巴列特船長瞠目結舌聽完了泰森的故事後,就把這群不幸難民引進船艙,還招待他們吃了頓熱騰騰的午餐。

等他們享用過鱈魚、洋芋及咖啡後,才適時將他們送往紐芬蘭島的聖約翰港與美國軍艦會合,再由對方直接送他們去美國首府華盛頓。

官方迅速審問泰森及其他倖存者的結果顯示,雖然北極星號船身受損,但可能並無大礙,其餘十四位探險人員,說不定還活生生被困在格陵蘭遠方冰海某處的一艘漏水船上。

海軍當局接著交叉偵訊生還者以後得知,北極星號幾乎打從一開始就遇到領導危機,船員曾密謀發動叛變,霍爾搞不好真的遭人下毒。(約莫一個世紀後,法醫專家掘出他的骨骸,果然在某些組織樣本裡檢測到有毒物質砒霜。)雖然泰森拒絕指名道姓供出凶手是誰,但嚴正抗議這種不法行為,他咆哮說:「那些阻撓和破壞這次探險的傢伙,休想逃過上帝的法眼!」

***

美國大眾對於這項重要航海任務出了亂子的悲劇深表震驚,並呼籲當局成立一支救援隊返回北極搜尋生還者。在葛蘭特(Ulysses S. Grant)總統批准下,海軍即時派遣「朱妮雅塔號」(USS Juniata)前往格陵蘭展開搜救行動。

由布倫(Daniel L. Braine)船長指揮的「朱妮雅塔號」,是一艘身經百戰的單桅帆船,美國南北戰爭時期(一八六一至六五年)曾多次在美國東岸的大西洋海面執行封鎖任務。六月二十三日這天,全美各大報同聲慶祝該船從紐約出港。

朱妮雅塔號的格陵蘭任務,齊備了驚險救援故事的各種元素,也是一部追查暗算與謀殺內幕的偵探故事。一位《紐約先鋒報》記者將在聖約翰港登船報導這宗尋人行動,由於《先鋒報》的參與,北極星號搜救任務也將成為一八七三年的夏末大新聞。

朱妮雅塔號的副船長是出生於紐約市,畢業於海軍官校,年僅二十八歲的海軍上尉德隆(George De Long)。

這位急於做大事的熱血青年,擁有一雙目光銳利的灰藍眼睛,臉上框著一副夾鼻眼鏡,身材魁梧,肩膀寬闊,體重近九十公斤,頭髮赤黃,皮膚白皙,唇上蓄有兩撮蓋住嘴角的鬍子。

只要能得空稍坐片刻,德隆他總是咬著一根海泡石菸斗埋首讀書。旁人常注意到他臉上有個特徵:溫潤的笑容與柔韌的肌肉調和了下顎的剛硬線條。他意志堅決,勇往直前,講求效率,貫徹始終,胸懷大志,常說一句類似座右銘的口頭禪:「現在就做。」

德隆的航海足跡遍及全世界--包括歐洲、加勒比海、南美和東亞沿海--但從未到過北極,對格陵蘭之行也沒有特殊期待。他比較習慣去熱帶,對於霍爾這類冒險家們朝思暮想、社會大眾為之傾倒的「北極探險熱」向來不感興趣。他認為朱妮雅塔號的格陵蘭之行,只不過是去履行另一趟任務罷了。

朱妮雅塔號曾在聖約翰港短暫停留並添置補給品,順便請造船廠為船頭包覆鐵甲以防冰塊撞擊。

德隆對當地似乎沒什麼印象。當該船抵達已呈半冰封狀態的格陵蘭西南沿海小村蘇克托潘後,他曾寫信告訴愛妻:「我有生以來從未見過如此荒涼的地方,但願永遠不會流落到這種全然被上帝遺棄的場所……此處所謂的『小鎮』,只有兩棟住宅和十來間泥巴和木造茅屋,我走進其中一間後,身上老是發癢。」

