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4)君臣賞奇梅

作者:杜若

隋朝開國之君隋文帝楊堅。(公有領域)

  人氣: 4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太子乃是社稷之本,國朝的皇儲。當時立東宮時,天下人人皆知。倘若只是獨孤皇后一人要廢,未免讓人懷疑皇后的私心。即使隋文帝聽皇后的話,滿朝文武百官也決然不服。於是楊廣又想到結交當朝最有權勢的大臣楊素,使他檢謫太子的過失,內外相合,皇上自然相信,百官也無話可駁。

三月初旬,正值艷陽,百花開放。百官朝賀結束後正在退朝。隋文帝派內侍傳旨:請越國公楊素到御苑欣賞楊梅花。原來這禁苑中百花盛開,惟獨這株楊梅樹與眾不同,樹冠又高又大,但見花開無數,濃郁芬芳沁人心脾。單這一樹楊梅花就壓倒群芳,占盡人間滿園春色。

楊素在眾人的簇擁下進入御花園,心中暗想:此事機緣甚巧,或者晉王有福,將來富貴真的不小。

這楊素是何人?楊素與隋文帝同是華陰人,二人是同鄉。文帝在北周擔任丞相時,楊素則是擔任儀同三司,二人自幼往來密切,和獨孤皇后也時時相見。

楊堅登基後,楊素受皇恩隆厚,時常賜宴侍宴,皇后都不會迴避。須臾,文帝和皇后並輦而至。待君臣坐定後,文帝說:「當今海內初安,廟堂無事,今日苑中楊梅盛開,所以請愛卿前來,共賞楊梅,以慰君臣之義。」

文帝感念君臣二人以前是同鄉,情真義重。楊素輔佐文帝平定中原,削平江左,他們一路走來受過不少艱辛,也遭遇很多的挫折坎坷。

自從晉家勢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據了三百年,前後歷經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誰也沒有料到,楊堅次子楊廣允文允武,平定陳國,一統天下。隋文帝想到這件大事,很為自己的皇兒高興。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邁,還能有機會趁著滿園的奇花共享君臣之樂,文帝心裏自然非常欣慰。

魏晉南北朝流程圖(Kayau/維基百科)

君臣一唱一和,一杯一盞飲的好不痛快。楊素大讚楊堅:「陛下以神武統一中原,勤儉護民,使社稷繁華,百姓富足,古今疆土之盛,恐怕從古至今,還沒有那個帝王能和陛下相比。」文帝龍心大悅,奉杯對飲,凡是帝王良主治世,無非就是希望國富民足。

獨孤皇后在旁詢問:「如今天下有多少郡縣?」楊素回答:「目前我大隋王朝有190個郡,1,100個縣,890萬人口。若說朝疆之廣,從西至東有9,300里;從北至南有14,815里,這還不算那些稱臣的北荒蠻夷。」

609年時的隋朝疆域圖(Ian Kiu/維基百科)

獨孤皇后眼睛一亮,喜悅地看著文帝,文帝也高興地說:「帝王事業至此可以說是至極吧。所以,今日和愛卿對著滿園春色賞花痛飲,好不快哉!」

說完,楊堅爽快地笑起來,帝王的龍氣輝映著大隋皇宮的景致更顯出皇家的威儀氣派。帝王大業的雄心壯志也輝映著天朝的朗朗氣概。

君臣二人談一會兒國政,又論一會兒民情,接著再講一會兒眼前的繁花盛景,轉題又說一會兒往日的那些天下英雄。真是君臣一體,無忌無猜。

那廂楊素看著眼前奇茂無比的楊梅花,一心只想著晉王楊廣的事,想要開口,卻一直尋不著時機。

這廂獨孤皇后也在回味著楊廣的仁孝,心裡直歎,這皇兒有武有勇,且知詩書,真是百代難得的賢才,卻降在大隋皇宮,降在自己的膝下,雖是金龍斷尾的天命,不妨礙母子的天性。

只是誰知這滿園的春色美景難掩蕭牆內的隱患,這一樹的茂盛奇花時運一過,也有它開敗飄零的時候,想來這一切無非是個運數。

舉杯痛飲,文帝雖有雄心,但畢竟已經年邁,忽然內急,起身便去淨手。趁著空檔,楊素對獨孤皇后說:「晉王仁孝恭儉,朝野上下多是美讚。前日,晉王來朝諄諄詢問國計民生,真是當代的賢王呀。如果東宮太子也是這般,那將是天下之福,社稷之慶啊!」

