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影響力江河日下 陳馮富珍掌舵十年內幕

人氣 8924

【大紀元2017年05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凌雲綜合報導)近日世衛成了多方關注的焦點,首先是世衛大會2009年以來首拒台灣旁聽,再者是儘管世衛連年來經費嚴重不足多次哭窮,但世衛高層每年出差經費卻高達兩億美元,遠超愛滋病等重大衛生項目的經費。祕書長陳馮富珍出行乘頭等艙,下榻五星酒店的總統套房,奢靡程度震驚各界。

第70屆世衛大會(WHA)於5月22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為期10天。大會上將選出新一屆祕書長,接替現經任該職十年的陳馮富珍

陳馮富珍任期將於今年6月30日結束,世衞公布的下屆總幹事的人選中,包括是埃塞俄比亞前衛生部部長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曾任聯合國祕書長埃博拉特使的David Nabarro,以及前巴基斯坦衛生部長Sania Nishtar。23日,Ghebreyesus當選世衞組織秘書長。

世衛大會召開前,台灣議題成為中文媒體的熱點。儘管美國、加拿大等多個國家,向世界衛生組織(WHO)表達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出席WHA的立場,台灣在截至日前仍沒有獲邀。正在日內瓦的台灣官方和民間團體人士,也被排斥在會場之外。台灣自2009年以來每年都是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

分析認為,由於陳馮富珍是北京欽定的世衛組織秘書長,因此她被認為「忠實執行」北京有關台灣能否參加世衛組織活動的指令。

下台前曝出奢靡醜聞

陳馮富珍馬上要下台前,世衛曝出奢侈醜聞。美聯社引述內部資料稱,多次聲稱資金不足的世界衛生組織,每年出差費高達2億美元,遠遠超過世衛組織去年在愛滋病及肝炎項目上的7,100萬美元、防治瘧疾的6,100萬美元、防治肺炎項目中的5,900萬美元。

祕書長陳馮富珍出差時作風奢華,不僅搭頭等艙,還住總統套房。最近陳馮富珍到訪幾內亞,入住首都康納克立頂級酒店最昂貴的總統套房,每晚房租大約1,000美元。

報導引述世衛內部人士形容陳馮富珍「其身不正」,十多年來令奢糜作風在世衛蔓延。在埃博拉疫情爆發期間,世衛高層在西非堅持乘直升機視察,但十多年前則是坐吉普車。

據了解,世衛每年約有20億美元預算,由194個成員國分擔,其中以美國出錢最多,接近3億美元。自2013年以來,該組織的出差費總計高達8億300萬美元。之前美國總統川普曾砲轟聯合國已經淪為一群人聚會,吃喝玩樂的俱樂部,被認為一語中的。

陳馮富珍接掌世衛十年乏善可陳

被認為由中共買票送上世衛祕書長之位的陳馮富珍在卸任之前,國際衛生界已開始對陳馮的工作進行「清算」,形容在她掌管世衛的10年間,對寨卡、埃博拉病毒等疫情處理不力,世衛的影響力不斷下降。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早先世衛提早發現各種疾病風險,以及提供應對方法,積累了名聲。但2014年西非爆發埃博拉疫情,世衛等到疫情爆發了8個月,非洲已經有1,000人死於埃博拉病毒後才推出抗疫措施,被批評反應遲鈍。埃博拉疫情導致1.1萬人喪生。

專研公共衛生系統的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律教授Lawrence Gostin此前接受路透社訪問,坦言世衛在埃博拉疫情後已失去光環。

哈佛大學全球衛生研究院負責人Ashish Jha更質疑為何沒有人需要為埃博拉疫情負責:「當你看到埃博拉疫情應對上的問題,但是卻沒有人在日內瓦失去工作。」他認為各界捐款人對世衞失去信任,導致組織在籌款上遇到更大的困難。

醫學雜誌《The Lancet》編輯Richard Horton認為,今次世衞選舉足以決定組織未來成敗,希望下屆總幹事擁有足夠勇氣,能夠獨立行事,並將人民置於政府之前。

10個有影響力的公共衛生專家早前在《英國醫學期刊》發表文章,批評陳馮富珍沒有積極關注各國經濟對全球醫療健康的影響,而且近年在籌募醫學研究資金方面,亦逐漸讓其它組織追上,在她掌權之下,世衛組織的影響力不斷下降。

陳馮富珍改革世衛經費結構 利益驅使

2015年8月4日,世衛組織曾發表通報稱,在剛剛過去的7月份,由於行動經費嚴重短缺,該機構被迫暫停了在伊拉克10個省份開展的絕大部分醫療衛生援助行動,目前近300萬民眾無法獲得迫切所需的關鍵衛生服務。

香港獨立媒體人張居輋去年底曾發文稱,世衛面對著不少資金短缺的問題;就在2016年,世衛新組成的突發衛生事件規劃虧欠的資金就達二億美元;此外,世衛應急基金因為資金不足問題而無法得到補助的費用,基金在2014財政年度末只剩下八萬多美元。

