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爾本不再宜居 是黑人難民的錯嗎?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墨爾本連續多年被評為全球最宜居的城市,可是隨著犯罪率飆升,這個「最宜居」的頭銜有些名存實亡。這是不是該歸罪於難民移民?禁止難民進入是最有效的解決辦法嗎?

據《時代報》報導,來自犯罪統計局(Crime Statistics Agency)的最新數據顯示,蘇丹裔罪犯製造了全維州4.8%的惡性盜竊案件,是僅次於澳洲出生的違法者的第二大犯罪群體。他們還製造了2.1%的偷車和劫車案件,而蘇丹社區在維州人口中的比重還不到1%。

2015年至2016年,涉及蘇丹裔罪犯的偷車案件激增,從89起升至155起;同期,惡性盜竊案件從51起增至99起。

此外,來自新西蘭的罪犯人數也在增加。同樣的,雖然新西蘭社區在維州人口中的比重不大,但其犯罪者參與了越來越多惡性盜竊和偷車案件。

犯罪統計局的數據報告已遞交給負責安置移民的聯邦政府委員會。該委員會會長是LaTrobe選區的自由黨議員Jason Wood。LaTrobe附近的Casey和Cardinia兩個市政廳也向委員會提交了報告。

Cardinia市政廳的報告稱,該市成為越來越多來自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大陸的「人道主義入境者」的新家;其中,10-17歲蘇丹青少年的犯罪率比蘇丹成年居民要高很多。

Casey市政廳的報告稱,該市有全維州最多的「高頻犯罪」慣犯(1年6次),其中超過三分之一的人住在郵編為3977的地區,即Cranbourne、Botanic Ridge、Cannons Creek、Devon Meadows和Junction Village。

這兩個市政廳都稱,來自移民社區的年輕人獲得各種服務和福利、使用基礎設施和體育俱樂部的途徑有限。

Wood議員說:「被社會邊緣化的年輕移民正在參與幫派活動。」

維州機會平等和人權委員會(Victorian Equal Opportunity & Human Rights Commission)董事會成員Abeselom Nega說,年輕的非洲裔違法者在媒體上頻頻露面,在犯罪激增的墨爾本,已成為引發恐懼的代表性團體。

Nega先生說:「毫無疑問,墨爾本社區中存在對青少年犯罪的恐懼。我注意到一些犯罪案件迅速增加。有些事是我們必須正視的,一些弱勢社區的年輕人頻頻犯罪,我們必須承認這一點。」

「犯罪行為是絕對不被允許的,但人們也要看到其背後的問題。」

Nega認為,教育和就業是問題的關鍵。「我們還沒有能夠幫助在學業上掙扎的年輕移民或難民,他們因此輟學。教育是讓青少年過有意義的生活的唯一途徑。」

「一些非洲社區的失業率目前為40%-50%。當這些孩子長到十七八歲,他們知道自己前途渺茫。他們沒有什麼技能,沒有在市場上有效競爭的語言能力,他們不能上大學或讀技校,或成為技工。一切看起來都沒有一點希望。」

「調查顯示,現在找工作非常難,我這還是在談那些上了大學的非洲孩子,那些為自己和家人做出了正確決定的孩子,他們也在掙扎著。」

而他們的父母因為失業和歧視,也漸漸脫離了社會。

「一些人離開澳洲,回到自己原來的地方。無法找到工作讓他們很沮喪。如果一個男人靠著救濟金過活,就會覺得丟臉。他們無法面對自己的孩子,因為他們失去了尊嚴。他們的孩子會說:『兄弟,你自己又怎麼樣呢?你自己都找不到工作,還叫我找工作。』所以他們背上行李,離開了這裡。」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