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9)拒諫飾非 怒斬功臣

作者:杜若
  人氣: 2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隋煬帝御駕返程,一路上要歷覽邊疆勝景,不從先前的馳道而行。於是,逢山便要盤山,遇嶺便要翻嶺,眾官苦苦勸諫,煬帝就是不從。大將賀若弼和高熲私下悄言說道:「真是奢侈至極呀。」

隋煬帝回朝後,宣宇文愷、封德彝二人,對他們說:「洛陽乃是天下之中,今日可改稱為東京,現在還要造一所顯仁宮以朝四方,以備朕萬機之暇,逍遙遊樂之用。」

宇文愷奏道:「古時帝王都有明堂以朝諸侯,舜帝有貳室,文王有靈台、靈沼,這都是因功豐烈盛,彰顯仁德於天下。今日陛下在位不久,然而胡越已然一家,建造顯仁宮以彰顯隋皇聖化,這正是與舜帝、文王同軌,可謂是古今一大盛事也。」

封德彝則說:「天子建造大殿,如果不夠寬敞廣大,不足以巍峨壯觀;如果裝飾得不夠富麗堂皇,也不足以樹立威德。眼下還必須南通皂澗,北跨洛濱,擇選天下良材異木、嘉花瑞草、珍禽異獸充實隋皇王宮,由此方可為天下萬國瞻仰。」

此事驚動滿城百姓,高熲聽到消息後,趕忙去見賀若弼,高熲說:「主上驕奢無度,已非人君大體;現在又要建造王宮,社稷百姓怎能安寧?」

賀若弼說:「先朝老臣楊素已死,現在只有你我二人還在。如果我們二人不進諫,誰人敢勸諫?我們明日入朝,務必全力死諫。」二人就這麼議定了。

次日煬帝早朝,賀若弼、高熲二人出班奏道:「臣等聞聖王治世,勤儉節約為先。昔日先帝敕命楊素建造仁壽宮,因見規模盛大,裝飾綺麗,先帝認為會結怨天下,當時就想斬了楊素。為此先皇痛加節省,簡約了二十多年,才有今日的財富。陛下應當稟承先帝志向,怎麼還要勞民傷財,建造這麼多的宮殿呢?」

煬帝說:「朕身為天子,富有四海。建造一座宮殿,用力也不算太多,耗費也都有限,這怎麼就是勞民傷財呢?」

賀、高二人接著說:「陛下,天下能省就會有財富,過度損耗就會貧窮。今年西域裴矩開市,所耗錢財已不止千萬!陛下巡狩薊北,所耗錢財也不止萬萬!今日,又要修建宮殿,如果沒有萬萬錢的預算,絕對造不成。大隋天下再大,也不能這麼沒有休止的消耗呀!臣等深望陛下三思而行。」

煬帝大怒道:「你們二人誹謗君王,前日在大斗谷中,因為死了幾個軍士,你們便一個誹謗朕不振綱紀,一個誹謗朕奢侈至極。朕念你們是先朝重臣,不忍加罪。今日,卻又在大廷之上,百官之前,狂言辱朕,全無君臣體統!」

二人早已決定死諫,朗聲奏道:「即便臣死也不足惜,但可惜了先帝苦心創業締下的錦繡江山,卻將毀在陛下的手上,焉不痛心悲哉!」

煬帝震怒道:「江山要毀,也容不下你們這樣毀謗君父!」於是煬帝一聲令下,賀高二人當日身亡。滿朝文武見狀嚇得面如土灰,心中寒涼,無人敢再說個「不」字。

高熲的母親很賢明,能見微知著,她見高熲位極人臣,常勸他功成身退,以免樂極生悲。高母曾經很認真地對他說:「兒啊,你位高權重,富貴至極,你知道現在我們缺甚麼嗎?」高熲不明母意,高母說:「現在就是缺有人砍你的頭呀。」高熲心中雖是驚訝,但還是認為母親太過憂慮了。

直到今日,煬帝怒斬賀若弼、高熲,臨死前高熲才明瞭母親真有先見之明,但是為時已晚。(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於十里之外遙見中國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營盤中間又擁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車輪可以轉動行走,城池四門大開,裡面樓櫓皆備,可汗一行盡是大驚失色,吐舌相視,彼此說道:「這不是普通的兵將,乃是天兵天將呀!竟會如此強盛!」啟民可汗慌忙下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於階下。
  • 他建議必須建造一座觀風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錦繡珠玉裝飾而成,下邊用車輪為硤,想走的時候可走,想休息的時候就可以停住。這樣才可以彰顯大國的威儀,彰顯天朝的尊貴。煬帝聽到後驚訝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愷、封德彝連夜督造。後因途中風沙太大,煬帝命他們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煬帝收到鎮守西域的邊關大將的奏報,說西域諸國想要和中國互市交易,因煬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暫時沒有允許。但他後來聽說西域諸國多產奇珍異寶,就想派一名能臣將中國的絲綢綾錦去換西域的珠寶良馬。
  • 楊廣在父皇母后面前矯飾德行,以計奪嫡...
  • 自從晉家勢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據了三百年,前後歷經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誰也沒有料到,楊堅次子楊廣允文允武,平定陳國,一統天下。隋文帝想到這件大事,很為自己的皇兒高興。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邁,還能有機會趁著滿園的奇花共享君臣之樂,文帝心裏自然非常欣慰。
  • 晉王楊廣統領50萬大軍伐陳一統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庫之物,悉數封存運送京城,又廣求前朝典章,散佚經典古本字畫藝術經典,全部保存在觀文殿。此舉為他贏得賢王的美譽,因此朝野上下對他寄予厚望。
  • 自古以來,應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後世如何評說,他們作為監護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時是與尋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楊堅出生時也有紫氣充庭,偶有一個尼僧看見異象非常驚訝...
  • 回首歷史,這個國祚只有38年的短暫王朝,曾經如耀眼流星劃過天際,也曾盛名四海,活躍在歷史的舞台。它以摯情演繹王朝悲歡離合,又以燦爛演繹天朝文明,更以渾雄演繹天命的風雲板蕩,為後世留下不朽的明鏡寶鑒,誡寓古今。
  • 從公元600年起,自南北朝以後中斷了百餘年的中日兩國官方交往重新恢復,這一年,日本向中國派出了第一批遣隋使。至614年的十五年間,中日雙方使節往來共五次,應該是相當頻繁的。彼時,正是中國的隋朝。
  • 隨朝,一個輝煌而又短暫的朝代,短短三十幾年,對外降突厥、侵林邑、馴契丹、收琉球;國內則是遷都,修建大運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時卻突然崩塌,兩世而終。留下多少嘆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