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系列報導

述說心中故事 新西蘭法輪功學員金秋謝師恩

人氣 193

【大紀元2017年05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楊楠、李泫雅新西蘭採訪報導)五月的奧克蘭,幾場秋風秋雨過後,天空一下子顯得格外高遠,靜街兩側的一些高大樹木不經意間就被染上了點點金黃。大自然以無聲的方式告訴人們季節更替的規律,經過春天的播種,夏日的驕陽,等待勤勞者的將是秋天的收穫。

來自新西蘭不同地區的五位法輪功修煉者,有著不同的年齡、不同的生活經歷和成長背景,但在5月13號這一天他們卻做著同一件事情,述說心中的故事,向他們最尊敬的師父表達心中的感恩之情,感謝李洪志師父把人世間最美好的甘露灑在了他們的心田。

「我覺得人生不再迷茫」

在奧克蘭大學學習藥物專業的年輕女大學生羅娜(化名)從小在奧克蘭出生長大,完全在學校接受西方式教育的她,卻在兩年前決心要成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

談到短短兩年半的修煉經歷,羅娜感慨地表示,自己在很多方面都發生了變化。但是感受最深的有兩點,一個是自己性格上的變化,另外一點是思維方式的改變。

「我小時候的性格非常急,非常暴躁,爭鬥心很強,屬於囂張跋扈的那一種,什麼事情都要占上風,願意和別人較勁。那麼修煉後,就知道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會去理解和寬容別人了,就是會去反省自己,自己哪裡以前做得不好了會去反省。」

羅娜在大學裡有三個比較要好的朋友,都是從中國大陸來的留學生。一開始受到國內虛假報導的影響,她們對法輪功都有些負面的想法,可是當她們得知羅娜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後,三個好朋友竟然完全接受,也明白了國內對法輪功的報導不是真相。「我想,是因為她們都知道我平時的為人處事和待人接物,這樣她們一下子就明白了。」

西方教育注重自我的個性發展,但是修煉讓羅娜看待事物的角度發生了一些根本性的變化,開始更多地關注別人的想法,這種平和的換位思維使她在同齡人中脫穎而出。

「剛上奧大的時候,我讀的是生物基礎課,後來想轉入醫學院就需要通過一次重要的面試。面試要求很嚴格,老師會問很多問題,共計八個部分,主要考的就是你的道德標準和你對一些具有爭議問題的看法,像安樂死之類的。」

「在修煉前我的思維方式是只注重自己的觀點,而看不到其他人的觀點。修煉後,我會考慮別人的觀點,會去理解其他人的想法。面試中在遇到這樣的問題時,我會分析反方的觀點,理解對方,然後去分析他們的思維方式。就是我學會了從別人的角度來思考問題,而不是只關注自己。」在這次重要的面試中,羅娜得到了較高的分數,也順利地轉入藥物學專業。

最後羅娜想在5·13這個特殊的日子對師父說:「師父,很感謝您這一次給我機會,讓我的人生不再迷茫。謝謝師父在我做得不好的時候,一次次的給我機會,感謝師父!師父給了我太多太多!」說到這裡,她的聲音有些哽咽。

學會體諒別人

來自中國大陸,目前在奧克蘭讀大學的佳佳是從小就和媽媽修煉。佳佳先前和父親的關係並不太好,修煉後讓佳佳在這個問題上有了新的轉變。

「大法讓我覺得最美好的地方就是,讓我在很多事情上的心態變得很不一樣了。因為我小的時候父親對我非常不好,基本上是動輒打罵的那種。所以從小到大我對他都有怨恨之感。後來看師父的講法,師父在講一些因緣關係,還有業力輪報這個事情,我就明白了有些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所以我就不再對父親很怨恨了。我開始體諒他,從那之後我父親對我的態度也變好了。」

不只在家庭中和父親的關係得到了改善,甚至在同學之間的關係上,修煉也讓佳佳更加明白了善心的重要。

「通過修練之後自己的心態真的發生了一些變化。之前的時候,我跟我同學相處的關係並不是很好,我在學校算是比較願意學習的,那個時候就很瞧不上一些不太願意學習的同學,他們可能也覺得跟我聊不來的那種感覺,我心裡也很鬱悶。通過修練慢慢認識到就是不管怎麼樣,作為修練人跟常人交往都要做到善良,就是不要去埋怨或責怪,從那之後就發現同學們開始接納我了。」

佳佳對師父非常的感恩:「感謝師父一路對我的呵護,在我過關的時候總能感覺到師父在我身邊,真的謝謝師父!」

昔日火藥桶  今日好人緣

沒有得法之前,文俊在國內當醫生,精神苦悶壓抑,想的就是如何多掙些錢,整日疲於奔命,結果還是事事不如意。那時他的腦子無時無刻不在提防著別人,要不就是怎麼算計和報復別人,這些不良的情緒和壓力把他搞得心力憔悴。

「在國內的醫生,如果誰能多做些手術,誰就會多積累些技術,也多賺些紅包,所以我和同事之間都是搶手術做,那時我脾氣大,總想和別人吵,我和同事和領導的關係就是勾心鬥角,非常緊張。」文俊說。

