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語錄(四)

作者:曾錚
作者與女兒的合照。(曾錚提供)

曾錚與女兒的合照。(曾錚提供)

  人氣: 1016
【字號】    
   標籤: tags: , ,

(13)
女兒七歲半時,我因煉法輪功而被送進了勞教所。幾個月後她到勞教所來看我時,一見面就急切地告訴我,媽媽,我學吹黑管了;媽媽,家裡來了一個小叮噹,然後咭咭呱呱說了一大堆小叮噹的趣事。雖然二十分鐘的會面結束時我都沒有搞清楚小叮噹到底是個玩具、動物,還是一個人,但在心裡還是很欣慰:到底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女兒看起來生活得很快樂,沒有因失去了母親而難過。

一年多後我才知道,雖然奶奶嚴密地禁止她將我被勞教的「不光彩」之事告訴任何人,但她終於忍不住,在寫作文時將心底的秘密告訴了她的班主任。也許她在潛意識裡對她的老師產生了像母親一般的感情。為此她受到了奶奶的責罵。為使她免於受歧視,她父親不得不安排給她轉了學。

作者的女兒。(曾錚提供)
作者的女兒。(曾錚提供)

(14)
女兒八歲半時,我九死一生從勞教所裡熬了出來。幾天後我看見桌上有張紙條,上面是女兒的筆跡:「媽媽,我建議你別煉法輪功了。請看這本書。」

「這本書」是學校老師發給她的,裡面將煉法輪功的都說成了殺人狂或神經病。我找到女兒試圖告訴她這本書都是造謠,媽媽是個好人。

她打斷了我的話,絕望地向我喊道:「我知道媽媽是好人!可電視裡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壞人!我不知道該相信誰!……」她黑葡萄般的杏眼裡,除了絕望外,更多的是飽經滄桑……

我的心像刀割一樣地疼。她才八歲!……我不在家的日子裡,她小小的心靈經受了多少?當老師、同學問起她的母親在哪裡時她說什麼?在學校、老師、電視、報紙、書本和母親之間,她相信誰?……

我被迫給她講了很多我原本不願講給她的事情:文化大革命、劉少奇、老舍、張志新,還有六四。這樣的真實雖然對於整個民族來說都過於沉重和殘酷,但卻很可能是對付謊言的唯一辦法;再說一個孩子最需要的是能夠愛自己的母親。

幾天以後她搖頭晃腦地總結道:「看來呀,誰都得有點事兒。毛澤東吧,有個文化大革命;鄧小平有個六四;江澤民就有個(鎮壓)法輪功。」

(15)
女兒將滿九歲時,我面臨再次被關進勞教所的危險,不得不遠遁他鄉,留下了她與她父親相依為命。一年後公安抓不到我,就將她父親抓到了不知何地。

女兒十歲生日那天,我打電話給她,祝她生日快樂,她說:「我一點也不快樂!」

淚水湧上了我的眼睛。我問她:「有爸爸的消息了嗎?」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

我說不出話來。她在電話那頭冷冷地問:「你還有事兒嗎?」

我的眼淚撲簌簌地掉了下來。我知道這不是她的本意,「都是你害的」這話一定是她從別人那兒聽來的。我在她身邊時,她本來已經明辨了是非,然而多年來被謊言和鐵腕統治奴役著的人們,不但已經習慣了強權就是真理,腦子裡也沒有了對錯是非的概念,甚至很難原諒那不能夠昧著良心在思想上接受奴役因而被迫害的人。

我的心又一次比刀割還要疼。女兒長到十歲,第一次用這樣的口吻跟我講話。我不會去責怪她,然而一想到她那潔白無暇的幼小心田正由於謊言的催生而長出帶毒的仇恨,我的心就像裂了一樣,滴滴答答地往外淌血。

我想起以前在哪兒看過的一個前蘇聯女作家的故事。這個女作家被冤枉關在監獄裡的時候,她十幾歲的女兒寫信給她,問她,媽媽,請你告訴我,到底是你錯還是關你的人錯?如果是你錯,我就恨你;如果是關你的人錯,我就恨他們。這位母親怕女兒若是恨當權者在外面就會吃苦頭,所以就狠著心腸告訴女兒是她自己錯。結果她女兒和她都為此而痛苦了終身。

