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後花園的修煉故事

2009年朱阿妙(中)和台東學員在長濱鄉弘法教功。(龍芳/大紀元)

  人氣: 18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5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龍芳台灣台東報導)台東位於台灣的東南隅,濱臨太平洋,海岸狹長,風景秀麗,居民純樸善良,因位處台灣群山的後方,所以也有人稱之為後山或後花園。相傳此地為呂洞賓在蓬萊仙島上的修真之地,至今仍留存著許多史前文化遺址和神仙傳說,而當年的神仙修煉之地,今日也同樣上演著現代人的修煉故事。

20年前,1997年的夏天,台灣早期的法輪功學員,翻山越嶺來到台東弘法教功,就此開啟了當地人修煉大法的機緣。台東最早得法的朱阿妙女士回憶: 「我本來是一個嚴重的高血壓患者,常常半夜掛急診,看遍中西醫都無效,聽到這個功法,抱著試試看的心理,開始學功,結果很短時間內高血壓症狀緩解了,覺得 十分神奇,當時一起學的人包括醫生的太太,幾乎都有同樣的感受。」朱女士說,當時台北學員告訴她這套修煉方法,既要煉功還要學法修心,於是她趕緊去買了一 本《轉法輪》回家,開始看書學法。

1997年11月,李洪志老師來到台灣在三興國小講法,朱女士和先生特別北上參加,她回憶當時的情景:「講法中間休息10分鐘時,我正低頭拿皮包, 一站起來,老師竟然笑容滿面的就站在我面前,親切和藹的問我:『我講的話你聽得懂嗎?』我回答聽得懂,老師又面帶微笑再問一次:『我是大陸來的,講的話聽得懂嗎?』我說聽得懂,此時旁邊的學員一直提醒我要合十,但我那時還不會合十,只是楞在那兒。」當時親見師父既高興又幸福的深刻感受,永遠深印在朱女士的心中。

那年冬天,朱女士和先生赴北京和長春參加當地的心得交流會,與大陸學員一起學法交流,她說:「那時大家學法是圍一圈,一個一個接著讀,輪到我時,因為老花眼度數很重,便急著找眼鏡,旁邊學員問我幹什麼,我說有老花眼要拿眼鏡,他說:『什麼老花眼,我以前也是老花眼,現在都好了。』 聽到他這樣講,我想,我就不戴眼鏡試試看,結果真的越看越清楚。」

1997年冬,朱阿妙(左)和先生赴長春參加法輪功心得交流會。(朱阿妙提供)

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聽到很多學員都能把《轉法輪》背下來,只有小學畢業的朱女士,也有這個願望,但試了幾次覺得太難了。2016年她再度下決心開始背書,有時一段法背了50遍都背不下來,可是她始終不放棄,後來越背越快,歷經半年多,終於把整本《轉法輪》背完了。她說,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1999年720開始,江澤民集團造謠誣衊迫害法輪功,身為從大法中受益的學員,朱女士也積極出來講真相,從早期寫真相信、打電話、發真相資料,近3年更直接到景點跟大陸遊客講真相、勸三退,不管對方反應如何,聽或不聽,她都不放棄真誠勸善。

有一次遇到一個年輕人,朱女士跟他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器官販賣的事,對方聽到這,就說:「這我知道,因為我有一個朋友,就是武警。」他反過來告訴朱女 士,他的武警朋友跟他說過,曾經拿著槍在活摘現場,看到刀子下去,那個血噴出來,沒打麻藥,被活摘的學員一直喊,身體一直抖,後來就斷氣了。

朱阿妙(右1)在景點向大陸遊客講真相。(龍芳/大紀元)

年輕人還說,武警朋友表示當時很害怕,可是沒辦法,有的還先強姦,再活摘,真是太殘忍了。聽到這,朱女士反問他,那你應該最了解中共有多麼邪惡,善惡到頭終有報,這麼邪惡的共產黨,你還要跟它綁在一起、做它的陪葬嗎?這個年輕人立刻把黨團隊都退了。當時旁邊有聽到他們對話的大陸客,也都立即跟著做三退了。

回首這20年來修煉路上的點滴,朱女士感恩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對她的再造之恩,她表示修煉大法後踏上返本歸真之路,才知道人生的真正意義,她也希望更多人明白大法的美好,了解中共的邪惡,趕緊脫離邪惡組織,同時找回人類應有的良知善念,早日結束這場人神共憤的迫害。◇

責任編輯:杜文卿

1997年冬,朱阿妙(右1)和先生在北京選佛場和北京學員一起煉功。(朱阿妙提供)
朱阿妙(右2)和台灣學員赴泰國弘法。(朱阿妙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