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埋》遭左派圍攻 中共血腥土改真相再被揭

人氣 3618

【大紀元2017年05月24日訊】湖北女作家方方的長篇小說《軟埋》出版之後,因內容涉及當年中共土地改革運動,遭到左派的圍攻。日前,方方回應,她不會被那些嚇人的帽子壓倒,也不會害怕他們的群攻。

該小說講訴了當年中共暴力土改改變了陸、胡和董三個地主家庭的故事。特別是女主人丁子桃因「土改」徹底改變了命運,遭遇娘家被殺,婆家集體自殺和軟埋(不入棺槨直接被泥土埋葬)的重大人生變故後,隱名埋姓靠給人做保姆,大半輩子生活在夢魘中的悲慘生活。

《軟埋》於去年8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今年4月23日獲第三屆「路遙文學獎」,但卻一直遭到左派圍攻。

4月22日,網上傳出「武漢工農兵讀者舉行批判方方《軟埋》座談會」, 認為《軟埋》「攻擊土地革命運動……為封建地主階級招魂……是一株反共大毒草!」

最近,中共左派元老,前中組部部長張全景和前國防大學政委趙可銘等在「紅色」網站撰文,稱《軟埋》是對「土地改革運動的反攻倒算」,「存在嚴重的政治錯誤,極力美化地主階級……」。

對於左派的圍攻、謾罵,5月23日,方方在其微博上回應稱,有讀者一定要肢解小說,並惡意解讀其內容,向諸多不讀作品的人們傳達錯誤信息,這是他們自己的問題。真正的作家,既不會被那些嚇人的帽子壓倒,也不會害怕他們的群攻,更不會因為他們而改變自己的寫作態度。

中共暴力土改:「村村流血,戶戶鬥爭」

然而,當年中共建政後發動的這場暴力土改運動的真相是什麼呢?

美國之音此前發表《1949之後:中共土改何以要殺人?》一文。文章稱, 中共完全可以通過和平手段達到分田地、「均貧富」的目的,但是中共棄而不用,其原因只能是中共希望藉助土改達到另外的目的。

於是一場本來可以和平進行的土改成了一場流血的土改。中共先為農民設定了階級敵人的數量。1948年,中共規定「將土改中的打擊面規定在農民總戶數的8%、農民總人口10%」。以當年3億農民參加土改計算,土改中要打出3,000多萬個階級敵人。

前廣東省副省長楊立在《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一書中透露,1953年春季,廣東省西部地區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殺。當時廣東省流行的口號是:「村村流血,戶戶鬥爭。」

廣東海洋大學一位教師對蘇南土改的調查發現,蘇南2,742個鄉中,有200多個發生了亂鬥亂打。據當時中共蘇南區農村工作委員會的原始記錄,一共有218個人被打、被吊、被迫下跪或者被剝光衣服。

前新華社社長穆青1950年6月2日在《內部參考》中報導說,河南土改運動中一個多月即發生逼死人命案件40餘起。蘭封縣瓜營區在20天裡逼死7個人。

據有關專家保守估計,當年土改殺死了200萬「地主分子」。一位美國學者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一書寫道:中共建政僅3個月,共產黨就著手在全國全面開展土地改革。用「耕者有其田」的口號,鼓動無田的農民鬥爭有田的農民,鼓勵、放縱人性中自私自利、為所欲為、不講道德的一面。同時,在土地改革總路線中明確提出「消滅地主階級」,在農村廣泛劃分階級、定設成分、給全國不下二千萬人帶上「地、富、反、壞」的帽子,使他們成為在中國社會備受歧視、打擊、沒有公民權利的「賤民」。

土改時農民瓜分了地主、富農的土地,但不到兩年,共產黨就開始了一系列強加在農民身上的運動:互助組、初級社、高級社、人民公社,將農民的土地收走。

時事評論家陳破空說,農民因此受了中共雙重欺騙。「第一次是被分地;第二次是被收地;最後變得是兩手空空,一無所有。」#

責任編輯:許夢兒

相關新聞
王華:三中全會「新土改」落空
中共罪評五:土改為甚麼一定要流血?
重慶學者香港演講土改時期性酷刑 女教授受不了
【史海】血腥土改運動中 地主女眷的悲慘人生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弗洛伊德案反轉?台朝野誓死抗共
【新聞看點】美三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遠見快評】美議員推重磅法案 中共紅線全踩了
【未解之謎】遠古科技:20億年前核反應堆
【重播】歐洲議員:不吃中共制裁這一套
【新聞大家談】國際24專家:再查病毒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