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Shakespeare,Mary & Charles Lamb

莎士比亞作品《仲夏夜之夢》(2)

作者: 莎士比亞/原著 蘭姆姊弟/改寫
《仲夏夜之夢》,《奧布朗與提泰妮婭的爭吵》,約瑟夫.諾埃爾.佩頓繪。(維基百科)

《仲夏夜之夢》──〈奧布朗與提泰妮婭的爭吵〉,約瑟夫.諾埃爾.佩頓繪。(維基百科)

  人氣: 366
【字號】    
   標籤: tags: ,

仙王的心總是向著真摯的戀人。他非常憐憫海倫娜。拉山德說過,他們以往常在月光下漫步於這座美妙的樹林;在那段歡樂時光中,狄米崔斯還愛著海倫娜,奧布朗或許曾經見過她。

不管如何,等帕克帶著小紫花回來,奧布朗就對自己的愛臣說:「摘點花瓣去吧,剛剛有個討喜的雅典姑娘路過這裡,她愛上了一個傲慢的青年。如果你發現青年睡著了,就把一點愛汁滴到他眼上,可是盡量在姑娘很靠近青年的時候才滴,這樣他一醒來,第一個看到的才會是這個被人看輕的姑娘。你從青年身上的雅典式裝扮就認得出是誰。」帕克拍胸脯保證,會以靈巧的手法完成任務。

然後奧布朗悄悄溜到提泰妮婭的仙室去,她正準備就寢。她的仙室是個花壇,那裡種有野麝香草、蓮香花跟香蓳,上頭是金銀花、麝香薔薇跟香葉薔薇盤根錯結的華蓋。夜裡,提泰妮婭總會來這裡睡上一陣子,她的被衾是鮮豔多彩的蛇皮,雖然只是張小小被罩,但足以裹住一個仙子。

他發現,提泰妮婭正在對仙子們下達命令,說她入睡期間有哪些事要辦。

「你們其中幾個,」仙后說,「去殺了麝香薔薇花苞裡的蛀蟲。另外幾個去跟蝙蝠大戰一場,取些牠們的皮翅回來,好替我的小仙子們做外套用。再找幾個好好守夜,可別讓那隻整晚呼嘯、鬧個不休的貓頭鷹接近我。不過,你們先來唱首歌,伴我入眠吧。」接著仙子們就唱起這首歌來:

舌頭開岔的花蛇,
滿身尖刺的刺蝟,別現身;
蠑螈和蜥蜴,勿搗亂,
遠離我們的仙后。
夜鶯用你美妙的歌喉,
唱出我們這首絕妙催眠曲。
睡吧,睡吧,好好睡。
睡吧,睡吧,好好睡。
但願傷害、咒術或魔咒,
永遠不會接近可愛的仙后;
就用催眠曲道聲夜安。

仙子用這首美妙的催眠曲,哄仙后入眠之後,就離開她身邊去辦理她吩咐的事。奧布朗輕手輕腳接近提泰妮婭,往她眼皮滴了幾滴愛汁,並說:

等妳一甦醒,就會把眼前所見
當成自己的真愛。

再回頭來說說赫米亞吧。她因為拒絕嫁給狄米崔斯而死劫難逃,為了保住性命,當晚逃出了父親家。她走進樹林裡,找到了親愛的拉山德,拉山德正在等她,準備帶她到姑媽家去。但是林子都還沒走到一半,赫米亞就已經耗盡力氣,而拉山德對親愛的赫米亞體貼入微。赫米亞為了他,寧可冒生命危險,更加證明了對他的深情。他勸她先到一處鋪滿柔軟苔蘚的斜坡上休息,等天亮再啟程,自己則拉開一點距離之後才躺下來。兩人很快就進入了夢鄉。帕克找到他們,看到睡著的俊美青年一身雅典風格的服飾,而有個美麗姑娘就睡在附近,他判定這肯定是奧布朗要他找的雅典姑娘跟她傲慢的戀人。因為他倆單獨在一起,帕克自然推想,青年一醒來,第一個映入眼簾的肯定是那位姑娘,於是毫不猶豫地把小紫花的汁液點在他眼裡。

但始料未及,海倫娜竟朝這頭走來,拉山德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個東西,不是赫米亞,而是海倫娜。說也奇怪,這愛情魔咒如此強大,他對赫米亞的愛頓時煙消雲散。拉山德就這樣愛上了海倫娜。

要是他醒來第一個看見的是赫米亞,那麼帕克的失誤就無足輕重,因為他早已對那位忠實的姑娘一往情深。可是,因為仙子的愛情魔咒,拉山德被迫遺忘自己的真愛赫米亞,拋下赫米亞午夜獨自在林子裡睡覺,轉而追求另一個姑娘。這對可憐的拉山德來說,還真是個悲哀的意外。

不幸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如同前面所述,狄米崔斯不顧情面地逃離海倫娜,而她在後頭拚命追趕。但是這場追逐比賽,她實在撐不了多久;比起姑娘來說,男人對長跑總是更為擅長。海倫娜不久就追丟了狄米崔斯,她四處遊蕩,喪氣又絕望,抵達了拉山德正在睡覺的地方。

