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開物》乃服第二卷‧造棉

作者:宋應星 譯者:李淑芬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編按】《天工開物》初刊於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後有日、英、德、法、俄等譯本。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並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圖,描繪了一百三十多項生產技術和工具的名稱、形狀、工序。特分節刊登,以饗讀者。

衣料第二‧作絲棉

雙宮繭和繅絲時留在鍋底的碎絲斷繭和種繭殼,都是絲緒斷亂,不可繅絲的,但可以用來造絲棉。將其用稻草灰水煮後(不要用石灰),倒入清水盆內。把大拇指指甲修剪乾淨,用拇指頂開四個蠶繭,連續疊套在其餘的指頭上,四個手指中每個手指都疊套四個蠶繭,再用拳頭將繭頂開,這樣每次用一支手的四個指頭,可以頂開十六個蠶繭,然後用小竹弓敲打。這就是《莊子》說的「泙澼絖」(指在水中擊絮,《莊子逍遙遊》:「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泙澼絖為事。」)。

湖州的絲棉特別潔白、純凈,是因為造棉的手法巧妙。上弓操作時主要在於動作敏捷,帶水將絲棉打開。如果動作稍慢,水已流去,那麼絲棉結成塊就不能完全鬆開,看起來顏色也不純白。繅絲剩下的東西叫「鍋底棉」,把它裝入棉衣、棉被用來禦寒,稱為「挾纊」(指裡面裝有絲棉的衣或被)。製造絲棉所用的人工,比造繅絲多八倍有餘,勞動一日每人只能造四兩多絲棉。用這種絲棉墜打成線來織「湖綢」,價錢稍貴,用絲線在提花機上織出的產品叫「花棉」,價錢更貴。

原文

天工開物乃服第二卷‧造綿

凡雙繭並繅絲鍋底零餘,並出種繭殼,皆緒斷亂不可為絲,用以取綿。用稻灰水煮過,不宜石灰。傾入清水盆內。手大指去甲凈盡,指頭頂開四個,四四數足,用拳項開又四四十六拳數,然後上小竹弓。此《莊子》所謂洴澼絖也。

湖綿獨白凈清化者,總緣手法之妙。上弓之時惟取快捷,帶水擴開。若稍緩水流去,則結塊不盡解,而色不純白矣。其治絲餘者名鍋底綿,裝綿衣衾內以禦重寒,謂之挾纊。凡取綿人工,難於取絲八倍,竟日只得四兩餘。用此綿墜打線織湖綢者,價頗重。以綿線登花機者名曰花綿,價尤重。#

──轉自《新三才》

點閱【天工開物】相關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蠶即害怕香味又害怕臭味,如果有掏廁所或燒骨頭的味道隨風而來,蠶聞到後會死亡,隔壁有煎鹹魚或不新鮮的油脂,也會使蠶死亡。燒煤炭或點燃沉香、檀香的煙味也會使蠶死亡。
  • 蠶繭的形狀也有好幾種。晚蠶結成束腰像葫蘆形的繭,天然露水浴過的蠶結成尖長像榧子形狀的繭,或扁圓像核桃形的繭。還有一種蠶不怕吃沾泥的桑葉,叫「賤蠶」,得絲反而多。
  • 。餵幼蠶要將桑葉切成細條。切葉的墩子要用稻麥紮成,就不會損壞刀口。摘下的桑葉用甕壇盛放,不要讓風吹乾枯。
  • 欲葉便前剪摘,則樹至七八尺即斬截當頂,葉則婆娑可扳伐,不必乘梯緣木也。
  • 蠶要生病時,胸部發光,周身黃色,頭漸大而尾漸小。而且該入眠時遊走不眠,吃葉又不多,這都是病態。應當將其急速淘汰除去,勿使害群。健美的蠶必會眠在葉面上,壓在下面的蠶不是體弱,便是懶惰,結繭會薄。
  • 蠶吃足桑葉後,要儘快捉蠶作繭,不可以耽誤時間。蠶卵孵化一般在辰(上午七時至九時)、巳(上午九時至十一時)這兩個時辰,所以蠶的發育成熟結繭一般也多在這個時間。老熟的蠶喉下兩頰是透明的。
  • 凡蠶大眠以後,徑食濕葉。雨天摘來者,任從鋪地加飡;晴日摘來者,以水灑濕而飼之,則絲有光澤。未大眠時,雨天摘葉用繩懸掛透風檐下,時振其繩,待風吹乾。若用手掌拍乾,則葉焦而不滋潤,他時絲亦枯色。
  • 但是用嘉興、湖州產的絲作衣服,即使在水中洗滌上百次以上,絲質還是完好的。嘉興、湖州的方法是劈竹編成竹席狀的蠶箔,下面用木料做支架,離地大約六尺高,地面放着炭火(防止炭爆出),前後左右每隔四、五尺即放一個火盆。蠶開始上山時,火力較小些,引導蠶吐絲,因為蠶喜歡溫暖,便立即結繭,不再遊走。
  • 《帝鑑圖說》插圖《望陵毀觀》,描繪唐太宗體從魏徵勸諫,拆毀了台觀。(公有領域)
    唐太宗嘗言:「至如隋煬帝暴虐,臣下鉗口,卒令不聞其過,遂至滅亡,虞世基等尋亦誅死」。如果有這樣的一個暴政,不僅「防民之口」,官員們還肉麻的為暴政歌「功」頌「德」,這樣的政權又能維持多久呢?
  • 多方會醫的局面,因此造成醫者的對立與競爭。尤其當醫者的診斷與治法時而南轅北轍,醫療場面遂變成眾醫者的唇槍舌戰。有次吳楚就抱怨,每投一次藥,就要跟其他醫生辯論一番,「幾欲嘔出心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