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語錄(三)

作者:曾錚
作者的女兒身穿「坦」字毛衣。(曾錚提供)

作者的女兒身穿「坦」字毛衣。(曾錚提供)

  人氣: 344
【字號】    
   標籤: tags: , ,

(9)
她毛衣上的「坦」字是她的名字。毛衣是我設計並手工織的。我用了好多座標紙畫圖啊,計算長寬比例和針數的對應啊,把學校裡學到的那點代數和幾何知識用光了,才把這個「坦」字織直了,織得像個「坦」字模樣。不是那麼容易的!

「坦」字是我選的。懷著她時,我正熱衷於《周易》及命理學之類的東西,她是金命人,所以想給她取個含「土」字旁的字,以取「土生金」之意,也就是讓她的名字養著她的命。

另外,當時並不知肚子中的孩子是男是女,因此要取得男女都能通用的,我向來痛恨選特別難的字做名字的家長,弄個誰也不認識的字嚇唬誰呀?但同時我也不喜歡被用濫了的太「俗」的字,所以把「土」字邊的字扒了個遍,最後選了「坦」字。希望孩子一 生「平坦」、為人「坦率」、「坦誠」、「坦蕩」……。大致就是這樣吧。

(10)
女兒早慧,五歲半時已上二年級了。這一日我去學校給她開家長會,迎面看到學校門口有塊大牌子,上面寫著「學會做人 學會學習 學會勞動 學會健體」等五個「學會」。回家以後,我問她道:「你知道什麼叫『學會做人』嗎?」我想好了一個長篇演說辭,預備著向她發表。

她笑嘻嘻地說:「我知道。就是做一個好人唄。」

我一下子將我的演說辭忘得乾乾淨凈,心裡頭對她崇拜得五體投地。

圖片說明(走動時搶拍的,照虛了):我四歲半的女兒上小學的第一天,我接她回家。回家後,她把剛領來的整本語文書像平時看故事書那樣從頭看到尾,差不多20多分鐘就看完了。我問:「有不認識的字嗎?」「沒有。」說完,她就把書扔下玩別的去了。

作者與女兒的合照。(曾錚提供)
作者與女兒的合照。(曾錚提供)

(11)
女兒六歲時,有一天我聽見她在隔壁房間勸她奶奶說:「奶奶,你煉法輪功吧,煉法輪功對你身體有好處,真的。」原來她看見多年以來一直病病歪歪的我煉了法輪功後身體好了,便開始為她奶奶打算。

奶奶說:「我不會啊。」

「讓媽媽教你!」

「我眼花,看不了書。」

「我念給您聽!」

奶奶推脫不過,敷衍她說:「好好好,我以後有空了就學。」

誰知女兒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被朦騙了,她有點哽咽地對她奶奶說:「奶奶,我不想讓您死。」

作者與女兒的合照。(曾錚提供)
作者與女兒的合照。(曾錚提供)

(12)
女兒快七歲的時候,電視裡開始鋪天蓋地地罵法輪功,一個比一個更離奇的謠言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差一點失去了思維的能力。女兒圓睜杏眼問我道:「媽媽,他們為什麼說煉法輪功的是壞人?」

我的心像有一萬條毒蛇同時在咬一般的痛。我知道按照女兒對於「壞人」的定義,她無論如何無法將煉法輪功與「壞人」二字相聯繫,……沒見過哪個煉法輪功的做壞事啊,媽媽還一天到晚都在要求她做個「好人」。

我無法面對女兒眼中的困惑和要求立即得到一個答案的率真期待,更不知道怎樣回答她的問題,只想痛切地轉問所有那些造謠的人。好在一個朋友替我解了圍:「他們做賊心虛!」@#(未完,待續)

作者的女兒。(曾錚提供)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兒第一次說「不」,就將這個字說得那麼清晰有力,彷彿只全身心地擔心我會不會氣壞了身體,那一刻我覺得為了生她養她而受的一切苦楚都很值得。
  • 「凡事皆須務本……」唐朝伊始,唐太宗就告誡近臣民生飲食對國家存亡的重要性。「國以民為本,人以食為命,若禾黍不登,則兆庶非國家所有。」(《貞觀政要‧務農第三十》)太宗採取減輕徭賦、休養生息、勸課農桑、厲行節約等一系列措施,完善全社會的保障體系。
  • 用積極、勤奮、熱情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工作,就能帶給別人幸福。(fotolia)
    這位在「平凡」的停車場崗位上,能做得如此用心、替顧客考慮得如此周到的小夥子,就是一個化平凡爲神奇的典範。
  • 求測者拈個「一」字求測某人生死,見測字者雖然斷得有理,但終嫌有些奪理。便換了個話題說:「字雖然可以這樣測,但拈得『一』字的人何其多也!如果人人都拈『一』字來占病,先生豈能斷定家家都有親朋好友,內姻外戚死去呢?」測字先生回答說:「這也不盡然。測字雖重視字內應有之義,但也講究字外相契之機。
  • 先賢常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上天不僅要挽回人的生命,還要賜予眾人福分。一天忽然意識到:為什麼這麼重要的理念,被我們現在人拋棄了呢?我們原本有著高潔的天性,又是誰讓我們生生割斷了與生俱來的美好天良呢?
  • 如果你不喜歡另外一個人,實際情況很可能是你不喜歡內心中的另一個自己或自己生命的另一部份。
    如果你不喜歡另外一個人,實際情況很可能是你不喜歡內心中的另一個自己或自己生命的另一部份。
  • 《子不語》的作者袁枚曾寫下一段親身見聞。他有個詩社朋友沈椒園死了,沈的弟子盛百二夢見沈椒園掌東嶽府,夢中也見到被預告將要死了的查某。這時是春天二月間,盛百二急忙去看望查某,二人說起夢境都相符合,查某悶悶不樂。這時查某很健康,什麼病也沒有,到了八月,查某生瘧疾死了。九月,查某的女兒也生瘧疾死去。
  • 從被虐待到獲得幸福,此為「日本現存最古、最典型、最膾炙人口的一部繼母虐待繼子的古典小說。」可謂東洋版的《灰姑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