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啊~請張嘴:張草看牙記(1)

作者:張草

《啊~請張嘴:張草看牙記》(皇冠出版 提供)

  人氣: 1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請躺好!」:牙醫動手了

◎法國式障礙:舌頭和嘴唇

檢查開始,我把口鏡和探針伸入病人口中。

有一個尋常的動作,平常人可能不會注意到,牙醫的兩隻手通常都不是懸空的,尤其是握著危險工具的那隻手。我們都會尋求一個支撐點,最常用的是無名指,將手指輕抵在牙齒上或勾在嘴角,令工具不至於四處亂動。

否則的話,高速手機一晃,磨到不想磨的部位……

探針一歪,插傷了臉頰……

拔牙的工具一滑,插到喉嚨……

所以你們明白,當一位牙醫,每天的精神壓力有多大了吧?

有時磨著蛀洞,磨到痠痛的部位,病人一緊張,竟用手來搶我手上的高速手機!登時把我嚇出渾身冷汗!天啊!這玩意兒可是每分鐘兩萬轉的呀!他想害我還是害自己呀?

我馬上反應:「你嚇壞我了你知不知道?我知道你痠,可是我正在專心幫你磨掉蛀牙呢!如果你成功搶到,那不就磨穿你的臉?」

我是真的被嚇壞了,我們要讓病人明白他所製造的危險,他不能恣意去表現他的緊張和痠痛。病人明白事態嚴重之後,就會學習忍耐了。

要不是我的手指放置在支撐點上,要不是我及時停下手機,悲劇早就發生了!

幸好這樣的病人不多見,不過他們就像地雷,也不知何時會踩到。

真是充滿驚喜的職業呀!不是嗎?

但是更多的病人不是動手,而是像法國式接吻一般:嘴唇和舌頭一起來。

只要我的口鏡一翻開他的嘴唇,他就用力縮唇,推開口鏡,結果推擠口鏡壓上牙肉周圍的骨頭,他就說我壓到他骨頭痛了。

口鏡一碰到舌頭,他就把舌頭用力頂,或直接伸出舌頭,或不論我碰哪裡,他的舌頭就壓哪裡,忙碌得很。

吸水管一伸進去,他就舌頭亂頂,或整根舌頭縮緊脹起,阻礙吸水,還把自己嗆到,然後就宣稱說他是一定會嘔的。

其實他們是太緊張了!有時我歪眼一瞧,會看到病人緊握著拳頭,或五指扭曲,我就拍拍他的手叫他放鬆。

是的,放鬆很重要,而不是去忍耐!

忍耐就像拉緊的橡皮圈一樣,隨時會斷掉!放鬆才是王道!

舌頭放鬆了,就不會亂動;嘴唇放鬆了,就不會亂擠。

我曾試著把吸水管擺在病人的唇緣,什麼也不做,他也依然可以用力的頂舌、嚥喉頭,迫得自己要嘔出來。

我向他了解一下,為何他要這麼做?

「我怕水進去,要把水推走呀!」

原來如此,「我老實告訴你,除非你主動吞它,否則水是不會進去的,我們人類的喉嚨結構就是這樣。」我只差沒拿出解剖圖了,「你用舌頭推水的動作,其實正好就是吞嚥動作呀!所以反而吞了一堆水!」

真的,有病人一治療完畢就衝廁所,因為在治療中喝了很多水。

拜託,那些水能喝嗎?裡頭充滿了各種碎屑,包括牙齒組織、蛀了的牙、補牙材料等等。

「我們不是一直在幫你吸水嗎?你的舌頭亂動,反而塞住水管了。」

有的病人只不過磨了幾下牙齒,就堅持要坐起來吐水:「我不行的,我一定要起來吐水!」

「那麼的話,我磨一下,你吐一下,我磨一下,你吐一下,那要做到什麼時候?」

這些會宣稱自己「一定不能習慣的」、「一定會嘔的」、「就是會嗆到」、「一定會這樣那樣」的,根本是一種自我放棄的態度!

我曾試過把自稱「一定會嘔」的大人和小孩弄得不害怕吸水管,最重要的是告訴他們:「不要再告訴自己不行,其實你在自我催眠,那何不反過來告訴自己一定行呢?」與其抱著負面的想法令自己難過,何不用正面的態度讓事情更快、更好的完成呢?

我會試著鼓勵他:「你一定行的!」同時告訴他:「不要頂,我會看不到。」這才是正面的催眠,要讓他了解,他也必須幫助我,而且他一定能辦得到!

