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4)

作者:胡慧嫚

《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是啊,孩子,當我們跟自己連結,就是找回踏實飽滿『存在感』的第一步。而且跟自己連結,就是跟生命連結,在那裡,我們不只跟自己相遇,也跟他人相遇,甚至跟世界相遇。這是為什麼我們這趟心旅行,要先從自己開始出發。」

「但是,究竟要如何才能與自己連結呢?聽起來是件好抽象的事啊!」坐直了身體,艾莉忍不住追問。

「有一些方法可以幫助我們認識及靠近自己,比如『增加妳的覺察』——聽覺、視覺、嗅覺、味覺、觸覺,每一個人事物的接觸裡,妳感覺到了什麼?這個感覺怎麼在內在觸動妳?另外,也可以常問自己三個問題:我的感受如何?我有哪些想法?我要什麼?」

「我的感受如何?我有哪些想法?我要什麼?」

看著艾莉越來越困惑的臉,蘇青大笑著說:「孩子,別急,我們今天先聊到這裡,慢慢來,留些時間,讓妳的大腦跟上妳的心。」

一旁的波波打了個大哈欠,窩在最愛的專屬軟墊上睡著了。

嬰兒式的愛

「如果我們先不討論誰對誰錯、誰應該負責的問題,回想一下,這種證明愛的方式,通常為妳創造出一種什麼樣的關係?」

「其實一開始都蠻甜蜜的啊!」

坐在地板上的艾莉曲起雙腳,用手環抱,臉側貼在腿上,窩成了一個彷彿嬰孩般的安全姿態。

「我們的關係很舒服,不會有爭吵,可是……可是後來,就會有越來越多的沮喪、失望、爭吵。我最討厭爭吵了!」

「爭吵讓妳有什麼想法或感覺呢?」

「會讓我覺得我們的關係很差,覺得愛不見了,只剩下傷害。」

「妳知道嗎?說出自己的期待、感受或想法,也是一件負責的事情。既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關係負責。」

「咦,為什麼呢?說出自己要什麼,怎麼會是負責任?應該是自私啊!」艾莉睜大了眼。

「不說,卻希望對方知道並且主動給予,你知道這是哪一種愛嗎?」

「我想應該是很體貼、很成熟的愛吧?」

蘇青微笑地說:「剛好相反,這是一種『嬰兒式的愛』。」

「嬰兒式的愛!怎麼可能?」

「當我們還是嬰兒的時候,沒辦法說出自己想要什麼,所以當我們餓了、熱了、冷了、癢了、痛了,我們期待有人能夠知道,並且立刻照顧我們,滿足我們的需求,當我們被這樣對待了,我們就會感到安全舒服。」

「咦,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所以,其實我跟我的許多姊妹們都在冀望一份嬰兒式的愛?而我們卻以為這是一份成熟體諒的愛?天啊!我真的是太訝異了!但是……但是難道妳不承認,如果有人可以這樣對我們,那也是很幸福的嗎?」

「被完整照顧的時候也許真的很幸福,但是長大後的成人,如果要擁有這份嬰兒式的愛,妳知道需要交換出去什麼嗎?」

「咦,有嗎?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耶!」

蘇青微笑著。

「孩子,讓我說一個幾年前與另一個女孩相遇的故事給妳聽吧……」

「太好了,我最喜歡聽故事了!快說給我聽!」◇(節錄完)

--節錄自《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方智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德瑞奇沒等別人邀請,就逕自安坐在真皮辦公椅上,仔細打量起辦公室內的擺設。四周牆壁的書架上擺著一排排古老書籍,辦公室的中央矗立著辦公桌,旁邊有一張胡桃原木的會議桌,和一張別緻的小沙發,整體呈現出一種奢華的風格。
  • 「他是我們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兒院的經費多虧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說出他的名字。他特別要求絕對不可以說出來。」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所以,按費歐娜的規定,我應該要延續寬恕的循環,多放一顆石頭到袋子裡,送給我傷害過的人。」我取出費歐娜寄給我的象牙白石頭,把第二顆鵝卵石留在絲絨袋子裡。「我現在就按規矩來,把這顆石頭跟我誠摯的歉意送給妳。」
  • 安娜的父親努力讓她遠離城裡正在發生的事,但戰爭終歸是戰爭,不可能讓孩子永遠不受世態的打擾。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懼,偶爾還有槍聲。一個男人如果喜歡說話,她的女兒終究要聽見有人偷偷說出「戰爭」兩個字。「戰爭」,在每一種語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消失,讓她整個人都化為無形,再也找不著。因為我對她這麼了解,或至少我覺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認為她已經找到讓自己消失的方法,在這個世界上連一根頭髮都不留下。她把「痕跡」的概念擴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歲的此時,她還要把她拋下的整個人生完全抹除殆盡。
  • 余松坡覺得氣象部門的措詞太矜持,但凡有點科學精神,打眼就知道「重度」肯定是不夠用的。能見度能超過五十?他才跳幾下我就看不見了。他對著窗外嗅了嗅,打一串噴嚏,除了清新的氧氣味兒找不出,各種稀奇古怪的味道都有。科學家做了實驗,小白鼠吸了一禮拜的霾,紅潤潤的小肺都變黑了。黑了就黑了,回不去了。不可逆。
  • 讀美心驚膽顫地跟著站起來的男人和小狗走進書店。 男人說他的名字叫作「棚沖並」,今年二十六歲,是這家書店的老闆。興趣是從日本各個角落收集書——而且還是那種人稱「幻本」的書。當這個興趣繼續升級,最後便開了這家書店。
  • 認識莎拉的人們去書店,都只是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鎮上的其他鎮民或是附近區域的住民大多是一頭霧水。怎麼會這樣呢?突然就出現一個遊客,還有一家書店?他們需要很多不一樣的店鋪,但怎麼會有人選擇開書店?為什麼要大老遠從瑞典跑來開書店?
  • 凱洛想得一種病。不要會致命的那種病,也不要會留下永久傷殘的那種。話說,她並不渴望把車停在殘障停車格的權利,雖然那真的很方便。凱洛從公車站趕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鄰居的生活習性、努力不去在乎這整座城鎮其實是個通往死胡同的迷宮 ──要說這裡是讓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說是個「公共培養皿」還來得貼切些。今天晚上,凱洛就要切斷自己和這個地方的聯繫;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