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1)楊堅開國

杜若

隋朝開國之君隋文帝楊堅。(公有領域)

  人氣: 13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肅肅秋風起,悠悠行萬里。萬里何所行,橫漠築長城。豈合小子智,先聖之所營。

樹茲萬世策,安此億兆生。詎敢憚焦思,高枕於上京。北河見武節,千里卷戎旌。

山川互出沒,原野窮超忽。撞金止行陣,鳴鼓興士卒。千乘萬旗動,飲馬長城窟。

秋昏塞外雲,霧暗關山月。緣嚴驛馬上,乘空烽火發。借問長城侯,單于入朝謁。

濁氣靜天山,晨光照高闕。釋兵仍振旅,要荒事萬舉。飲至告言旋,功歸清廟前。」

這首詩非常有名,後世評價全詩通篇氣勢強大,頗有魏武大帝曹操之風,而這首詩的作者正是揹負千古罵名的隋煬帝楊廣。更為滑稽的是,後世評說隋煬帝荒淫無道,但其人詞章風雅,卻無絲毫浮蕩之氣,因此當時的文士都以煬帝詩詞為範,將他的文詞收在典集中,作為範本。

大唐貞觀二年,唐太宗讀《隋煬帝集》,但見辭采飛揚學識淵博,知道煬帝也是尚慕堯舜之道,鄙夷桀紂之行,於是詢問近臣煬帝滅亡的原因。當時魏徵說:「身為一國之君,雖然天資聰睿,還要虛懷若谷,接受臣子的勸諫。由此,謀士才會為他竭力謀劃,猛將也會為他捨身相保。但煬帝自恃天賦才高,驕矜自負,口稱堯舜,卻行如桀紂,不知不覺步入滅亡。」太宗和朝臣議政時,數次以煬帝為例,告誡群臣引以為戒。

隋煬帝雖天賦異稟,但因其窮兵黷武、拒諫飾非,落得國破身亡,大隋王朝猶如曇花一現,於旦夕之間化為飄零,只留餘音迴盪茫茫蒼宇。

回首歷史,這個國祚只有38年的短暫王朝,曾經如耀眼流星劃過天際,也曾盛名四海,活躍在歷史的舞台。它以摯情演繹王朝悲歡離合,又以燦爛演繹天朝文明,更以渾雄演繹天命的風雲板蕩,為後世留下不朽的明鏡寶鑒,誡寓古今。

楊堅開國

有詞曰:「試問水歸何處?無明徹夜東流。滔滔不管古今愁。

浪花如噴雪,新月似銀鉤。暗想當年富貴,掛錦帆直至揚州。

風流人去幾千秋!兩行金線柳,依舊纜扁舟。」

這首詞既不是指唐堯的功業、夏禹的生涯;也不是講弔民伐罪的成湯和武王;更不理會龍爭虎鬥的秦漢是非。而是講的一個風流天子,為了運河兩邊的那些花柳,忘記了那座固若金湯的大好江山;為了多看幾眼綿延二百里的龍舟,與這繁華無比的天朝失之交臂。13年的至尊大位,繁華無限的帝王尊貴,終是未能給他留下一個千載美名。究竟誰是誰非,王朝始末俱在本篇慢慢道出。

自從大漢王朝運終後,三國相繼而起,之後乃是晉、宋、齊、梁、陳、隋六朝。

魏晉南北朝流程圖(Kayau/維基百科)