德隆十分依戀妻子艾瑪(Emma),不喜歡夫妻兩人分開太遠。可惜天不從人願,他們雖已結褵二載,卻是聚少離多,因為執行海軍任務致使德隆幾乎長年待在海上。對德隆來說,襁褓中的女兒秀薇(Sylvie)簡直跟陌生人沒兩樣。小倆口在曼哈頓第二十二街有間小公寓,但他總是不在家。艾瑪說,她丈夫「命中注定必須長期和所愛之人兩地乖隔」。面對這種情況,德隆也無能為力,海軍職業軍官的生活就是如此。

不過,德隆偶爾還是會想像他放了個長假,帶著妻女在美國西部或法國南方鄉間享受另一種生活的情景,曾經從格陵蘭寫信向艾瑪勾勒這個美夢:「我禁不住想到如果我們能夠朝夕相處會有多開心,妳我分別這段時日,我擬了好多計畫……要是我倆能去歐洲找個安靜的地方住上一年該有多好,這樣軍部就不會丟一堆命令來打擾我,任何教人忐忑不安的麻煩事也不會找上門。親愛的,這次任務結束後,我說不定能休假一年,屆時我倆就可以在開銷不大的地方共同生活,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小窩了。妳想我們辦得到嗎?」◇(待續)

--節錄自《北極驚航:美國探險船的冰國遠征》/聯經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是我們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兒院的經費多虧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說出他的名字。他特別要求絕對不可以說出來。」
  • 以前,房間有窗簾,那邊有照片、花和書,一隻叫卡斯特的貓睡在沙發上。有燭臺,有細語,有斟滿的酒杯及音樂。牆上搖曳著影子,一個高大,另一個嫵媚動人。這個房裡曾經有愛存在。
  • 2015年,《守望者》為全美賣得最好的書。「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 一開始只是我這年輕女子的簡單研究計劃,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個週末,我在西雅圖中央圖書館蒐集我出生時的資料,這個舉動後來卻帶領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塊又一塊的大陸,接觸一個又一個不同的語言,且花上許多時間理解我到底是誰,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為何而來。
  • 讀美滿腦子都是亂七八糟的念頭,她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綠色拱門的盡頭。 視線範圍內瞬間變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習慣強光。 然後,讀美瞠目結舌。
  • 有時候就是會發生這種事,一群人彷彿只為了襯托一個人而存在,讓應該被看見的人更為顯眼。現實中很少像電影演的那樣,滿屋子的人無意讓出一條路,讓女主角瞥見男主角,或讓男主角望見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體會過類似這樣的神奇時刻,明明轉身要望向一群人,卻只看得見那個人。
  • 凱洛想得一種病。不要會致命的那種病,也不要會留下永久傷殘的那種。話說,她並不渴望把車停在殘障停車格的權利,雖然那真的很方便。凱洛從公車站趕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鄰居的生活習性、努力不去在乎這整座城鎮其實是個通往死胡同的迷宮 ──要說這裡是讓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說是個「公共培養皿」還來得貼切些。今天晚上,凱洛就要切斷自己和這個地方的聯繫;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離。
  • 今年2月甫落幕的台北書展,首度邀請二手書商參展,並舉辦了台灣首次的珍本古籍拍賣會,最後拍賣總金額2,232,500元,共拍出37本珍本;所得扣除成本後,將全數捐給家扶基金會。拍賣會策劃人同時也是資版出版人傅月庵表示,希望藉由活動讓民眾重燃對書籍的熱情,讓紙本書繼續流傳下去。
  • 若要介紹臺灣,就必須先從臺北捷運的廣播說起。臺北捷運在廣播站名時會以不同的語言重複四次。以「永春」為例,會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順序廣播,依序是國語(北京話)、臺語(閩南語)、客語、英語。若在鄉下搭公車,最後廣播的有時不是英語,而是當地原住民的語言。
  • 一八七三年四月間的某個迷霧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紐芬蘭島」康賽普遜灣啟航的蒸汽動力三桅帆船「雌虎號」(Tigress),正卯足全力從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島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間通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