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見證萬人和平大上訪 英國法輪功學員親歷4·25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採訪報導)歷史的車輪滾滾前行,過程中留下痕跡不會湮沒。1999年4·25這個非凡的歷史時刻,也許會成為未來永恆的記憶。

1999年4月25日,中國歷史上開先河的萬人和平大上訪震驚中外。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秩序井然。18年過去了,英國大紀元採訪了兩位目前居住在英國、親身經歷過4·25和平上訪的當事人燕博與喻女士,作為來自北京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心路歷程是怎樣的呢?

燕博,1994年9月大學二年級時開始修煉法輪功,1998年,燕博來北京工作,作為一名較早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他找到了北京月壇煉功點,以及離住所很近的一個五、六個人的學法小組。修煉、生活、工作安排的很愜意。

1999年4月初,燕博得知天津法輪功學員被打、被抓,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能去說句公道話,都在情理之中。

燕博說:「大夥兒去上訪那太正常了,煉功就是受益的。我很年輕,沒有什麼身體上的病,很小的時候,家裡就有人練氣功,從小就對佛、道非常感興趣,看了《中國法輪功》後,對很多不明白的東西,一下子全解決了,說的太清楚了。就是覺得這個功非常好,按照真善忍做人,表現出來的人際關係都是退一步海闊天空了。煉功點的人很多,學法呢,我在家附近的學法小組,有五六個學員每週三次學法,大家會一起交流,感覺人與人之間非常的近,心都很純很善。這時候突然有人說法輪功不好,我們馬上就會站出來說自己煉法輪功後的真實感受,這是自然的反應。」

燕博記得當時得到的消息說:天津公安毆打並抓捕學員,並對學員表示,不是天津公安局決定的,是北京下的通知,如果要人的話,得上北京去。燕博認為:「既然這樣,我們在北京啊,那就出來唄,說句公道話,這麼好的功法,我們出來把事情說清楚,當時以為政府誤解了,我們站出來把這個誤解說清楚就好了。」

「我十點多到達,法輪功學員已非常多,人行道基本站滿了,非常平和,沒有人喧譁,就是靜靜的站著。我看到了在一起學法的幾個同修,他們說已經有學員進去與國務院的人反映情況了,現在等消息。不要說話,不要大聲喧譁。然後,我們就在哪兒站著,站的時間挺長的,基本每個人都帶著大法書,也拿出來看書。」

在府右街時,燕博看到大約隔十幾米就有一個維持秩序的警察。他表示:「當時警察對法輪功學員並沒有敵對,看到大家非常有秩序,也不怎麼看著大家。」

18年過去了,回憶起當年親歷4·25,燕博感概到:「那麼多學員在一起,用平和的心理去反映情況、向政府解釋,在這之前,中國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種事情,沒有過那麼多人以平和的心態去解釋一件事情,非常平和、自律、善良的一個團體。」

當時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接見了五位法輪功學員代表,燕博當時聽說朱鎔基總理接受了學員們的提議。有法輪大法研究會的學員告訴了大家這個情況,說大家可以回去了,並請大家把自己的東西都帶走,不要留下任何垃圾。

現居英國的喻女士也曾親歷4.25。喻女士來自北京,1996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

喻女士告訴記者,「當時有學員電話告訴大家,天津公安毆打部分學員,並抓捕45位學員,因為天津距離北京很近,我們學員有相互認識的,通過電話啊,大家就知道這個消息了。」

喻女士經常在海淀區的一個煉功點煉功,當她得知有學員要在4月25日和平上訪時,喻女士就與幾位學員相約一起去。25日一早坐地鐵,6點多就到達中南海西門,到了之後發現三三倆倆的陸續有學員過來。喻女士說:「我們當時對政府還是有一定的信任度,我們在馬路邊上的人行道站著,正好站在西門口,也有輔導員讓我們站成一排,比較整齊一些,大家都是很平靜、祥和,我們也不說話,等著法輪大法研究會學員與政府人員反映情況,相信政府能給我們解決問題。我們從早上6點多一直站到晚上10點前,研究會的學員告訴大家上訪反映情況結束了,大家可以回去了。」

當年的4.25和平上訪,學員們有三個訴求,就是:釋放天津被抓的學員;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允許《轉法輪》公開出版。

成千上萬象喻女士這樣的學員,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喻女士表示:「我們就是想告訴政府,法輪功特別好,想講一些心裡話。我們這些人都是受益者,希望政府能明白我們都是什麼樣的人。」

經歷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喻女士現在終於可以自由的修煉法輪功了。但問及她當時參加4·25和平大上訪的心理狀態時,她告訴記者:「當時沒有害怕的感覺,心裡很坦然。大家都是自願的,誰願意去就去,不願去就不去。完全是自己發自內心的一個行為。去的學員都非常安靜祥和,我們走的時候把地上的渣渣屑屑啊,包括警察扔的菸頭,都撿的一乾二淨。我們發自內心的善,都是修煉後養成了好的思維及習慣。」

責任編輯:文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