由於經費困難,陳馮富珍發動世衛進行經費結構的改革。陳馮富珍認為「靈活的籌資方式依然是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將使世界衛生組織能夠更迅速地適應不斷變化的挑戰」。「世界衛生組織將努力吸引新的捐助者,並將探索新的資金來源,以便擴大世界衛生組織的資金基礎,例如在不損害獨立性或不加劇機構分散程度的情況下,吸引新興經濟體會員國以及基金會、私有部門和商業部門的資金。」

近些年來,世界衛生組織對自願捐助的依賴日趨嚴重,但外界認為,世衛組織因依賴自願捐助導致的世衛組織獨立性受損、世衛組織領導全球衛生事業的權威性面臨削弱。

2010年6月,《英國醫學期刊》雜誌發表的《利益衝突,世衛組織和流感「陰謀」》,質疑部分世衛專家與製藥企業共同「誇大」甲流疫情。

世衛組織公布的負責評估甲流疫情的緊急委員會專家名單中,其中有5名專家被曝與製藥巨頭過從甚密,曾經或目前在接受葛蘭素史克、諾華、羅氏、百特、賽諾菲等製藥巨頭的資助。上述製藥巨頭多是甲流疫情的受益方,或是甲流疫苗提供方,或是治療甲感藥物擁有者。

但結果證實,此次的甲流疫情中因病死亡的人數甚至還低於普通的流感,世衛組織後來撤銷了對甲流疫情的最高級別警戒。但之前世界各國已經不得不削減衛生領域其它開支,批量購買大型製藥商的甲流疫苗。

各國為如何處理「囤貨」而犯愁的同時,大型藥企卻賺得盆滿鉢滿。達菲是世衛組織「欽點」藥品,受益於流感疫情,瑞士羅氏製藥的達菲銷量猛翻5倍,達32億瑞士法郎。疫苗供應商諾華製藥銷售總額增長了5倍多,達到13.6億美元。

《紐約時報》曾引述批評人士表示,陳馮富珍容許各國政府左右世衛組織,滿足他們自己的需要,而不是立場堅定地充當全球衛生領域的掌舵人。

陳當選是中共買票推上位?

世衛的現狀是中共滲透的結果。2006年,世衛組織34個執委國投票前夕,中共利用在北京舉行中非合作論壇的機會向48個非洲國家送出大禮,以爭取第二大票倉非洲國家對陳馮富珍的支持。

據中共官媒新華網的報導,中共免除非洲國家高達100億美元的債務;為尼日利亞油管建設提供25億美元貸款;設立中非發展基金,基金總額逐步達到50億美元;擴大對非洲的援助規模,到2009年使中共對非洲國家的援助規模比2006年增加1倍;3年內向非洲國家提供30億美元的優惠貸款和20億美元的優惠出口買方信貸;3年內在非洲國家建立3至5個境外經濟貿易合作區;3年內為非洲培訓培養15,000名各類人才;向非洲派遣100名高級農業技術專家……

陳馮富珍的當選因此被認為是中共「買票」的結果。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當初在香港明確表示,陳馮富珍競選世衛總幹事「代表了國家和特區政府」。他還透露,中央認為陳馮富珍有機會勝出,所以一開始就決定派她參選。

陳馮富珍成為中共首次派代表參與聯合國機構的首長級人物。

薩斯病逾百港人死亡 陳馮富珍處理遲緩遭批

但陳馮富珍本人執政記錄極差。陳馮富珍任職世衛祕書長之前任香港衛生署長,其最大的「政績」卻是在SARS爆發期間反應遲緩,在廣州爆發疫情開始時未能投入適當的關注,隱瞞消息,最終致薩斯疫情越過邊界在香港爆發,造成有299人送命。

更早前,1997年香港爆發禽流感、香港出現全球第一宗人類感染個案時,時任香港衛生署長陳馮富珍不是教大家提防,而是告訴港人安心食雞,說︰「我日日都食雞,大家不需要擔心」,直至疫情擴散,不得不全面殺雞和其它家禽,控制疫情。陳馮富珍也因此被封為「雞珍」。

面對處理SARS手法遭批評時,陳馮富珍則表示「不要以事後孔明之見,求全責備······」、「本港傳媒為何只從香港的角度看SARS、翻舊帳,而不從國際視野出發」,惹來傳媒、醫護人員、病患及家人的強烈不滿。

香港立法會2004年就薩斯病事件發表調查報告,批評陳馮富珍處理疫情的表現,又通過了譴責她的動議。但因當時陳馮已經被中共弄到世衛擔任一個高級職位,政府無法對這位離任官員進行任何恰當的懲處行動。

陳馮富珍成為世衛祕書長後,《明報》也以「Sars病人家屬百感交集」報導了一些香港市民對陳馮富珍的怒氣未消,更有死者家屬憤怒地形容這是「世衛之恥」。

香港病人權益協會幹事彭鴻昌表示,03年造成近300人死亡的SARS事件,陳馮富珍要負主要責任。「作為一個在地區處理疫情的官員,受到當地政府、社會這麼強烈的譴責,竟然可以擔任一個統領全球傳染病控制、疾病衛生這麼重要的一個組織的總幹事,我們感覺非常諷刺。」

