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正舉破除陰謀 善良構築豐碑

丹麥法輪功學員「四二五」親歷者訪談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丹麥報導)「那一天,早上4點半到煉功點煉功,到晚上事件結束差不多9、10點鐘回家,我們根本就沒有吃東西,而那一天在府右街站著不吃不喝的人不在少數……」

東曲兒(化名)的父親是一位住在北京的國家公務員,從1996年起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4月25日那一天,他和同樣修煉法輪功的妻女與很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滿懷著對政府的信任,自發地來到了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希望向國家政府部門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因為前一天,他們在學法小組聽到了一個消息,天津有4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抓了;並且天津政府部門還放話,這個事情天津解決不了,要解決就要往上找。所以東曲兒一家決定第二天去國務院信訪辦反映情況。

4月25日那天,東曲兒和父母跟平時一樣早早地起床,去附近的法輪功煉功點參加4點半的晨煉,晨煉結束後他們回家放下煉功用的墊子和錄音機,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趕去了府右街。

東曲兒父親:「我們是坐公交車去的。大家煉完功後趕緊回家,衣服都沒來得及換,早飯也沒吃,因為大家都想著趕緊去。我們煉功點的人是一塊兒去的,年紀最大的一位在80歲左右,是一位老太太,也有年齡小的就是東曲兒他們幾個十幾歲的學生。」

警察引導指揮 學員自覺配合

雖然不知道這一天會發生什麼,但東曲兒一家非常清楚自己來這裡做什麼。他們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一樣,覺得可能政府不了解法輪功是什麼,所以想用自己修煉的親身經歷告訴政府這完全是一場誤會。東曲兒母親說:「我當時帶著工作證,裝在兜裡,我想如果我進去,我首先就把工作證拿出來,我會告訴他,我是國家公務員,是做什麼工作的。我就想把我修煉法輪功以後身心受益的情況跟他們講一下。我當時就抱著這個心情,沒有其他的想法。」

當他們下了公交車,發現有很多法輪功學員正陸陸續續地趕過來。東曲兒父親邊回憶邊描述道:「我們當時是在府右街北口下的公交車。下車以後我們就看見有很多學員陸陸續續地在往府右街趕。我們並不清楚國務院信訪辦具體在哪個位置,正在猶豫該怎麼走時,就有警察過來引導著我們順府右街由北往南行進。這個讓我印象很深。還有就是警察還指揮我們怎麼站,在我的印象當中,變動了三次,一次是讓我們全部站到紅牆的那邊去,就是中南海紅牆的那邊;有一次是讓我們分別站在府右街馬路的兩邊;最後一次是讓我們全都站到紅牆對面的馬路邊上。」

法輪功學員們非常配合,大家都聽從警察的指揮,沒有人提出異議。東曲兒父親清楚地記得,等警察安排好怎麼站之後,法輪功學員就自覺地留出人行道,同時互相提醒不要站到花壇裡和草地上。整個府右街秩序井然,上午14路公交車還正常通行,下午雖然公交車不見了,但行人和自行車全天都正常行走。

靜靜地等待 平和地散去

現場的法輪功學員自始至終就是那麼靜靜地站著、靜靜地等著,沒有人高聲喧譁。很多法輪功學員和東曲兒一家一樣,早飯、午飯、晚飯都沒有吃。東曲兒父親說:「一天都沒有吃飯喝水。我當時想,如果那麼多人在那裡吃東西可能會很亂,比如要上廁所等等,進進出出的,就不想造成這個麻煩,因為走動的人一多起來,可能會給當時的那個場面造成影響,就是不方便走動吧。」就這樣,東曲兒一家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府右街站著等了一天。

等的過程當中,大家都互相照顧,男的、年青的都主動站在馬路邊上,以便女的和歲數大的能夠時不時地在後邊休息休息。那個祥和的場面,是法輪功學員內心世界的真實展現。東曲兒的父親那天就一直在馬路邊上站著,他說,自己的內心很平靜,沒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因為大家都清楚自己是去幹什麼的。

大概是中午的時候,有很多學員看到天空中出現了五彩繽紛的法輪,法輪功學員都紛紛抬頭看,紛紛合十感謝師父的加持。有的警察也看到了,更多的警察在問,你們在看什麼?