「啊!」她說,「拉山德躺在地上,是死了還是睡著了?」接著,她輕輕碰他並說:「先生啊,如果你還活著,醒醒吧。」

拉山德聽了便睜開眼,愛情魔咒開始發酵了,他馬上對她滿口的愛意跟傾慕。告訴她說,她的美貌遠遠勝過赫米亞,有如鴿子跟烏鴉相比。說他願意為她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還說了好多癡情的話。海倫娜知道拉山德是她朋友赫米亞的戀人,也曉得他早已鄭重跟她私訂終身。

海倫娜聽到對方這樣對自己說話,不禁怒不可抑,以為(會這樣想也是情有可原)拉山德在戲弄她。

「噢!」海倫娜說,「我為什麼生來就要被大家嘲弄跟奚落?年輕人,狄米崔斯從來不給我好臉色看,也沒對我說過一句好話,難道這樣還不夠嗎?還不夠慘嗎?先生,你一定要用這種瞧不起人的方式來假裝追求我嗎?拉山德,我還以為你是個正人君子。」她七竅生煙地說完這些話就憤而跑開,拉山德跟著她走,將睡夢中的赫米亞拋諸腦後。

赫米亞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形單影隻,既悲傷又害怕。她在林子裡茫然遊蕩,不知道拉山德出了什麼事,也不曉得該往何處去找他。於此同時,狄米崔斯四下遍尋不著赫米亞跟他的情敵拉山德,搜尋未果,疲憊不堪,熟睡之後讓奧布朗看見了。

奧布朗問了帕克幾個問題,明白帕克下的愛情魔咒,搞錯了對象。既然現在找到了原本的目標,於是趁狄米崔斯熟睡之時,用愛汁往他眼皮上點了點。狄米崔斯立刻醒來了,第一眼就看到海倫娜,正如拉山德之前的狀況,狄米崔斯開始對她情話綿綿。就在那一刻,拉山德也出現了,後頭跟著赫米亞—都是因為帕克那個不幸的失誤,害得現在赫米亞得追著戀人跑。接著拉山德跟狄米崔斯一起開口,對著海倫娜公開示愛,兩人受到了同一種強大魔咒的支配。

海倫娜大感驚愕,以為狄米崔斯、拉山德跟她原本的手帕交赫米亞聯手密謀要愚弄她。

赫米亞跟海倫娜一樣吃驚;她不懂,拉山德跟狄米崔斯之前明明愛著她,現在怎麼轉眼成了海倫娜的情人。在赫米亞看來,整件事似乎不是個玩笑。@(未完,待續)

──節錄自《莎士比亞故事集》/漫遊者文化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仲夏夜之夢》──〈仙女舞蹈〉,奧布朗、提泰妮婭和帕克與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約 1786繪製。(維基百科)
    我要趁提泰妮婭睡著的時候,把那種花的汁液點在她眼皮上。她一睜眼,就會深深愛上第一個映進眼簾的東西,不管是獅子還是熊,或是愛干涉人的猴子。
  • 作為大法修煉者的我,是一個為學生負責的老師,為工作盡責的員工。因為法輪大法的修煉,最低要求就是在常人社會中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
  • 諸葛武侯領兵作戰,善以智勝,而非蠻力;攻心為上,注重心戰,因而留下火燒博望、巧借東風、空城計等著名戰例。在他的軍事生涯中,有一場特殊的戰役,數次與敵周旋,將勝券在握的戰事變成為一場出生入死的硬仗。
  • 美國神韻世界藝術團於2017年5月10日晚,在德國柏林波茨坦廣場劇院 (Theater am Potsdamer Platz)進行了今年第三場演出。看完演出後,建築師Willigerd Hunz讚嘆:「神韻是美的濃縮!」
  • 《日常藍調》插圖,徐至宏作品。(大塊文化提供)
    山,可能被山坡上零星的檳榔樹點綴成深綠色,或者被密密麻麻的油杉樹包覆成墨綠,隨著日光照射,變化出無限可能。
  • 這個母親節,別再送鮮切花給媽媽了,下面這些健康禮物才是她真正需要的,一定會讓她甜在心頭、展露笑顏。你不需要把跑步機搬回家,要改善她的身心健康,你有很多事可以做。這裡分享的「7+1」個小貼士,一定可以給你一些靈感。
  • 誰也不曾想到,這蛤蟆屁如放連珠鞭炮一樣滾出一串,又重又臭,其臭帶有噁心的腥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足以讓人頭暈呼吸緊張,甚至連站在門口倒水的服務員都站到了門外。
  • (大紀元岳青綜合報導) 2012年4月21日,在莎士比亞故鄉英國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小鎮,市民和遊客們舉行巡遊活動,紀念莎翁誕辰448週年。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是一個只有25500多人的小鎮,莎士比亞在這裡長大。小鎮至今仍保留著他生活過的痕跡。英國人民不但每年都舉行紀念活動,而且每隔一年舉行一次「莎士比亞戲劇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