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王惲〈黑漆弩.遊金山寺〉賞析

作者:唐蓮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人氣: 135
【字號】    
   標籤: tags:

王惲〈正宮 黑漆弩.遊金山寺〉
蒼波萬頃孤岑矗,是一片水面上天竺。
金鰲頭滿咽三杯,吸盡江山濃綠。

蛟龍慮恐下燃犀,風起浪翻如屋。
任夕陽歸棹縱橫,待償我平生不足!

【註解】

黑漆弩:元人小令正宮中的一個曲牌名。白無咎(人名)以此曲牌吟漁夫,有「儂家鸚鵡洲邊住」之句,流傳較廣,故後人又稱「黑漆弩」為「鸚鵡曲」。
金山寺:在今江蘇省鎮江市西北的金山上,是我國著名古剎之一。

蒼波萬頃孤岑矗:青色的萬頃波濤中,金山在其中單獨地矗立著。蒼:青色,如「蒼松翠柏」。岑,山,這裡指金山。金山原在大江之中,每江風大起,山勢浮動,甚是奇觀,故又名浮玉山。後因淤沙積起,金山漸與南岸毗連。

天竺:山名,在今浙江杭州市西湖的西邊,為佛教名山。

金鰲頭:指金山最高處的金鰲峰。

蛟龍慮恐下燃犀(讀希):蛟龍害怕點燃起犀角向水下照探。《晉書•溫嶠傳》記載:溫嶠到牛渚磯,見水深不可測,聽人說水下多有怪物。溫嶠便叫人點燃犀角而照之。片刻見水族畏火,左右掩蔽,奇形異狀。

【賞析】

王惲(讀運)在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曾出任福建按察使,此曲(小令)可能是他南下途經金山時所寫。作者在小令前面原有一序,他在序言中表示,寫詞曲不能蹈襲前人「筆墨勸淫」的狹路,刻意學習蘇東坡的豪放風格。本篇寫遊金山寺所見風光,氣豪神偉,頗相近於蘇東坡。

小令的頭四句,為第一層,寫金山和金山寺的景象。「蒼波萬頃孤岑矗,是一片水面上天竺。」點明金山的所在。於波濤萬頃之中,金山雄峙其間,確實是人間一大奇觀。用「水面上的天竺山」,來譬喻金山,貼切穩健,也很新穎。在交待了金山的位置之後,接著便進一步去寫金山的特色:「金鰲頭滿咽三杯,吸盡江山濃綠。」金鰲峰的特色是萬樹簇擁,好像一片綠色的海洋。但是「樹綠如海」的譬喻,已經十分陳舊了。於是,詩人乃力運奇思,忽發妙想,說金鰲山把頭扎到碧波之中,「吸盡江山濃綠」,薈萃大自然的精華,成就了眼前的美妙景色。如此,不單譬喻新奇,而且有了動態的感覺。

接下去,從山上再向長江眺望,「蛟龍慮恐下燃犀,風起浪翻如屋。」為了寫江中波浪之大,借用一個典故,說水下的蛟龍,害怕「燃犀相照」,驚惶得四處亂竄,於是,掀起了波浪。「浪翻如屋」的譬喻,也是別出心裁。這是詩的第二個層次。

最後,第三層,「任夕陽歸棹縱橫,待償我平生不足。」美景觀賞不盡,天色漸近傍晚,有的船隻,已經揚起歸帆;我卻不怕天色將暮,依然在此觀賞,以補我多年想來而未能早來的缺憾。這是寫自己「流連忘返」的心情。全篇以此作結,更見出:金山寺的美,是領略不盡的!

本曲(小令)在藝術上的最大特色是,譬喻新奇。誰都知道,文學作品應該運用譬喻,以增強語言的美質。有一位詩人,在回答「寫詩訣竅是甚麼?」的問題時,講:「比喻、比喻、再比喻!」但是,那些陳陳相因的、老化了的譬喻,卻像炒舊飯一樣,令讀者難以下嚥。因此,我國當代有一位作家強調:譬喻應該「新鮮、別緻、奇警,獨標一格,不同凡響」!他舉例講了一些大膽奇特的譬喻,例如:

「番茄」,意大利人把它譬喻為「金色的蘋果」;法國人把它譬喻為「綠色世界中的紅寶石」;「巴黎聖母院」,由於建築宏偉,被譬喻為「石頭交響樂」;「失業現象」,被譬喻為「西方社會中一顆正在滴答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

我們不但要重視比喻,經常運用比喻,還得努力創造奇警美妙的比喻。藝術貴於有創造性,總是陳陳相因的東西,就不成其為藝術了。

王惲在本曲中所使用的比喻:「水面天竺」「滿咽三杯,吸盡濃綠」以及「浪翻如屋」,將它們歸於新奇的譬喻之林,可以說是:理所當然,受之無愧!@*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官況甜, 公途險, 虎豹重關整威嚴。
  • 這位勢利者,很有機謀,頗善鑽營,所謂「苟苟營營,直上青雲」,就是此種人物。你看他,時來運至,青雲得路,「腰纏十萬」,有錢得很;「鵬搏九萬」,乘勢得很;「揚州鶴背騎來慣」,官運亨通,逍遙得很!
  • 詩的首聯第1、2句,「手握乾坤殺伐權,斬邪留正解民懸」,明確表明其志在推翻滿清的邪惡統治(斬邪),解除人民的痛苦。
  • 數十年的時間,千萬里的空間,被詞人壓縮在寥寥數十字之中。而社會從相對安定,到動盪離亂、劫後荒涼的演變過程,也被壓縮在少年的浪漫生涯、壯年的流離哀愁、晚年的悲苦淒涼這三幅畫中。
  • 這首小令,寫「俺」愛勞動「不羨榮華」,生活得自由如意;而「恁」(您,指貪官)一味追求高官厚祿、到頭來卻沒有個好結局。
  • 詩的風格沖淡秀麗,寫景中蘊含著比興寄喻。在盛唐時,此詩已傳為山水詩的名篇,是常建的代表作之一。到清代更受到「神韻派」的推崇。
  • 夜已深了,有人「獨」臥江樓,思緒萬端,百感交集,夜不能寐。此人為甚麼睡不著呢?這是因為他心懷家國之憂,有一種「國已不國,家已不家」的難遣之愁。
  • 喻說:人生在世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人應該順天應命,道法自然,隨遇而安,知足常樂。以舟的沿洄不定,比喻人無力回天,不可逆天意而妄為!
  • 李白在此詩中,反映出一種既輕視功名利祿,又覺得機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尾聯二句:「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揭示出:人生在世,貪圖功名富貴,是不牢不穩,非久非長的不實之務。
  • 李白此詩純然寫實,是一首卓絕千古的「雲陽縴夫曲」。開頭兩句總寫背景,作好鋪墊;接下八句,從酷熱的自然環境、水濁的惡劣生活、拉船號子的觸動悲心、和拉石靠岸的筋疲力竭,層層深入地描畫了「拖船一何苦」的具體情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