在等待的過程中,一直有學員主動地用塑料袋撿現場的垃圾,他們把執勤警察扔的菸頭一個個全都從地上撿走。

警察一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都虎視眈眈的樣子。隨後,現場又增加了武警執勤,他們的敵對情緒更明顯。後來,他們發現法輪功學員一個個都非常祥和,現場秩序非常井然,他們的態度都慢慢變得緩和了,有些警察還主動跟法輪學員搭話聊天。

到了晚上大概9點鐘左右,從前面那邊傳來消息說,進去反映情況的學員代表出來了,學員代表提出了三點要求:一個是要求當局釋放被天津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輪功學員,二是要求當局允許法輪功的書籍合法出版,三是要求給予法輪功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據說當時的總理朱鎔基接見了他們,並表示天津被抓捕的學員現在已經釋放了,其他的兩個要求他們會再研究;通知大家可以回去了。於是大家就有序地撤離了府右街國務院信訪辦。

東曲兒母親說:「大法很神奇,站了一天不吃不喝沒感覺累,甚至80歲的老人她都能堅持……撤離的時候人多、又走得集中,那個時候也根本找不到車,所以我們是走回來的,但是大家都不覺得累。」

學員們在撤離的時候,也是一邊走,一邊把地上的垃圾撿乾淨。據說,學員們撤離完,府右街跟清掃過衛生一樣乾淨。這件事情也震驚了中共的領導人,甚至被江澤民誣衊為法輪功有幕後高手指揮。

邪惡不戰而敗

「四二五」依法和平上訪,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推向了世界的舞台,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所展現出來的素質和風貌在人類歷史上豎立了一座豐碑。

同時,法輪功學員上訪中用整體的祥和平靜,破解了中共的一個大陰謀,那就是他們企圖製造法輪功圍攻中南海的假象以挑起事端。

東曲兒的父親回憶說:「從天津公安局放話說要到北京才能解決問題,到現場警察引導我們去府右街,又指揮我們這麼站那麼站,他們的預謀就是想製造事端。但法輪功學員對警察沒有任何抱怨,讓我們怎麼站我們就怎麼站。從下午開始,在現場巡視的車越來越多,除了拉著窗簾的高級轎車外,還有各種指揮車,有武警的、有公安的、還有部隊的車,這三方面的車都有。」

東曲兒的父親回憶,他們煉功點上有一位是在醫院上班的法輪功學員,到4月26日集體學法時她告訴大家說,25號,他們醫院突然被武警徵用了,病號全部被疏散轉移走了,說是給晚上12點清場用的。

想起這些,如今年已花甲的東曲兒的父親禁不住流淚了:「人從來就沒有說了算過,晚上9、10點上訪就圓滿結束了,他們的陰謀破產了。這就是大法的威德、法輪功的感召力,當時就是那個善的力量制約、影響了整個事態的發展,制約、影響了那些警察、武警和軍人,左右著那個場面、那個局面……,所以我想『四二五』真的是一座豐碑。」

反思過去 做出歷史的選擇

「四二五」開創了人類歷史上和平維護正法、維護正信的先河。有人說,如果沒有「四二五」,就不會有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東曲兒的父親並不這樣認為,他說:「自古以來,正邪從來都是不能兩立的,沒有「四二五」,也會有「五二五」、「六二五」的發生,這完全是由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的,它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一定的。」

他繼續說:「有人說,那個地方是你們能去的嗎?還去了那麼多人,如果換成我,我也會如何如何。政府是為民眾服務的,我們正是出於對政府的信任和希望,才去依法上訪的。這既是依法維護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也是對政府的信任和支持。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從來就沒有講過法律,也從來就沒有道德底線。它這些年迫害法輪功所使用的手段,已經越來越普遍地施加到了所有民眾頭上,讓人們一點點看清了中共的真實面目。是中共自己把自己放到了全體民眾的對立面上,是中共自己把自己迫害倒了。」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了18年,在這18年的過程中,東曲兒一家始終堅信大法,堅定地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努力做一個好人。東曲兒父親說:「18年來,我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就是正的越來越正、邪的越來越邪,在向兩極化分開,這個態勢越來越清晰。所以我覺得,不管是大陸同胞也好,還是世界上的各國人士也好,應該通過法輪功這麼多年的講真相,來對自己應該怎麼選擇做一個很好的反思,有一個負責的反思。這不是法輪功要幹什麼,我覺得在法輪功這個事情上,歷史給每個人做了一個安排和選擇。每個人也應該在這個事情上,有一個反思,有一個選擇。」

四二五大上訪」簡介:

1999年4月22日和23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300多名防暴警察毆打和抓捕法輪功學員,這些法輪功學員當時向刊登污衊法輪功文章的《青少年科技博覽》的雜誌社和平反映情況。而當學員們去天津市政府要人時卻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該事件,並說「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事後披露的真相顯示,這是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利用政法系統,陰謀製造法輪功「圍攻」中南海的假象,為鎮壓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而製造事端。

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和平上訪,要求當局釋放被天津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輪功學員,同時要求當局允許法輪功的書籍合法出版,並給予法輪功修煉民眾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超過萬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安靜祥和,秩序井然,沒有標語、沒有口號。晚上學員們散去時,地上一片紙屑都沒有,連警察扔的菸頭都給撿起來了。

責任編輯:童景

評論
2017-04-29 8: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