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3)禍起蕭牆

作者:杜若

隋滅陳形勢圖(Jason22/維基百科)

  人氣: 6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楊廣封為晉王後,不敢在王宮久停,奉命拜辭,前往封地做藩王。雖然楊廣備受獨孤皇后喜愛,在朝野上下又頗有厚望,但終是比不上東宮太子楊勇,朝夕相隨,威權在手。

自從開皇九年,晉王楊廣統領50萬大軍伐陳一統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庫之物,悉數封存運送京城,又廣求前朝典章,散佚經典古本字畫藝術經典,全部保存在觀文殿。此舉為他贏得賢王的美譽,因此朝野上下對他寄予厚望。

晉王楊廣在府中閒來無事,一日不禁思量:「我和太子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將來他登上九五尊位做皇帝;而我還是一介臣子,少不得要去呼萬歲,朝賀王兄。這也不過是小事,就怕日後我稍有毫釐差池,王兄就要我的性命;倘若只管戰戰兢兢,碌碌無為,我這一生的抱負又如何實現?」每每思慮至此,心境終不開闊,心結結得越發沉重。

東宮太子楊勇為人寬厚,心地素直,素來任意而為,對王弟也都很友善,只是不拘小節,就是問安視膳的禮數也疏略不計。

獨孤皇后為他選配了嫡妃元氏,但他不喜歡,倒是很寵愛雲妃。元妃嫁過來不久就無故暴斃,獨孤皇后心裡生疑,懷疑她被雲妃暗害,因此對楊勇頗有怨詞。

楊廣得知太子的每件小事,知道母后喜歡專情,因此楊廣也只和蕭妃共處,儘管王府有很多美妾,他也都不旁幸一人。他又和蕭妃時時派人到宮中問安,每逢良辰佳節,便採買奇珍異寶,慇勤貢獻父皇和母后。獨孤皇后是個強勢通達的女子,看到楊廣這般孝養恭敬,心裡自然歡喜。

隋文帝和獨孤皇后崇信佛門,楊廣就接受佛門菩薩戒,他也曾靜下心來編撰二十卷《法華玄宗》,建議度眾出家,累建功德。

父皇母后倡行節儉,楊廣也全力稟承,吃粗茶淡飯,穿著素樸。對來宣旨的宮中內侍,楊廣接待他們非常周到,對待他們也非常卑躬自謙,一個個的加禮厚待。他先問些治家治國的道理,後講些憂國憂民的話頭。楊廣的言語辭令,常能博得眾官眉開眼笑。

楊廣從封地回宮朝見母后,言辭利巧,說得母后非常寬心,真想讓他留下來,無奈國家有制,不能朝夕相見。母子二人各訴心曲,楊廣說了半日,也隻字不提東宮太子。只是等待傍晚快要出宮的時候,他故意做出個想要離去但又不去,欲言又止的表情。

獨孤皇后乃是明敏之人,見狀問他何故,為何事心裡不安。楊廣見問,就拜伏在地,哽哽咽咽地哭起來。獨孤皇后心下著慌,忙勸他有話慢慢說,不要悲傷。

楊廣拭著眼淚,低聲說道:「兒臣性情愚昧,不識忌諱。因思念親恩難報,時常派人朝賀問安。東宮說兒臣孝事母親是在覬覦名器,必要陷害兒臣的性命。想到兒臣不肖,遠在外藩,東宮朝夕左右,兒臣擔心一旦讒言四起,有口難辯,天高難觸。或是一杯毒酒,或是三尺布帛,兒臣不知死地死期,所以時時擔心,憂恐而悲。望母親恩賜保全,與兒臣做主。」說罷又哭起來。

獨孤皇后聞言,忿然大怒,就叫著太子的小名說道:「地伐原來這麼可恨!他自己不孝,反要妒忌王弟。就是我當初為他選配元氏與他為妃,這元妃從無疾病,卻一夜暴亡,而他不思哀悼,終日與雲妃日夜縱淫。這不明明就是他們害了元妃嗎?如今又打起兄弟的主意,我在,他還敢如此;哪天我死了,你當然就成了他砧板上的魚肉。何況東宮現在又沒有後嗣,明日聖上千秋萬歲之後,叫我兒向雲妃俯首稱臣,真是件極其痛苦的事。我兒,你安心回去,我自有區分,決不讓他心滿意得。」

楊廣探得母后的心思,心中暗喜,這才放心地拜別出宮。(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古以來,應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後世如何評說,他們作為監護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時是與尋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楊堅出生時也有紫氣充庭,偶有一個尼僧看見異象非常驚訝...
  • 回首歷史,這個國祚只有38年的短暫王朝,曾經如耀眼流星劃過天際,也曾盛名四海,活躍在歷史的舞台。它以摯情演繹王朝悲歡離合,又以燦爛演繹天朝文明,更以渾雄演繹天命的風雲板蕩,為後世留下不朽的明鏡寶鑒,誡寓古今。
  • 隨朝,一個輝煌而又短暫的朝代,短短三十幾年,對外降突厥、侵林邑、馴契丹、收琉球;國內則是遷都,修建大運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時卻突然崩塌,兩世而終。留下多少嘆惋?
  • 在韓擒虎病重去世前夕,發生了兩件奇異的事情:一天鄰居的母親去探望韓擒虎時,發現他家門前儀衛儼整,猶如大王的威儀。老人驚訝的問這些人幹什麼...
  • 西安晚報說,在國慶日,一場大水把沉沒於泥沙千多年的隋朝灞河橋遺址展現在世人面前。
  • 儘管隋朝國運短暫,但其文化科技發展並未停滯,而是繼續向前發展,並與初唐緊密連在一起。
  • 隋朝滅陳統一中國時,剛滿二十歲的楊廣是統帥,但真正領兵作戰的是賀若弼和韓擒虎等將領。滅陳後,楊廣表現得很有氣度。進駐建康(今南京),只殺掉了陳後主的奸佞之臣,而將陳叔寶及皇后等人押回京城。他還下令並封存府庫,不貪錢財。
  • 在經歷了一個三百多年的動盪、分裂時期後,天下復歸統一。如同三國時諸葛亮在《馬前課》預言的那樣,中原在“二三其位”後,終於由“羊”(楊)氏終結了自司馬氏建立西晉以來的“山河無主”的局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