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神韻世界藝術團在瑞士日內瓦的BFM劇院呈上第二場演出。圖為該劇院夜景 (吉森/大紀元)

神韻日內瓦再次爆滿 瑞士藝術家一見傾心

2017年04月09日 | 09:39 AM

【大紀元2017年04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妮瑞士日內瓦報導)《西遊記》是西方觀眾非常喜愛的舞台劇,每年的神韻演出中都有《西遊記》劇中的不同情節。在2017年的演出中,唐僧師徒受困火焰山的時候,豬八戒用釘耙傳喚「土地爺」,當演員一下子從天幕上蹦到舞台上的時候,日內瓦BFM劇院的觀眾不由得發出很大聲音的驚歎:「哇!」

神韻藝術團的天幕備受觀眾的稱讚和推崇,舞台上的藝術家來回穿梭在天幕背景之間,使得舞台空間無限延伸,拓寬了空間視覺,靈活切換故事時間。這個神奇的互動模式由神韻藝術團藝術總監D.F.先生所開創,於2016年10月18日獲得專利。

4月8日,神韻世界藝術團在瑞士的日內瓦BFM劇院呈上第二場演出,全場再次爆滿,座無虛席。瑞士藝術界的人士紛紛前來觀賞,沉醉在精采的演出中。在盛情難卻下,神韻歌唱家加唱一首,觀眾依依不捨,神韻藝術家兩次謝幕。

古典音樂家:神韻藝術家境界高尚 觸動全人類

4月8日,古典音樂家Julia Heirich觀看了神韻世界藝術團在瑞士的日內瓦BFM劇院的第二場演出。(新唐人電視台)

日內瓦瑞士羅曼管弦樂團的古典音樂家Julia Heirich觀看完神韻表示,自己是個「硬心腸」的人,但是情感卻被神韻所融化。Julia Heirich從1995年起就擔任羅曼管弦樂團的首席圓號,她曾獲國際大獎,並曾在荷蘭、瑞士、德國等國的樂團中擔任首席圓號。

「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高水準的舞蹈讓人印象深刻,整體配合也可說是天衣無縫,我也很喜歡中國樂器和西洋樂器的完美結合,而且我甚至更喜歡聽到中國樂器的演奏, 這要求音樂非常穩定,技巧要求非常高 。」Julia Heirich說。

「我非常喜愛舞台上不同的色彩,作曲家用中國方式運用樂器,使樂器奏出獨特的聲音。我個人比較喜歡輕快的音樂,因為那個時候比較靜,更能聽到琵琶的突出表現,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音色。」

「我覺得演出非常歡快,那些舞蹈動作是那麽的細膩、精準、優美、流暢、輕鬆,看著就是讓人感動,那些演員在臺上永遠是面帶微笑,那麽自然流露的微笑,令人心悅誠服。」

「我覺得這些藝術家似乎完全將自己奉獻給了他們的藝術,這是另一種境界,能觸動全人類的境界,十分感人。」

二胡獨奏讓我非常的感動,太美了,很有張力,很有表達,同時我還必須承認,我真的被舞蹈征服了,中國古典舞對我來說很新鮮,之前從來沒有看過,我覺得真的是棒極了,我甚至覺得我喜愛中國古典舞勝過歐洲傳統芭蕾舞。」

造型藝術教師:神韻價值會給西方帶來啟發

4月8日,造型藝術教師Clairemonde Nicolet觀看了神韻在日內瓦的演出。(張妮/大紀元)

造型藝術教師Clairemonde Nicolet看完神韻演出後說:「我很喜歡這個演出,對我來說,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舞蹈與服裝的視覺效果,各種(中國古典)舞蹈,如傘的舞蹈,黃花的舞蹈等等都非常美。其次是傳達的信息十分感人,藝術家在努力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同時還在告訴人們,在中國所發生的迫害。」

中華五千年歷史文明博大精深,充滿神性的色彩,富含「仁、義、禮、智、信」等精神價值觀。Nicolet說:「這是讓我特別感動的部分, 我覺得中華文化也將會給我們西方帶來更多的啟發,從總體上講,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觀是一種很好的生活態度。」

談到對神韻藝術的理解,Nicolet說:「我也教一點東方繪畫,儘管我對它沒有深刻了解。我發現面對生活的時候,需要追求身邊的一些積極因素,比如諧和與正能量。我們需要去感受世界,決定自己想要幹些什麼,然後再去做。」

「我覺得中國古典舞非常了不起,我以前沒接觸過。這種舞蹈形式的表現力很強。」

對於神韻的付出,Nicolet認為:「我認為他們很勇敢;這個舞蹈團在做一件很有意義和很值得做的一件事情,而且質量高超。」

責任編輯:馬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