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若安好,我便幸福

作者:筱琳子

身為孩子的被母親無條件愛著;身為母親的,也被孩子沛然滋養著。縱使過程再怎麼驚心動魄,卻也因此豐腴了我們的生命,讓我們的內心更壯大。(Fotolia)

  人氣: 267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和媽媽之間,該從何說起?不如就回到純淨無邪的孩提時光吧!

我是家裡的小女兒。自小雖不至於被捧在手心上呵護,但絕對是倍受保護的溫室小花。從小到大,媽媽都不准我踏入廚房半步。我只管把書念好,把成績考好,把琴練好就行。其它的,一概與我無關。也許就因為這樣,如今即使我已榮升人母,媽媽還是把我當小女孩般看待。我深明「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這道理。步入而立之年還能享有媽媽無條件的愛,何其幸福。

媽媽有個絆腳石。別人的「 不經之談」,她總深信不疑。我據理力爭的論點,她卻連不屑都省了。 舉個比較具體的例子吧!媽媽身型胖碩,由於膝蓋關節負荷不了體重,加上年紀大骨質酥鬆,難逃膝關節腫脹疼痛的宿命。出門的時候,才幾步之遙就叫苦連天。要遊說她看專科,比登天還難。因為她會以抑揚頓挫的語氣告訴你,專科的費用令人咋舌之餘,未必有效;誰誰誰到哪裡看某某醫師不消多久就康復了吶!

坦白說我並非對那些所謂的「 醫師」心存偏見,唯獨每次請教他們有關病因,或咨詢一些稍微「 建設性」的療方,往往不是答非所問,就是避重就輕,不得而終。陸陸續續看了近二十年的「 庸醫」,媽媽的膝蓋非但沒有好轉,很多時候還必須挨受皮肉之痛。儘管如此,她仍我行我素,頑固依舊。

兩年前的黃曆新年前夕,媽媽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中風了!所幸菩薩保佑,讓她在三個月後渡過危險期,並從原先的口齒不清及動彈不得一一恢復過來。唯獨右手,基於神經受損的緣故,其肩臂肌肉萎縮,漸趨癱軟無力。逾一年的物理治療、針灸推拿、中西藥合併等似乎都無濟於事。

天性悲觀的她更加意志消沈。以往日常生活裡一蹴而成的繁瑣小事,而今變得如此艱巨。我向來無所不能的媽媽,自尊心強且凡事力求完美的媽媽,這樣的窘況對她而言是否就如刀銼般的折騰?抑或更甚?

EQ精神本來就欠奉的媽媽,中風後就更抱歉了。生活中的大小事,稍不順心,動輒發怒。壞情緒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她原本已薄弱的毅力和意志力統統削盡。因此,在復健這條路上,我覺得媽媽並沒有全力以赴。

我希望她凡事看開一點,把煩惱放下,才有空隙讓快樂進來。偏偏這只引發更多叱責。「你懂什麼?你能體會我的痛苦麼?」安慰的話說得太多連我也覺得自己矯情。我想,媽媽所服用的藥物或多或少對她的情緒造成一定的困擾。無論她脾氣壞得再怎麼樣,「溫柔以待」方為上策吧!

本文作者與母親合照。(筱林子提供)

爸爸和媽媽的性格,可謂南轅北轍。爸爸是樂天派,天大的事落在他面前,都變得微不足道;媽媽卻庸人自擾,生活中芝麻小事都被放大鏡照著看,煩惱自然層見疊出。她對人對事要求苛刻,稍不達標即發飆抓狂。鮮少有機會看到她自適自在的一面。每年的新年和母親節,在為她遞上「 小心意」的時候,我都重複著一樣的祝福語:「媽,祝您身體健康,天天快樂。」聽畢,她總是一如既往地牽牽嘴角,然後「 回敬」我一個不置可否的表情。

唉,物換星移幾度秋,她還是原來的她。我想,以往外婆在世的時候,尚且拗不過她的堅執。我不過是她的女兒,又能奈她何?