貽誤時機 上萬人死於埃博拉疫情

據《紐約時報》的報導,事實上,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早在爆發前數月,聯合國駐利比里亞維和部隊就曾多次發出了日益觸目驚心的電報,向陳馮富珍和其他人求助,詢問應該怎麼做。但陳馮富珍的辦公室說,沒有記錄顯示收到過電報。

報導稱,2014年3月24日,聯合國駐利比里亞維和人員首次向總部發送有關埃博拉病毒的電報,並抄送給了在日內瓦辦公的陳馮富珍:在利比里亞及其鄰國幾內亞,已有20多人死亡。

一週後,利比里亞維和部隊發來了第二封電報,然後是第三封,語氣越來越迫切。人口稠密的首都蒙羅維亞也出現了埃博拉病毒。在邊境附近的一個城鎮,明顯染病的患者沒有被隔離,而是與健康居民生活在一起,帶來了極大的傳染風險。聯合國利比里亞特派團負責人卡琳·蘭德格倫請求提供「最權威的建議」。

直到7月29日,利比里亞維和部隊負責人向聯合國總部發送電報——也抄送給了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文中稱,這次的埃博拉疫情「史無前例、迅速惡化」。那時候,該地區已有數以百計的醫療工作者死亡。陳馮富珍才決定召集一個應急會議。

2014年8月,一名聯合國高級官員坦率地告訴聯合國祕書長任命的埃博拉疫情特使,世衛組織「總是慢半拍」。同月,潘基文祕書長告訴陳馮富珍,他計劃指派一個新的小組協調埃博拉疫情的應對工作。信號顯示世衛組織的應對不充分。

頻頻為中共站台 讚朝鮮衛生條件好

儘管陳馮富珍在掌管世衛期間執政能力不佳,卻頻頻為中共站台說話。

2016年,就在美國,歐盟在內的全世界都在關注,並譴責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罪行之際,陳馮富珍公開在2016年北京舉辦的國際移植會議上為中共進行的所謂「器官移植改革」大唱讚歌。

BBC報導對世衛解決器官販賣問題的效力表示疑問,認為世衛完全依賴各國提供衛生信息和統計數據,很少收集或獨立核查政府提供的數據。

2013年,大陸爆發H7N9禽流感,但中共長期掩蓋疫情致使疫情升溫,陳馮富珍卻公開「稱讚」中共處理H7N9疫情「迅速」「透明」。

陳馮富珍在任內不僅極力為中共站台,就是中共的臭名昭著的朝鮮小兄弟也被她吹捧。

2010年,陳馮富珍訪問朝鮮,「高度讚揚」朝鮮的醫療部門「人力資源充沛」,在接種疫苗,照顧產婦和嬰兒,以及掃除瘧疾與肺結核方面「足以令其它多數發展中國家羨慕」。

陳馮富珍還稱,營養不良是朝鮮面臨的一個問題,但她在朝鮮首都平壤並未看到存在這一問題的明顯跡象。她發現那裡人們的身高體重,跟其它亞洲國家人民相差不多,而朝鮮沒有肥胖問題。

而世衛前任幹事布倫特蘭2001年訪問朝鮮後曾稱,該國的衛生體系幾近崩潰,態度對比之懸殊讓外界震驚。

中共滲透國際組織

多年來,中共一直在全球範圍內搞金錢外交;搞大外宣;收買各界名人學者官員;滲透國際機構,世界衛生組織只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去年,中共安全部副部長孟宏偉在印尼的國際刑警會議上被選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是首位擔任該職位的中國人。由於中共警方有著惡劣的人權記錄,這引起外界的擔憂。

國際特赦東亞主任尼古拉斯‧貝克林在推特上說:「鑒於中共長期以來試圖利用國際刑警逮捕異議人士和海外逃犯,這極度令人擔憂。」

2015年,前中共政協委員,新建業集團主席吳立勝被美國聯邦執法機構正式起訴,罪名正是涉嫌行賄前聯合國大會主席阿什(John Ashe),阿什同時被控受賄。

吳立勝曾捲入90年代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政治獻金案。吳立勝透過在美華商向民主黨政治獻金700萬美元,但後來全身而退。#

責任編輯:華子明

相關新聞
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祕書長 港民反彈
陳馮富珍掌管世衛 外界質疑金錢外交
世衛大會  陳馮富珍演講後遭嗆
世衛:新流感要全球大流行了 
最熱視頻
【直播】3.28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珍言真語】楊健興:中共瞞疫 各國抗疫後算帳
【十字路口】贛鄂警察衝突 4大挑戰衝擊中共
【紀元播報】方方日記終篇:極左是病毒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為何用垃圾車運菜肉
【紀元播報】紅二代轉發建議書籲高層問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