但是得法修煉後,他在國外新的工作環境中和同事的關係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我在澳大利亞2000年11月得法,從那時起我就是一個新的人了,有時明知道同事在算計自己,我還是很誠心地對待他們,用一顆善心對待他們。有個脾氣不好的同事,誰也不願意和他合作,誰和他在一起都提心吊膽,後來我說那就和我一起幹吧。然後在相處的過程中,我就用『真、善、忍』的原則來對待他,後來這個脾氣不好的同事對我很不錯。之所以能有這樣的結果,我想,是因為時時刻刻我就想自己是一個修煉人,要做好。」

身居大法當中,文俊覺得大法就像個巨大的熔爐,自己一些不好的念頭就像木屑掉進鋼水中,瞬間就被熔化了。

「我覺得我的心開始充滿了善和慈悲,而這種善和慈悲逐漸地在擴大,擴大到體外,並能夠感染別人。我的公司有一個新的華人經理,沒有什麼管理經驗,我就站在他的角度上,凡事都是幫他考慮,所以他對我非常感謝。」

文俊表示,大法洪傳,自己有幸得法修煉。師父給予他的,用盡人間的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其中的萬分之一。「修煉後,大法要求我時時刻刻想著別人,與人相處如果有什麼吃虧的事,就讓我來吃這個虧,那我怎麼會和別人有矛盾呢?法輪功給我帶來的改變,真的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一家三口相繼得法

浩的太太從中學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2000年浩和太太認識後,雖然自己沒有修煉,但也經常幫助做一些講真相的事情,結婚後不久孩子出生,全家三口都從大法修煉中受益。

「記得當時三鹿奶粉的事情,我兒子喝的奶粉都不合格。那個時候我特別擔心我兒子身體不健康。因為我兒子明顯腦袋大,大頭孩來源於奶粉不合格。但現在我兒子長得特別的壯,身體非常好。所以說這是一個神奇的事情。」

一次兒子神奇脫險的經歷,更讓浩一家刻骨銘心。「有一次我帶我兒子從公共汽車上下來,孩子那會兒三歲,車門一開,兒子就跑出去了。這時一輛出租車唰一下就從我兒子身邊過去了,當時我和我太太都嚇壞了,以為撞到了。結果看看,兒子平安無事。兒子後來告訴我,他看見前面有個五顏六色的大法輪給他擋著了。」

雖然一直支持妻子的信仰,但是2006年才下決心修煉的浩講起自己修煉的故事。

「我在2006年時臉上起牛皮癬。半年時間用什麼藥都不好使,上醫院看怎麼樣都不好使,然後我太太就讓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禮拜就神奇地沒有了,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想我應該開始修煉了。我的受益在哪呢?就是我覺得自己的智慧被打開了。學一樣東西我會用心去體會,用腦子去琢磨,好像不用人教,很多東西都自學自通了。」

浩一家剛從國內來到新西蘭不久,非常珍惜這自由的修煉環境。「我現在到新西蘭,碰到很多大法弟子,覺得每個人都特別好,都很精進。當我真正進入修練當中,我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我要非常非常地珍惜,這才是人生中我所需要的。」

儘管得法有點晚,浩請師父相信,在修煉的這條路上,他一定會走下去。「我會堅定我這顆修練的心,作為對師父的回報。」

文盲修煉突識字

張銳老人,今年76歲,1996年得法修煉,掐指一算,修煉已經21年。老人原本不識字,可是僅僅在修煉一個月後,竟然奇蹟般地認了字,能自己閱讀《轉法輪》,在當地傳為佳話。

「我以前身體不好,我有肝炎病,全身無力,不能幹活,生活自理都很難,自己洗衣服都不行。我鄰居看我身體這個樣子,就勸我趕快煉功吧,還說法輪功這個功法很好,是叫人做個好人的,我就開始煉功啦。我一煉功的時候,身體非常舒服,我心想這個功法很好,功力很強。可是看到大家看書學法,我就愁了,因為我不認識字,也不會讀書。可是就在我煉了一個多月的時候,我拿起《轉法輪》一下子識字了。我當時心裡非常激動,我識字了!還會讀書!我知道這是師父和大法給我的智慧,我心裡想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要按照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做個好人。」

全家人親眼見證了老人修煉後的變化,都非常高興。老人的女兒一家五口因此也邁進了修煉的大門。現在全家最小的小弟子只有6歲,也開始讀《轉法輪》了。

張銳讓自己的外孫女寫下她對師父的感謝:「我發自內心地感恩師尊,給了我修煉的好環境,給我帶來美好和喜悅。這些都是大法給我的,我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個最好的人。」#

責任編輯:易凡、高靜

相關新聞
(修煉故事)從大師到徒弟的傳奇
【新紀元】新世紀的藝術回歸「真善忍美展」
毛利酋長長子:演出開闊了我的眼界
新西蘭舉行紀念「4·25」十七周年系列活動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謀霸風險大 難闖兩大危機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講話:強調生命權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