今年的母親節,我致電約媽吃飯。當然少不了被她奚落一番:「如果要等這一餐,我和你爸恐怕都餓死了吧?!」須臾,她見我但笑不語又繼言:「沒空不用回,不用回!我才不稀罕這一餐。哼!」呵呵,我的媽媽,就是那張嘴。我心有不甘,結果不但回了,還「召集」哥哥弟弟一起回,濃濃示威成分呢。媽媽最討厭這樣,她覺得誰想回就回,這樣逼著回又何苦呢?

七個孩子當中,三個有事缺席。我們卻勇於打破前例,沒待人齊,沒有饕餮大餐,沒有任何排場,扒飯時我卻乍見爸媽微笑的臉龐有掩飾不了的欣慰。其實母親節這一餐,並非在乎與否的問題吧?能在這一刻共聚用膳,所流瀉的融融暖意就是不一樣。原來簡樸中倍升的欣忭,更雋永啊!

(Fotolia)
母親節時全家人共聚用膳,所流瀉的融融暖意令人難忘。(Fotolia)

而今我每一次回家,媽媽還是一貫的雙眉顰蹙,唉聲連連。

「你看我的右手,什麼時候才能好?」

「你看你哥,都幾歲了還不願成家,我和你爸要抱孫得等到什麼時候?」

「你看……」

哎,人家說,天大的事到了明天就成了小事,蒜皮小事更甭說,到了明天根本不足一提了!這個道理,媽媽您什麼時候才願意接受?

媽媽對我的關愛,打從我呱呱墮地的那一刻至今,從不間歇。很自然的,她也把這份滿溢的愛投射在我兒子身上,不但對他呵護有加,更是有求必應。還記得三年前當我歷經逾24小時的劇痛終於把小瓜誕下後,先生早已暗自通風報信。不消多久,我就看到心急如焚的爸媽出現在我面前。我真不爭氣,一見到媽媽就把她抱緊放聲大哭。

此時此刻,生命的牽系和延續在我心底囂騰而起的滔蕩,又豈是感動二字就可以交待?當下我是多麼感激她賜我生命。我體內所流動的溫熱血液是她賜的,正如兒子體內也流著我的血液一樣。這種密不可切的關係,又有誰能取代?

每一個不同的時代背景都成就不同特質的「媽媽」。而媽媽那一代,著實吃了太多的苦。不管願意與否,社會早已為她們訂制「 」母親』應有的典範和形象:「 為母則強,為母則應犧牲。」因此,為了孩子,為了持家,勞碌奔走洗盡鉛華媽媽都在所不惜。

也因為這樣,我和她在「 養兒育子」方面有太多的分歧。換作以前年輕氣盛,少不更事的我,想必不是冷戰,就是軒然大波。然而,今天我更年長一些,要更有睿智才行。把銳氣收斂後我姑且相信,「 媽媽」這份志業,從來沒有預習這回事。

我們都是一路走,一路學。再顛簸崎嶇,再蜿蜒迂迴,我們亦步亦趨,跌過痛過再繼續摸索繼續前進。漫漫長路,身為孩子的被母親無條件愛著;身為母親的,也被孩子沛然滋養著。縱使過程再怎麼驚心動魄,卻也因此豐腴了我們的生命,讓我們的內心更壯大一些,不是嗎?

有天和朋友話家常時突然有感而發,無意間向她吐露對於媽媽的那份無力感。她只淺淺笑著對我說:「你又何必想得那麼複雜?好好愛她就夠了吧!」她拍拍我的肩,篤定的眼神,恬靜柔婉的笑顏,輕輕把我叩醒了。

是我大意嗎?媽媽心裡不也住著一位小孩嗎?她不也需要關心和愛護嗎?而今年邁的她,身理心理皆受傷的她,滿滿的愛和包容對她來說更是不可或缺的養分啊!可我偏偏忘了,有那麼一份愛,由始至今都如斯純粹質樸、義無反顧;它像大樹般根深蒂固,正如媽媽對我一樣。

雖然至今我仍無法理解為什麼還是有很多人急不及待地把年邁的父母往老人院送?為什麼我們為襁褓中的孩子處理大小便事宜能毫無怨言、呵護備至;對於為我們耗盡一生而後喪失自理能力的父母卻無法以同等的心態待之?是否回到生命初始 ,方能領悟其中道理呢?

