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宋朝好聲音:宋詞那些人、那些故事》書摘

書摘:聽見宋朝好聲音

作者:蘇淑芬
font print 人氣: 100
【字號】    
   標籤: tags: , ,

會唱歌,真是上帝給人最好的禮物。只要輕輕張開口,如怨、如慕、如訴、如泣的歌聲,流洩著濃濃的情感與心意,就能深深打動人的心。宋朝人尤其愛唱歌,上至皇帝、大臣,下至販夫、走卒,每個人都愛寫歌、愛唱歌。無論是生日、宴會、離別、相思,都可以唱,也都唱得出來。從《全宋詞》收錄了詞人一千三百多位,詞作約兩萬多首,就知道宋詞在當時受歡迎與普及的程度。

宋人填詞必須先有詞譜,才能按著譜式填上文字。那時候沒有電視、電影、手機,人們最大的娛樂就是到歌樓裡,聽著美麗的歌妓敞開嗓子,和著音樂的旋律唱歌,既能娛樂大家、排遣鬱悶,還能解酒消氣。宋詞的流行,大多是靠歌樓裡歌妓的傳唱。

起初宋人填詞大多在歌樓酒筵,或是拜訪、應酬、餞別等時刻。但是唱歌的能量太強大,優點太多,漸漸演變成除了單純的娛樂外,另有目的的填詞寫歌。寫歌成為找工作的敲門磚。當時稱為「干謁」(有目的求見),像柳永的〈望海潮〉,獻上一首稱頌長官的詞,當作自我推銷的名片,期望因此找到好工作。

有的寫詞給長官祝壽,為的是表達統一中原的抱負,如辛棄疾〈水調歌頭.壽趙漕介菴〉:「要挽銀河仙浪,西北洗胡沙。」趙介菴是宋朝宗室,期望他能肩負復國重任,以銀河仙浪洗滌中原被金占領的羶腥味。又如〈洞仙歌.壽葉丞相〉:「好都取山河獻君王。」期望葉衡丞相能統一中原,獻給君王。

有的寫詞是期望長官能幫忙處理債務,如鄭無黨這個人本性不受拘束,很會填詞,打聽到成都太守許將最喜愛〈臨江仙〉詞,就在許將舉辦中秋節宴會時,請歌妓唱他填的〈臨江仙〉「不比尋常三五夜」。許將聽後問誰寫的?歌妓回說鄭無黨,許將覺得他有才華,打算推薦鄭當官,但鄭無黨無意功名,說:「我投遞訴狀,只是期望能處理官府追討我積欠數千串銅錢的事。」

有的人寫詞,皇帝就將宮女賞賜給他,如宋祁寫〈鷓鴣天〉。有的人寫詞,就不用防守邊疆,直接唱凱歌回師朝廷,如蔡挺〈喜遷鶯〉。有人寫詞,馬上就有官做,如俞國寶〈風入松〉。有人寫詞,把自己救出監牢,如吳淑姬〈長相思令〉,詞的力量超越法律與制度。因為一首歌得到有形、無形的好處,這樣的例子多不勝數,讓人驚訝,甚至羨慕。

但不是每個人填詞都很幸運,也有許多人是填詞的受害者,因填詞飛來橫禍,是詞人始料未及的,如柳永寫了〈醉蓬萊〉,皇帝看了很火大,下令讓他落榜。蘇軾被貶到湖北黃岡當團練副使,列為境管人物,有一天與朋友喝酒後,填下〈臨江仙〉,被太守徐君猷誤為逃犯。朱敦儒年輕時寫〈鷓鴣天〉,表明不屑功名,一派清高的樣子,後來為了兒子到秦檜手下當官,被人嘲笑。還有人因為唱了一首歌,莫名其妙被送進監牢。有一個縣官為了歡迎來視察的長官楊萬里,請歌女在酒會裡高唱葉夢得的〈賀新郎〉,不料詞中有句「萬里雲帆何時到」,嚴重冒犯了長官楊萬里的名諱,歌女馬上被縣官關入大牢。在宋朝,有些歌可不能隨便亂唱。