我不想重複那位前蘇聯女作家的路,但遠在他鄉通訊不便,家裡的電話被監聽,我寫給女兒的信總是被扣留。要呵護一個處於由整部國家機器的造謠宣傳所構成的巨大壓力之下的幼小心靈,竟是那樣的艱難。

作者的女兒。(曾錚提供)
作者的女兒。(曾錚提供)

(16)
2004年4月4日,在離開勞教所整三週年這天,我終於迎來了通過第三國從北京獨自飛抵悉尼的11歲的女兒。因她父親也曾被捕,怕自己不能出境影響了女兒,所以狠心的決定,讓她獨自乘飛機前來與我團聚。我從航空公司工作人員手中「簽收」了女兒後,將她帶入汽車。她一坐下就立刻說:「媽媽,我給你講個笑話吧。」然後她就開始一個接一個地給我講她已經攢了一肚子的笑話,把我肚子都笑疼了。到了住處,幾個朋友正在幫忙準備美食,以慶祝我們母女團聚。一個朋友問:「哭了沒?」她想像,我們經過了三年的分離,和無數的磨難才好不容易團聚,肯定會哭得一塌糊塗。我說:「沒。我們笑了一路。」

然後我女兒又自告奮勇給客人們講笑話──她攢的笑話還沒用完呢。@#(未完,待續)

經過三年的分離,曾錚在悉尼國際機場與獨自飛抵悉尼的11歲女兒團聚。(曾錚提供)
經過三年的分離,曾錚在悉尼國際機場與獨自飛抵悉尼的11歲女兒團聚。(曾錚提供)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天的生活都熱鬧繽紛的不得了!但是有一天,我心裡突然出現一個聲音—『關於外面的世界妳知道那麼多,但對於自己,妳知道多少?』
  • 如果八字只以六神之間的相互關係來論命,而缺少了八字五行生剋與時令的配合和辨證,就等於缺少了這個八字的內在生命。因為五行是構成宇宙萬物之根本,時令也是五行體現之一,缺少了它們之間的相互關係和相生相剋的辨證,實等於抽去了這個八字的靈魂,而只是以表象來論命,有頭論頭,有腳論腳而已。
  • 求測者拈個「一」字求測某人生死,見測字者雖然斷得有理,但終嫌有些奪理。便換了個話題說:「字雖然可以這樣測,但拈得『一』字的人何其多也!如果人人都拈『一』字來占病,先生豈能斷定家家都有親朋好友,內姻外戚死去呢?」測字先生回答說:「這也不盡然。測字雖重視字內應有之義,但也講究字外相契之機。
  • 用積極、勤奮、熱情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工作,就能帶給別人幸福。(fotolia)
    這位在「平凡」的停車場崗位上,能做得如此用心、替顧客考慮得如此周到的小夥子,就是一個化平凡爲神奇的典範。
  •  面對困境不會自怨自艾,不會為了名利爭來鬥去,一心只為他人著想,無論在哪都活得輕鬆自在,坦坦蕩蕩。這真是人生最美好的境界。(Pixabay )
    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光輝時時刻刻的照耀著我們家每一個人,我們不會面對困境自怨自艾,不會為了名利爭來鬥去,一心只為他人著想,無論在哪都活的輕鬆自在,坦坦蕩蕩。
  • 先賢常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上天不僅要挽回人的生命,還要賜予眾人福分。一天忽然意識到:為什麼這麼重要的理念,被我們現在人拋棄了呢?我們原本有著高潔的天性,又是誰讓我們生生割斷了與生俱來的美好天良呢?
  • 「凡事皆須務本……」唐朝伊始,唐太宗就告誡近臣民生飲食對國家存亡的重要性。「國以民為本,人以食為命,若禾黍不登,則兆庶非國家所有。」(《貞觀政要‧務農第三十》)太宗採取減輕徭賦、休養生息、勸課農桑、厲行節約等一系列措施,完善全社會的保障體系。
  • 社會普遍的價值觀,認為財富極大化就是成功、幸福快樂的象徵,而人在內心真正渴望的「有意義的人生」,與財富之間到底有多少直接關聯?當人們運用一切能賺錢的工具手段獲取財富,卻忽略健康、家庭、道德與人際均衡時,往往陷入人生不完整、不平衡、背離幸福的陷阱。資產規劃師王元秀指出,唯有物質財富與精神財富兼具,人生才是真正圓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