佛理常說:「百善孝為先,凡事以孝為本。」常存仁孝心,則天下凡不可為者,皆不忍為。圓滿了孝,是不是也成就了大美呢?(本文限網站刊登)

──轉自作家筱琳子臉書

(點閱【筱琳子】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中國歷代正史中,因擔任武將而喜好殺戮,從而受到冥冥中的果報和懲罰,記載得很多,幾乎已成定律。看歷史上的實錄:明將徐達和常遇春不同的果報,秦國大將軍白起的業報,漢朝名將李廣的業報和中共將領林彪的業報。
  • 不知不覺之間,大家一個接一個走了。能感受到其中的寂寥,說不定這正是上了年紀的證明。這種感覺就像孩童時期大家很開心一起玩耍,明明還想再多玩一下,朦朧的夜幕卻悄悄逼近,廣大的公園裡只剩下自己一人,而不知該如何是好。這種寂寞的感覺,也很像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填充空洞洞的心。
  • 就是用心。所謂的心,就是自己的溫柔善意,替要打掃的地方和使用的人著想的心。如果不用心,就不能真的打掃乾淨。我打掃的時候,都在想我能為要打掃的地方和使用的人做到什麼程度。只要用心,就會想到很多事情。我覺得如果自己心裡從容不迫,就能帶給別人幸福。
  • 鑄就這種愛的過程,會伴隨著很多痛苦和艱辛,甚至會有無法想像的代價。所以你要勇敢,不能懼怕傷害和痛苦,要大膽的面對自己和這個世界。要記住,你生命中遇到的一切痛苦,都是為了提高你愛的能量級。
  • (Fotolia)
    那一年的我們,雖談不上擁有。但走過了悠悠歲月,偶爾回首,我還是禁不住給自己粲然一笑。那在青澀中難掩的熱忱,無憂中蘊含的純真,關愛中盡顯暖暖的愛,只能在純真的年代裡尋覓。
  • 古人認為,君子有九思,而美玉有九德。古人佩戴玉器,不是對財富的炫耀,也不僅僅是作為裝飾,而是「君子比德如玉」。《禮記.玉藻》曰:「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無故,玉不離身。」君子守德如玉,故君子一定是知禮明禮之人。
  • 將士們均感同身受,因此隨著主帥岳飛看著滾滾長江向東流逝,唱著《滿江紅》,之後唱到最後一句: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只覺得內心平靜無比,沒有了在先期黃鶴樓的悲壯情緒,只感覺無比的祥和寧靜,卻有著奮力精進的波瀾壯闊。
  • 基於東方人的含蓄與不善表達,我從來沒有好好看著媽媽,好好握著媽媽的手,更別說親吻她,擁抱她。但是在醫院的那段期間我都一一做了……儘管我至今還是覺得「我愛你」三個字難以啓齒,但我總算可以藉著兒子的口向他們說了一次又一次!
  • 當你擁有的那麼少,一件小小的東西都會讓你開心到飛起來。這是北韓特有的生活中,少數讓我懷念的地方。電當然不會來很久,每次電燈一晃、電又斷掉的時候,大家只會說「好吧」,然後認命地回去睡覺。
  • 紙本書是一種藝術,而電子書只是快速消化品,是片段式的,缺乏藝術感。我讓夏天讀書的最大原因,就是書籍有情感,可以翻閱,可以觸摸得到,這正是我想要給她的感覺。對孩子來說,培養她對書的感覺非常重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