還有一部分人,寫歌、唱歌是為了表明自己的心,有些是感恩別人在皇帝面前推薦自己當宰相,如陳堯佐〈踏莎行〉;有的是久久考不上科舉,被嘲笑戲弄,寫一首詞立志將嘲笑踩在腳下,如侯蒙〈臨江仙〉;有的是沒錢付醫藥費,唱首歌並奉上歌妓一名抵帳,如辛棄疾〈好事近〉;有的是妻子不得婆婆歡心,被迫離婚,唱出失婚的痛苦,如陸游〈釵頭鳳〉;有的人被惡少欺壓,唱一首歌來申訴,表明自己的梅花精神,如洪惠英的〈減字木蘭花〉。

詞剛興盛時,原本是音樂的附庸,但經過唐、五代,詞已是獨立的文學,雖然大部分的工尺譜已經亡佚,但現在還是有許多詞是可以歌唱的。宋詞之所以感動人心,在於寫出了人們的心聲,文字雋永美妙,能引起廣大的共鳴。

《聽見宋朝好聲音:宋詞那些人、那些故事》/時報出版 提供
《聽見宋朝好聲音:宋詞那些人、那些故事》/時報出版 提供

本文節錄:《聽見宋朝好聲音:宋詞那些人、那些故事》一書/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遠方未必就是前方,如果已經大幅偏離預計航向,那就繼續渡下去,通往某處亦未可知。操場逆時針繞向前,最後一公里,繞進地心。遠方如果是原地縱向,如果是,內向的前進。
  • 我曾經詢問意識不太清醒的母親。「妳這輩子幸福嗎?」母親微笑點頭了。我認為這樣的母親很厲害。儘管遭遇了許多艱辛,仍然可以說出自己的人生很幸福。
  • 一個冬日的下雪天,待在溫暖屋內的愛麗絲與小黑貓玩「假裝」遊戲,玩著玩著,卻爬上了壁爐檯,穿過如薄霧般的鏡子,來到了一切都與現實世界顛倒的鏡中世界。鏡中世界是個大棋盤,愛麗絲成了當中的一顆棋,想成為西洋棋后的她開始下起了這盤棋……
  • 父親告訴我,人要往高處走,看遠一點,不能只在低處看生活裡的刺,要看 開來。他說:「生活遭遇磨難,不丟人。誰沒有磨難?誰的成長是容易的呢?心要大、要明亮,這樣的人能抓住快樂。」
  • 孩提時期,我和爸媽住在南昌路一幢老房子裡,房子年代久了,有點舊,但是古典氣派,公用的客堂方方正正,大得很,在小孩的眼裡是那麼寬闊,像一座雄偉的大殿,院內外面有兩個被高牆圍起來的一大一小的天井,小天井裡有一口井。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會知道人類的渺小,藉由生病才會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麼需要眾人的幫忙,需要風調雨順。死亡只是考驗結束的過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獎勵與懲罰。死亡只是樂章的結束,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 所謂的母親,就是「覺得給孩子的不夠,忘了自己要什麼」的那種人。而所謂的懂事,就是從「意識自己得到夠多了」的那一刻開始。
  • 這個「去我」的過程,似乎也在提醒自己,不要那麼直觀來看世界,過度單一的視角,就像是被固定的監視器,這樣拍出來的人生風景,也太過無趣。
  • 從小我看著母親解決大大小小的難關,我遺傳了她的特長,沒事喜歡動腦筋。她展示給我的生命價值就是每天不斷地奮鬥,持續地創新,闖出新的局面,才是成功的人生。
  • 多雲、陣雨,與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點。我全心沉醉於優勝美地的美景,設法畫下每棵樹、每座岩石的所有線條與特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