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藍調(2):公老坪

作者:徐至宏
《日常藍調》插圖,徐至宏作品。(大塊文化提供)
《日常藍調》插圖,徐至宏作品。(《日常藍調》/大塊文化)
font print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距離我家不到十公里的地方,有座名叫「公老坪」的小山坡,算是豐原唯一可以看夕陽的地方,騎單車大約一小時就能抵達山頂,每到傍晚,這裡的觀景台總會聚集許多攝影愛好者,等待著拍下火紅天空最美的一刻。小時候總覺得公老坪是個很荒涼的地方,除了那些兇猛的緊追在老爸汽車後頭的流浪狗,以及一堆又一堆的橘子之外,什麼都沒有,反而長大了慶幸它從未改變,總是喜歡抽空騎上山,流流汗之餘,也看看這個陪伴自己成長的城市。

我每週二都會到公老坪上陶藝課,路邊還是常見到流浪狗,牠們互相打鬧嬉戲,但比起小時候兇猛的印象,如今看在眼裡,卻是難過居多,因為明白這邊是經常被用來丟棄寵物的地方。狗兒有些甚至已經掉光了毛,苟延殘喘的活著,真不知道丟棄牠們的人究竟是怎樣的心態。

某次,聽陶藝老師說她一早上山看到一隻紅貴賓,顯然剛去過寵物美容院,漂漂亮亮的,卻焦慮地坐在路旁,身邊還放了一包飼料,大概前主人為了減輕罪惡感吧。老師騎著摩托車,前方載著自己養的黃金獵犬,只好一手撈起貴賓,一手催著油門,單車雙載到動物醫院,為牠做結紮與身體檢查,以便找個新主人,而這之前還得找到寄宿的人家,以免驚擾自己家裡的狗貓。我原本對紅貴賓沒什麼好感,但覺得應該幫老師一個忙,於是答應讓狗狗寄住。記得牠進門那一天,外頭下起滂沱大雨,牠兩眼無神,不時低頭看著地面,慌張得不知如何是好,安安靜靜坐在我身旁,就是不敢與我四目相接,家人對牠可憐的身世很同情,短短三天就決定收養,並重新取名叫「小熊」。

從此只要上山做陶,總會帶著小熊,經過那個牠曾經被丟棄的地點,想像當時牠驚惶失措的模樣,不禁還是心疼。假使那天沒被撿走,牠是不是就此得飽受風吹雨淋,最後變成那群流浪狗的一員呢?春天,公老坪山路兩旁開滿櫻花,總會有幾隻流浪狗來到櫻花樹下乘涼,那是一幅美麗卻哀傷的畫面。

小熊已經來我家四年了,適應環境之後,漸漸展現出真實性格的一面,一隻不喜歡被抱、不和同類玩、神經質、被迫做不喜歡的事時會反咬你一口的捲毛狗,隨著體重持續往上攀升,越來越像貓的一隻非常自我的狗,而家裡沙發上已經少不了這隻賴著睡懶覺的胖寶寶了。@#

──節錄自《日常藍調》/大塊文化

《日常藍調》插圖,徐至宏作品。(大塊文化提供)
日常藍調》插圖,徐至宏作品。(《日常藍調》/大塊文化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太極拳一上來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觀念,眼見不為實。太極拳動作緩、慢、圓,看上去發拳、發掌都很慢,可是卻能先打到看上去發拳、發掌很快的對方。太極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機,所以人這邊無論怎麼快也沒有他另外空間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較對人眼看不見,古人稱之為內功、內力。真正的功夫由內來,太極拳開內家功夫先河,精妙絕倫。
  • 頓時,黃海海底板塊震盪,海水掀起滔天巨浪,形成了幾百米高的浪山浪牆,向上、向兩邊衝開,一陣陣刺眼的火光衝出海面,黃海海底的核武爆炸了。
  • 要能看透「常人」的苦惱之源,必須跳出「常人之理」並且認清真正的「佛法」,否則,我們也只能繼續撿拾片段的、似是而非的價值觀念,安慰片刻的苦惱與失落,並繼續輪迴下去。
  • 去年聖誕節來臨時,12歲的小姑娘決定,是時候向這個男人提出正式收養她的請求了。她將自己與傑夫這些年來的合影拼貼在一塊硬紙板上。中間鑲嵌了她製作的小小詩冊,每一頁翻開,都是她寫下的一句詩,裡面隱藏了這個特別訊息……
  • 一堆燒得很旺的小火苗展現在我眼前,它點燃了我回憶起來的一切情景和事件,將它們燃燒,化為烈焰;如果火舌捲不著它們,不能把它們燒毀,使它們變作焦炭的話,那麼,抖動的火苗也會把它們遮掩住的。
  • 孔夫子和學生。(公有領域)
    中國畫是根植在中國傳統文化基礎上的高雅藝術,來自於生活, 但高於生活,在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上佔有不可忽視的一席之地。
  • 《日常藍調》插圖,徐至宏作品。(大塊文化提供)
    山,可能被山坡上零星的檳榔樹點綴成深綠色,或者被密密麻麻的油杉樹包覆成墨綠,隨著日光照射,變化出無限可能。
  • 「吾得孔明,猶魚之得水也。」劉備自桃園結義、代理徐州、依附荊州,歷遍坎坷,卻在三顧茅廬後得遇臥龍諸葛亮,不斷取得聯吳抗曹、收取荊州、坐擁益州之功,最終建蜀稱帝,建元章武。赫赫帝業,大半源於諸葛亮之謀。
  • 她,一生坎坷,屢遭魔難;她,喜歡求神問卦,一直想搞明白自己的命運,又不甘被命運束縛。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一本書,剎那間,一直迷惑不解的人生問題都得到了解答。從此,一條新的人生之路在她面前開啟。是怎樣一本書,讓她的生命再造呢?
  • 「她的歌聲充滿力量,我喜歡她用中文演唱。我以前唱過中文、英語、法語、德語和其他語言都十分不同,非常難,中文的元音及中文的發音都很獨特。我很想聽她再唱一曲。」身為歌唱演員的Melissa Christophersen Redmill女士,在看完5月6日神韻北美藝術團在美國俄州哥倫布市俄亥俄劇院晚場演出後,對神韻歌唱家發出由衷的讚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