「任何牙科治療,都必須要有三個人的合作:牙醫、助理,還有呢?你自己!三者缺一不可。」我會這麼告訴很難合作的病人,不管大人或小孩,他們都會懂的!

有人會油條:「你是專業的,交給你就好啦!」

嘿!任何專業的人,也不能在工作進行中不斷被打擾吧?比如說理髮師,能在他理髮中去撥他的手嗎?或不停的把頭動來動去嗎?你不會這麼對待理髮師,又怎麼能夠這麼對待牙醫呢?

所以,諸位下次去看牙醫,請一定要放鬆自己(而非忍耐),幫助牙醫順利完成治療,解決你的問題,如此皆大歡喜,不亦樂乎?

◎十歲的城牆

那位小女孩張開嘴巴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跳。

她的牙肉邊緣堆滿了牙結石!厚得像一片城牆平鋪在牙齒頸部,乍看像在牙齒內面貼了一片米黃色乾硬了的紙黏土。

十歲的小女孩不應該有這麼厲害的牙結石的!

以前在大學的時候,教授還告訴我們十二歲以上才需要洗牙,那這女孩算什麼?◇ (待續)

——節錄自《啊~請張嘴:張草看牙記》/皇冠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張草

以寫小說聞名的張草,「本業」是一位經驗豐富的牙醫師。1972年生於沙巴州,馬來西亞華僑第三代。台大牙醫系畢業,2002年起返鄉行醫至今。

1996年他以《雲空行》系列正式在文壇出道,一鳴驚人!1999年更以《北京滅亡》榮獲第三屆「皇冠大眾小說獎」首獎,並於2003年完成《滅亡三部曲》系列,被譽為華文科幻小說經典。#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寫這封信時,仍然難忍滿目的淚水,幾次坐在打字機前寫了頭一行,便寫不下去。但我想到兩位失去愛子的悲痛將更勝於我,下面的話我必須告訴您們,這股力量支撐著我寫完這封信。
  • 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之後,她開始在心底浮現蘇青說過的那個完整圓滿的「全人圖」──一個大圓裡寫了一個正正的「人」字,把整個大圓分成了均等的三個區塊,每個區塊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當我們邁入六十歲,我注意到一個變化。首先,他似乎更敞開而樂意交談。然後,隨著歲月流逝,他變得幾乎渴望對我訴說過去的恐懼。
  • 一八七三年四月間的某個迷霧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紐芬蘭島」康賽普遜灣啟航的蒸汽動力三桅帆船「雌虎號」(Tigress),正卯足全力從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島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間通過。
  • 凱洛想得一種病。不要會致命的那種病,也不要會留下永久傷殘的那種。話說,她並不渴望把車停在殘障停車格的權利,雖然那真的很方便。凱洛從公車站趕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鄰居的生活習性、努力不去在乎這整座城鎮其實是個通往死胡同的迷宮 ──要說這裡是讓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說是個「公共培養皿」還來得貼切些。今天晚上,凱洛就要切斷自己和這個地方的聯繫;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離。
  • 眼前的祥和風景,儼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畫作,醒來時卻大吃一驚,赫然發現身旁有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兩者形成強烈對比。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傾,想看清楚他的長相。這名男子年約三十五到四十歲,一頭棕色頭髮亂糟糟的,臉上開始長出鬍碴子。這張臉孔,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 對很多人來說,我是神話的象徵,是最神奇的傳說,是一則童話故事。有人覺得我是怪物,是突變異種。我最大的不幸,莫過於有人誤以為我是天使。母親認為我是她的一切,父親覺得我什麼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會想起過往失落的愛。不過,我的內心深處知道真相是什麼,我一直都知道。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消失,讓她整個人都化為無形,再也找不著。因為我對她這麼了解,或至少我覺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認為她已經找到讓自己消失的方法,在這個世界上連一根頭髮都不留下。她把「痕跡」的概念擴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歲的此時,她還要把她拋下的整個人生完全抹除殆盡。
  • 剛升上大四的建築系學生坂西徹,不得不面對即將就業的殘酷現實,鼓起勇氣向心中的第一志願─村井設計事務所遞出履歷。
  • 這趟尋根之旅尚未結束。我找到了一些答案,但也還有很多問題;有些甚至沒有確切答案,而這些問題始終存在。不過有一件事情很清楚:在我的兩個家──印度和澳洲──之間的這條路,我注定要走上許多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