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為了法輪功學員家人與其他中國人免於恐懼

人氣: 71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3月31日訊】最近,中國山東「辱母殺人案」,在中國大陸,在全世界華人中,在地球上一切有良知的人中,引發強烈反響,網上留言高達上億次,微博評論多達150萬條,幾乎一邊倒的控訴法院判決不公,官黑勾結,警察不作為。日前,「新浪福建」官方微博發起了一項「認為判決是否合理」的投票,在近2萬名參與者中,認為不合理的比例高達91.5%。

為什麼這個判決結果會激起如此強烈的抗議?因為它刺痛了人本性中最善良的一面。當至愛的母親受到惡人辱罵、威脅、猥褻,而擁有一切條件制止行惡的警察不作為,公、檢、法相關人員禮義廉恥全不顧,法律法規當兒戲,全都站在辱母者一方,打壓保護母親的兒子時,在高壓下逆來順受的人們悲憤的情緒,再也壓抑不住,終於排山倒海般爆發出來了!

然而,比山東「辱母殺人案」更大的邪惡,仍然每天都在中國大陸上演,而且一直被掩蓋著。1999年7月20日,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因擔心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會危及他的權和利,動用全部國家機器,以古今中外最邪惡的流氓手段,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至今,這場迫害已持續18年。18年來,成千上萬,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乃至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他們信仰神,僅僅因為他們認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而受到長期的殘酷迫害。

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曾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強姦案:18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投入男監室,聽任那些男人毆打、辱罵、強姦、輪姦。現居美國紐約的尹麗萍女士,曾在美國國會控訴了這一暴行。「我們之間曾經相互有約:其中有誰能活著走出去,就要把這毫無人性的迫害告知全世界。」尹麗萍含著眼淚說,在她被關進男監室後,「上來一群男人,打我的臉,打我的頭,然後,把我的衣服全部扒下來,上衣扒到脖子上,褲子扒到腳面上。其中一個30多歲的男人,騎在我的身上打我,一群人過來打我。等我醒來的時候,我身邊已經躺了4個男人,左邊1個,右邊3個,我床上還站了兩個男人!」這18名女性,也是女兒,也是妻子,也是母親!

更令人髮指的暴行,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美國是全世界器官移植最發達的國家,有1.2億自願捐獻者。美國前副總統切尼做心臟移植手術,等了近2年,才等到捐贈的器官。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1999年以前,中國是全世界器官移植最落後的國家,1991至1998年,肝移植78例。1999至2006年,肝移植14085例。與1999年前同期相比,增長180倍!據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等的調查,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至10萬例,2000年至2016年,可能高達150萬例,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中共一直否認「活摘」的指控。原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提出一個檢驗這份調查報告真假的簡單辦法:請中共向國際法庭控告大衛‧麥塔斯等人造謠誣衊。至今為止,沒有一個中共官員敢這麼做!這些被活活折磨至死的法輪功學員中,也有父親、也有母親、也有妻子、也有兒女!

2015年7月16日,在華盛頓國會大廈前舉行聲援全世界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集會上,有一群「騎向自由」的孩子表達心聲。其中,11歲的Aila 唱了一首英文歌。當時,我並沒有聽懂歌詞的內容,但這清純的歌聲一下子穿透我的心靈,我想起了我的兒子。我是個很少流淚、自認為非常堅強的人,但此時此刻,卻禁不住淚流滿面!1999年9月1日,我兒子6歲,上小學一年級,我正被「隔離審查」;2008年9月1日,我兒子15歲,上高中一年級,我正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2011年9月1日,我兒子18歲,上大學一年級,我正被關押在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前進監獄。是因為他的爸爸貪財嗎?好色嗎?自殺嗎?殺人嗎?都不是,唯一的原因是,他的爸爸在法輪功問題上講了真話!

我妻子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人之一。1999年5月3日,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我的家庭生活變得非常簡單、祥和、安寧,妻子賢惠而又能幹,兒子聰明而又可愛,我的工作深得中紀委監察部領導的信任,沒有一個警察到我家裡一次。1999年7月20日,誠如諾查丹瑪士在《諸世紀》中預言的那樣,「恐怖大王從天而降」,我一下子從中國社會的最高層,被打到中國社會的最底層。從1999年12月2日至2015年1月22日飛抵美國紐約,16年間,我被迫失業13年半,4928天!2010年4月28日,由於巨大的物質和精神壓力,我妻子被迫向北京市西城區法院起訴離婚。2010年8月10日,法官昧著良心、不顧事實,胡亂判令我妻離子散。只是在我不屈不饒的抗爭下,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才撤銷這個判決,我才保住我的婚姻。導致我妻子被迫起訴離婚的唯一原因,是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對我講真話的持續迫害!

我父母是中國社會最底層的農民。我父親今年79歲,母親73歲。他們曾經為他們的兒子獲得博士學位、在中共最高層工作感到驕傲和自豪。但是,從1999年7月20日我被「隔離審查」的那一天起,他們就一直在擔驚受怕中度過。在我坐牢期間,我的母親專程從位於中國中部的湖北老家,坐長途汽車到武漢,再買了一張站票,從武漢乘火車到北京,再從北京坐長途汽車到監獄,奔波幾千公里,看望我。作為長子,贍養父母是我的本份。然而,18年來,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對我「從經濟上截斷」,使我在長達13年半的時間裡,沒有賺1份錢回家,企圖將我餓死、困死在中國,使我不能對妻兒盡責,對父母盡孝。現如今,我有國不能歸,有家不能回。導致這一切的唯一原因,還是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對我講真話的持續迫害!

講真話,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講真話是憲法賦予每一個公民最基本的人權。然而,在中國大陸,只要你膽敢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就要利用一切專政機器,抓你,關你、用酷刑折磨你,判你坐牢,迫使你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甚至活摘你的器官。一句話,就是強迫你講假話,非講假話不可,不講假話不行!18年,強迫億萬法輪功學員講假話,實際上,也是強迫13億中國民眾講假話,強迫13億中國民眾搞「假、惡、斗」。這正是山東「辱母殺人案」中的孝子于歡被公、檢、法三家聯手判處無期徒刑的真正原因所在,也正是當今中國經濟、政治、社會、生態全面危機的總根源。

美國第16任總統林肯說,你可以一時欺騙所有人,也可以永遠欺騙一些人,但是,不可能永遠欺騙所有人。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製造的謊言,經過法輪功學員長達18年和平、理性、堅韌的講真相,已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現在,到了將通過迫害法輪功,毀滅中國人的良知、道德、正義與人性的元凶江澤民押上北京審判台的時候了。

這裡,我向全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們呼籲:請你們跟敢講真話、敢反迫害、敢同邪惡抗爭18年的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共同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合力將犯下「反人類罪」的邪惡之首江澤民繩之以法。#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3-31 1: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