這六朝中第一朝的晉帝司馬炎是魏臣司馬懿的孫子,篡位稱帝,在位25年,共傳15個皇帝,享國祚156年。

第二朝宋帝劉裕,原來以賣鞋為生,但是天命不分貧賤,此人後來也做了皇帝,國祚一共60年。

第三朝齊帝蕭道成,是大漢蕭何的24代玄孫,齊朝的天下短暫的只有24年。

第四朝是梁帝蕭衍,蘭陵人,一生崇奉佛門,多次捨身出家。蕭衍崇信佛門,修佛之時不忘江山,前後一共做了48年的皇帝,可謂長壽。

第五朝陳帝陳霸先,是漢朝太丘長陳實的後代,他的天下只有32年。

第六朝是隋文帝楊堅,小名叫做那羅延,意為金剛,此帝也和佛門有深緣,他是漢代楊震的第八代玄孫。楊堅在位24年,隋朝共享38年國運。

這六朝前後跨越了350年的漫長春秋。350年的六朝天下,既上演了道家玄學的灑逸,也演繹了佛門的清修濟世之懷。

這六朝各有國號各有國主,承襲王朝正統,均為天子。偏安江左的稱為南朝。雄踞中原的這些王朝,譬如漢主劉淵、趙主石勒、秦主苻堅、燕主慕容、魏主拓跋等,他們則稱為北朝。

南北朝時期兵征天下,風雲板蕩,朝更夕變,大小王國緊鑼密鼓的在中土輪番上演。這廂南朝傳位到陳後主,那廂北朝魏恭帝就被塚宰宇文覺襲了帝位,改國號為周。隋文帝楊堅的父親楊忠原來是魏臣,因天下歸了周主,他也就順道成了周家的臣子,因為屢次立功,周主封他為隋國公,上柱國。楊忠去世後,楊堅繼承了他父親的爵位,承襲隋國公的名號參與朝政。

到北周宣帝傳位與天元皇帝後,楊堅見皇帝驕奢淫逸,行政苛暴,因此推行政令頗為寬大,凡是嚴苛的酷法、害民的弊政逐漸革去,當時天下吏民都大悅誠服。

大象三年,天元帝暴亡,周宣帝見天下民心、國朝大勢都已歸向楊堅,於是下詔遜位,將皇帝玉璽交給楊堅。楊堅再三辭讓,終在群臣的擁戴下登上帝位,建國號隋,改年號為開皇,就是隋朝的開國之君隋文帝。(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從公元600年起,自南北朝以後中斷了百餘年的中日兩國官方交往重新恢復,這一年,日本向中國派出了第一批遣隋使。至614年的十五年間,中日雙方使節往來共五次,應該是相當頻繁的。彼時,正是中國的隋朝。
  • 隨朝,一個輝煌而又短暫的朝代,短短三十幾年,對外降突厥、侵林邑、馴契丹、收琉球;國內則是遷都,修建大運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時卻突然崩塌,兩世而終。留下多少嘆惋?
  • 本與皇位無緣,只因胸懷險詐, 欺瞞生母君父,巧取豪奪天下。 無心整飭江山,恣意聲色犬馬, 但求異味奇饈,不見餓殍遍野。
  • 在韓擒虎病重去世前夕,發生了兩件奇異的事情:一天鄰居的母親去探望韓擒虎時,發現他家門前儀衛儼整,猶如大王的威儀。老人驚訝的問這些人幹什麼...
  • 西安晚報說,在國慶日,一場大水把沉沒於泥沙千多年的隋朝灞河橋遺址展現在世人面前。
  • 儘管隋朝國運短暫,但其文化科技發展並未停滯,而是繼續向前發展,並與初唐緊密連在一起。
  • 隋朝滅陳統一中國時,剛滿二十歲的楊廣是統帥,但真正領兵作戰的是賀若弼和韓擒虎等將領。滅陳後,楊廣表現得很有氣度。進駐建康(今南京),只殺掉了陳後主的奸佞之臣,而將陳叔寶及皇后等人押回京城。他還下令並封存府庫,不貪錢財。
  • 在經歷了一個三百多年的動盪、分裂時期後,天下復歸統一。如同三國時諸葛亮在《馬前課》預言的那樣,中原在“二三其位”後,終於由“羊”(楊)氏終結了自司馬氏建立西晉以來的“山河無主”的局面。
  • 隋煬帝末年,三征高麗,統治殘暴,社會民心不穩,經濟遭受嚴重破壞,“宮觀鞠為茂草,鄉亭絕其煙火,人相啖食,十而四五”。此時關中地區疾疫流行,“炎旱傷稼”。雖然史書沒有詳細記載疾疫流行造成的嚴重後果,但可想而知,疾疫的流行加速了隋朝統治的崩潰,引起了社會矛盾的激化。疫病的流傳,一定意義上而言,是隋末統治腐敗的結果。也可以說,疫病加速了隋朝統治的滅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