這番話很令獨孤皇后動心,皇后說:「我兒楊廣自幼讀書好學,有智略,有武功,通識大義,居家儉樸,待人卑躬溫和。像他這般孝順恭敬,就是身處房幃之私,也是著實可憐。我常派人去看望他,他和王妃都是同寢同食,並不與其他姬妾淫縱行亂。可這東宮太子呢,他把元妃害了,日日夜夜只和雲妃酣飲縱淫,完全不像儲君的體統。近日,我聽說太子要謀害楊廣,真是可恨!我所以偏愛阿摩,正是為了多保護他,以免他遭受甚麼不測!」

楊素一聽,原來獨孤皇后屬意晉王,待文帝淨手回座後,放開膽量對文帝說:「陛下,如今天下安定,再無他慮。只有一樣愁事,太子仁孝有虧,德行有損,恐怕將來難為社稷之主,難承大隋皇業。」文帝當即心驚,問道:「太子楊勇一向謹慎無過,愛卿何出此言呀?」

楊素就把太子荒淫酒色,私募兵將的事一一告知,獨孤皇后在旁說:「先不必說其他的,單就他日夜酣飲,縱妾殺妻,這是不仁;問安視膳,常常忽略,全不在心,這是不孝。身為母后卻不能勸他從善,因此心自悲慼。」

楊素和皇后建議文帝,私派內侍查查太子德行。楊堅無奈,只得同意。(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晉王楊廣統領50萬大軍伐陳一統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庫之物,悉數封存運送京城,又廣求前朝典章,散佚經典古本字畫藝術經典,全部保存在觀文殿。此舉為他贏得賢王的美譽,因此朝野上下對他寄予厚望。
  • 自古以來,應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後世如何評說,他們作為監護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時是與尋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楊堅出生時也有紫氣充庭,偶有一個尼僧看見異象非常驚訝...
  • 回首歷史,這個國祚只有38年的短暫王朝,曾經如耀眼流星劃過天際,也曾盛名四海,活躍在歷史的舞台。它以摯情演繹王朝悲歡離合,又以燦爛演繹天朝文明,更以渾雄演繹天命的風雲板蕩,為後世留下不朽的明鏡寶鑒,誡寓古今。
  • 如今,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的畫皮正在被揭開,他們藉由共產主義思想毀滅人類的諸多罪惡也正在逐一被曝光。而瞭解了這些罪惡的中國人,唯一的選擇就是徹底拋棄共產黨,建設一個全新的國家。
  • 從公元600年起,自南北朝以後中斷了百餘年的中日兩國官方交往重新恢復,這一年,日本向中國派出了第一批遣隋使。至614年的十五年間,中日雙方使節往來共五次,應該是相當頻繁的。彼時,正是中國的隋朝。
  • 隨朝,一個輝煌而又短暫的朝代,短短三十幾年,對外降突厥、侵林邑、馴契丹、收琉球;國內則是遷都,修建大運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時卻突然崩塌,兩世而終。留下多少嘆惋?
  • 在韓擒虎病重去世前夕,發生了兩件奇異的事情:一天鄰居的母親去探望韓擒虎時,發現他家門前儀衛儼整,猶如大王的威儀。老人驚訝的問這些人幹什麼...
  • 西安晚報說,在國慶日,一場大水把沉沒於泥沙千多年的隋朝灞河橋遺址展現在世人面前。
  • 儘管隋朝國運短暫,但其文化科技發展並未停滯,而是繼續向前發展,並與初唐緊密連在一起。
  • 隋朝滅陳統一中國時,剛滿二十歲的楊廣是統帥,但真正領兵作戰的是賀若弼和韓擒虎等將領。滅陳後,楊廣表現得很有氣度。進駐建康(今南京),只殺掉了陳後主的奸佞之臣,而將陳叔寶及皇后等人押回京城。他還下令並封存府庫,不貪錢財。
評論